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一二章 三進宮

作者:南極藍  |  更新時間:今天07:23更新  |  字數:2409字

馬車裡,秦氏心裡慌亂著,「知府大人來了要議事,聖上召娘進宮就是,為啥連你一起召進宮中,你的傷還沒好呢!」

小暖扯了扯肩上礙事卻好看、擋風的滾毛披肩,安撫道,「三爺沒讓人傳過消息來,就是沒大事兒,咱們隨機應變,懂的就說不懂的就不說,只要沒大差錯就好。我跟娘說的那些,娘都記住,他們提到這幾條您就開口,不提就不說話。」

秦氏立刻如小學生一般點頭,叨叨咕咕得回憶著小暖說過的話。

小暖握住娘親的手,她心裡不慌。三爺說過了上一關之後,他保她們母女平安,所以她們便是出了事兒也有三爺頂著呢,小暖很有自我認知,建隆帝和朝臣跟她們不是一個噸位,她不用和他們斗,這些交給三爺。

她的本事在賺錢上,跟著財神爺後,她的本事還是賺錢!

快到宮門口時,秦氏也叮囑閨女道,「要是聖上問起你的親事,你可不能說話,得讓娘說,知道不?」

聖上怎麼會無聊到在金殿上關心她的親事呢,小暖乖乖點頭,「好。」

待到宮門口時,玄邇直接將小暖抱下馬車,在她耳邊低聲道,「三爺傳來消息,司天監的袁天成在聖上身邊,姑娘和夫人進宮之後千萬不要正眼看他,切記。」

小暖心頭一跳。這個袁天成她知道。袁天成是掌天文曆法的司天監的大頭兒,就是這廝為建隆帝解夢,害得雙生的烏羽從出生就無法以真實身份見人!

她的師姑師無塵對這老頭兒也頗為忌憚,提醒過小暖不可與此人打交道,見到他時無論他說什麼都不要理會。

建隆帝召見她們講種棉花的事,帶著袁天成是為了什麼?

小暖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漸漸安穩下來,帶笑抬起頭,見監門衛副將顧長河正對著她呵呵地笑。

「顧大哥,好巧。」小暖主動打招呼,她每次進宮都能見到這一臉和善副將呢,「大嫂和孩子還好?」

「好,都好。」顧長河笑得一臉感慨。小暖姑娘哪裡知道,他能在這裡聽她說一聲「好巧」有多不容易。前一陣子那場禍事牽連甚廣,監門衛的頭兒換了個遍,跟他一起值崗的弟兄也換了十之七八。

顧長河抬手招女侍過來給小暖和秦氏以及兩個丫鬟搜身時,還不忘叮囑道,「陳姑娘身上有傷,仔細著,莫碰了她的傷口。」

女侍低聲應了,上前檢查她們帶沒帶兵器時,低聲與小暖耳語道,「姑娘,這是晟王給您的玉佩,讓您務必帶在身上。」

小暖不動聲色地掃了這女侍一眼,把玉佩握在手裡,跟著娘親進了宮門。進宮之後,小暖直接將玉佩交給玄邇,「收好,不可讓人發現。」

玄邇也不多問,直接將玉佩收在腰間。

小暖與娘親走了一會兒便到了宜壽宮門口,被小太監十分客氣地請了進去。

秦氏謹記小暖的叮囑,進去後只看著自己的腳尖,跪在地上行禮,「臣婦拜見萬歲。」

建隆帝掃了一眼小暖,開口道,「平身。」

見秦氏扶著小暖小心起身,建隆帝問道,「小暖身上的傷可好些了?」

小暖正要行禮時,建隆帝又道,「你身上有傷,不必拘禮。」

他越說不必拘禮,小暖越是要守禮,在盡量不拉動傷口的前提下屈膝行了宮禮,「回聖上的話,臣女身體好多了。」

建隆帝點頭,掃了一眼在他身旁陪立的,正在仔細打量小暖母女的袁天成,便聽太監又進來報,「聖上,秦日爰到。」

小暖母女心頭便是一跳,為何聖上把秦日爰也叫了來?小暖還沒跟秦三提前通過氣呢,這個二貨,會不會出什麼簍子……

建隆帝細細打量秦氏和小暖,卻見這倆人一直規規矩矩的低著頭,根本看不出什麼,便開口道,「宣。」

秦三進來時也頗為緊張,給建隆帝磕了頭,待建隆帝叫起後便不由自主地站在秦氏母女身邊,保持同一個姿勢站著。

建隆帝……

「朕今日宣了戶部尚書方簡榮和登州知府萬伯庸前來商議棉花耕種之事,想著你們三人對此事最為熟悉,便也將你們叫了來,同聽一聽有何紕漏。」

秦氏和小暖沖著方簡榮和萬伯庸屈膝,秦三也跟著拱了拱手,方簡榮和萬伯庸也拱手客氣還禮。

自始至終,這對母女都沒有一點好奇心,規規矩矩地低著頭站在御案前,就連剛進來的秦日爰也跟她們保持同一姿勢,建隆帝挑挑眉,暗道這規矩學得不錯,膽子也真小,難道她們就沒一點兒好奇心?!

這樣下去,袁天成還如何察她們的面相?

「萬愛卿,將你的打算細細講來。」

「是!」難得有機會面聖的萬伯庸緊張地抬手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才道,「微臣已向秦安人和第一庄的花匠詳細了解了種棉花的經過……」

秦氏心中嘟囔著,啥時候了解的,她與這位知府大人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啊……這不算欺君嗎?

「……所以按此算來,所產棉籽應能種滿兩千三百餘畝良田,秦安人熟悉棉花種植,所以她的田莊還是種棉的首選,刨除秦安人的九百畝和秦日爰的一百畝棉田,尚有一千三百畝田可種。微臣與州衙眾吏商議後,在登州之內擇了九處與第一庄土情相當的良田,有……」

當!接到第一個小暖提醒過的地方!秦氏默默地掐住一個手指頭。

小暖認真聽著,萬伯庸所講的確有些道理。她現在不打算在自己的田莊種滿棉花,這還是三爺給她的建議。

這年頭種地是看天吃飯,若是趕上風調雨順還好說,趕上天年不收時,她們種下地棉花收成不好,這責任該誰擔?

自古以來官官相護,最後擔責任的自然是她們!

所以,至多七成。

萬伯庸一邊誇建隆帝三皇轉世親自關心農事,一邊表白自己兢兢業業地工作,再順帶講了講種棉花的打算,足足說了有四盞茶的功夫,才將他的計劃說完,其間八成都是廢話!

小暖在心中吐槽,若萬伯庸是綾羅霓裳的管事,就這做派早讓她削成豬頭了!

萬伯庸說完,方簡榮又補充道,「萬知府所言甚是,若是照此計劃實施,秦安人又能盡心盡責,應萬無一失。」

當!秦氏抓住第二點,掐住兩個手指頭。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