殘陽路31號 恐怖靈異

殘陽路31號 第九十五章 金陵唐乙

作者:藍衣婆

本章內容簡介:便是馬不停蹄直奔金陵鎖業。 趕到那裡,已是過了晌午,這會兒,我倆也來不及吃飯,到了廠區就是四處打聽。 要說這金陵鎖廠,一看就是國有企業,圍牆的爬山虎有個幾米高,幾乎蔓延了整面牆,端的是...

想罷,我扭頭望向眠月,期許的目光溢於言表。

說實話,雖然這些年,我也算的上見多識廣,但要講到破解這子母陰陽鎖,斷然沒有半分把握。既然眠月識得這其中奧妙,想必定是有破解之法。

靜謐中,眠月沉思良久,恍若充耳不聞,連著我問了好幾遍,才如夢初醒。一開口便是嘆道:「這等匠心精良之物,我也是略知一二,要說到破解,可還差得遠呢!不過,早些年曾聽老輩們談起過這子母陰陽鎖的妙處,今晚就死馬當作活馬醫,勉為其難試上一試1

說話間,二人到得大廳,這時,眠月表情凝重,剛把木盒放在桌上,便是不動聲色。

看的出,連著她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這會兒,我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一切。很快,眠月輕輕扭動了左邊開口,一圈,兩圈,四下里寂靜無比,只有喀喀的齒輪轉動聲,不絕於耳,極為刺耳。

驀然間,我有一種奇怪的預感,這哪像是開鎖的節奏!分明就是拆除引爆裝置嘛。

不管怎麼說,此時二人心裡都緊張的很,我們知道,一旦解鎖失敗,機關也將隨之重置,其難度也是倍增,再要想破解,那就只剩一次機會了。

我正想著,眠月已經開始轉動右邊開口。不過,看她樣子,顯然比剛才謹慎多了,每轉一圈,便是停頓許久,沒一會兒,額頭竟滿是豆大的汗珠,顯然緊張到了極點。

這當口,我更是不敢打擾,只死死地盯著她,心撲通撲通亂跳。

眠月轉了一會兒,果然有些力不從心。這時,她索性停了下來,藉機和我聊起這其中道理。

按照她的說法,子母陰陽,包羅萬象,涉太極八卦,牽天干地支。正所謂正者為陽、側者為陰。勢高者必落之低,陽轉陰也。若高而更高、無可高矣,勢必不連、氣必不續。

換句話說,要想破解這子母陰陽鎖,不僅要了解周易八卦,也要懂得日月星辰排列之法,但凡少那麼一樣,這破解就是場空談。

我一聽,便是唏噓不已,要說還是古人智慧,就算放在今天,也是難以勘破。

過了一會兒,眠月緩過神,又是繼續轉動起來。不過,這回她剛一轉動,就聽的一聲悶響,眠月臉唰的一下白了,「糟了!卡死了1

驚慌中,眠月面如死灰,再無半分鬥志。

「還轉得動嗎?」我仍是不甘心問道。

眠月搖搖頭,落寞之情一覽無餘,「沒用了,機關已經重置了,陸朋,我們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1

我望著木盒,一時間魔怔了。

要說再來一次,我和眠月誰也不敢輕舉妄動,但就這麼傻傻地看著,又實在不是個辦法。

這時,眠月拿起木盒,來回一個端詳,突然背面底部的幾個小字,把我倆的注意力全。

「金陵唐乙」

「眠月,這什麼意思?1對於這行莫名其妙的文--

字,我有些疑惑。此時眠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考慮許久,她站起身,走向窗檯,突然一個轉身說道:「陸朋,看來我們得去南京走一趟了。」

南京,六朝古都,金陵也是它的別稱。眠月的想法很簡單,既然這盒子上出現了金陵二字,也就說明了這木盒與金陵城有脫不了的干係。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木盒該是出自當年南京某位能人巧匠之手,而那唐乙很有可能就是這位手藝人。

此話一出,我深表贊同,事不宜遲,當下二人連夜出發,便是趕往六朝古都,南京。

時間過得飛快,第二天一大早,我倆就到了南京城。

此時旭日東升,天邊朝霞艷麗,整個南京城好似剛剛睡醒,一片朦朧景緻。

不過這會兒,我倆可沒心情欣賞風景,一下車便是到處打聽。

果然沒多久,還真就讓我倆找到了答案。據當地人說,民國時,南京確實出過不少制鎖名匠,但要說唐乙這人,倒是從沒聽過了。

看我倆有些意興闌珊,這時有人提議,讓我倆去燕子磯瞅瞅,那裡的金陵鎖業可是現在南京最大的鎖廠,興許去那問問,或許還能有些收穫。

我倆一聽,立馬就起了興緻,謝過眾人後,便是馬不停蹄直奔金陵鎖業。

趕到那裡,已是過了晌午,這會兒,我倆也來不及吃飯,到了廠區就是四處打聽。

要說這金陵鎖廠,一看就是國有企業,圍牆的爬山虎有個幾米高,幾乎蔓延了整面牆,端的是鬱鬱蔥蔥,也多少說明這鎖廠有些年頭了。

此時廠里保安見著我倆陌生面孔,當場就是攔下,「兩位,找哪位啊?」

眠月心急,當即就把這來龍去脈說了說,連帶著把那木盒也拿出來,給那門衛老頭看。

那老頭滿頭白髮,七旬有餘,面色倒也紅潤,一見著盒上名字,就是臉色一變,「姑娘,你這盒子哪來的?」

眠月何等精明之人,怎會輕易說出實情,就這時趕緊給我使了個眼色,便是打算編個理由搪塞過去。

可還沒等她說完,這老頭臉上就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看來你們是不願吐露實情啊,既然這樣,兩位請回吧。」

我一看這架勢,頓時就慌了。這老頭什麼來歷,聽他口氣似乎對這木盒了解的很埃

權衡利弊下,眠月不得已說出實情,老頭聽罷就是哈哈一笑,「姑娘,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盒子的主人叫陸汶崖吧?1

我倆大吃一驚,完全沒想到老頭居然一語點破,饒是我倆怎麼猜,也想不到這木盒竟與當年的陸汶崖有關?!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老頭能說出這番話,想來破解子母陰陽鎖也是不費吹灰之力了。

當即我就是一個叩首,誠懇說道:「老人家,那還望您能指點迷津。」

老頭笑笑,隨即擺擺手,「兩位用不著客氣,見此盒,如見故人,說實話,家父等它已經很久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