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農女 歷史軍事

掌家小農女 第三零一章 受之有愧

作者:南極藍

本章內容簡介:下的展福、黃子厚、張三有、藍紫晨四人。 小暖這邊收拾好後跟趙書彥一起出鳳來客棧時,風塵僕僕的七師兄張玄清趕到了。 張玄清見到小暖,撣掉身上的塵土,當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對著小暖一躬掃地...

「好了沒?」

「沒有。」

「好了沒?」

「沒有1

「好……」

「嗦,吃了你1

俊美無雙的三爺忽然變成霸王龍,張開血盆大口咬過來!

「氨小暖猛地坐起來,驚出一身冷汗,太恐怖了,差點被吃掉!

「姑娘?」綠蝶立刻從屏風外竄進來。

「無事。」小暖定了定神,「我娘和小草可起來了?」

「起來了,正等著姑娘一起用飯,展福領著人也到了,侯在大廳中。」綠蝶拿過在炭火盆邊烤得暖呼呼的衣裳,伺候小暖穿衣。

小暖伸手想著接過來,「我自己來。」

「這是屬下該做的。」綠蝶堅持地拉過小暖的小胳膊給她穿上。

這丫頭魔怔了……

「綠蝶,你是三爺的屬下。」小暖糾正道。

「是,綠蝶明白。」綠蝶從善如流。

小暖肅著小臉,決定跟這丫頭一次說清楚,「三爺定親沒有?」

綠蝶立刻把晟王府的情況講了,「三爺年不滿二十,還未選正妃,府中只有兩個娘娘賜下的侍妾。前年太后指了寧候府二姑娘為三爺側妃,但樓二姑娘無福,還未被抬進王府就病死了。」

這個寧候府的二姑娘小暖知道,她乃是樓挽離的親姐姐。親姐姐死了,所以妹妹想接姐姐的班,嫁入三爺府里做側妃,這麼奇葩的事情在大周卻是合理的。不光妹妹嫁給姐夫合理,男人有三妻四妾也合理,一個有錢有權的大男人守著一個女人過日子,才不合乎常理!

見小暖臉色難看,綠蝶趕忙道,「三爺答應了不讓您做小妾,就一定不會委屈姑娘的,定會想辦法給您弄個正經八百的側妃之位1

小暖苦笑,按照親王標配,三爺會有一正兩側妃,侍妾若干,自己這樣的身份若想跟著三爺,連小老婆的位子都得三爺幫她「爭缺。

身份和認識上的差距不能無視,昨夜那邊燈火闌珊,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小暖任綠蝶幫她整理好衣裳,才沉聲道,「我陳小暖不會給三爺當側妃妾室。我答應過娘親要招贅女婿進秦家,三爺做不了我的上門女婿,我和他之間就絕無可能。我不想聽到類似的閑言碎語,可明白了?」

綠蝶征住,待小暖走出房門,她還久久不能回神。

小暖走到院中被冷風一吹,頭腦更加清醒了。綠蝶是三爺的人,她對三爺盡忠是她的本分。那麼有朝一日如果自己和三爺之間發生衝突,綠蝶一定會向著三爺的。

小暖深吸一口冷空氣,她得儘快栽培一個功夫好又忠心不二的丫鬟,用著綠蝶不是長久之計。

跟娘親和小草用過早飯後,一家人收拾行裝準備啟程。綠蝶按著小暖的吩咐化作秦日爰的模樣,去見被小暖調過來隨她一起南下的展福、黃子厚、張三有、藍紫晨四人。

小暖這邊收拾好後跟趙書彥一起出鳳來客棧時,風塵僕僕的七師兄張玄清趕到了。

張玄清見到小暖,撣掉身上的塵土,當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對著小暖一躬掃地,「師妹之恩,師兄三生不忘。」

小暖趕忙跳下馬車攙扶起七師兄,「九清不過是問了師姑一句而已,受不得師兄如此大禮。」

師妹不曉門內事,張玄清也不多言,直接遞給小暖一個包裹,「窮家富路,這些師妹帶著防身用,算是師兄的一點小心意。」

小暖二話不說地接了,「師傅和師姑這幾日忙得不見人影,九清未能當面辭行。七師兄見到他們二老時替師妹告聲罪,就說我久慕揚州春光,要帶著母親和妹妹去遊玩幾日。」

張玄清點頭,湊近低聲道,「師傅讓我告訴你快點走,否則慧清那幫人逮到就麻煩了。師傅讓你盡情玩兒不必急著回來,回來后也不要進京直接回濟縣。」

小暖有些不安地抿抿唇,「師兄,我真得什麼忙也幫不上嗎?」

張玄清肅目,「待你把黃老二經熟讀於心后,自會有你登台之時。」

把《黃帝內經》和《老子》熟讀記在心裡?小暖苦了臉,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沒有登台的機會了。被七師兄塞回車上,小暖才發現自己忘了問:登什麼檯子?

她拍拍腦袋,發現自己這趟進京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沒來得及去拜訪姜公瑾,問他找沒找到退下來的老太醫,也沒來得及給渣爹添堵。

不光沒添堵,還讓他借著道家陳九清生父的身份,刷了一層色兒!不過小暖並不擔心,京里有三爺鎮守,渣爹想謀個好差事,絕不可能!

到了城南碼頭,一行人棄車登船。這是一艘三層的海舶船,有六層桅杆、四層甲板、十二張大帆,可裝載四五百人。不過這次南下,船上只有一百餘眾和半船的貨物,船輕自然跑得快,小暖看著岸邊碼頭飛快遠去,非常地滿意。

小暖一家是女眷,被安置在第三層最好的房間內。進了房間后,小暖推開窗,娘仨望著蒼茫大海一時失了言語。

「汪1大黃叫了一聲。

小草驚呼,「好多水1

真的好多水,而且好大的船!待一家三口在三層的甲板上轉悠了一大圈后,不只秦氏和小草,小暖都不敢相信千年以前的中國就有了如此巨大、如此先進、如此平穩的船!

扮作秦日爰的綠蝶給小暖使眼色,小暖會意,跟著她進了「秦日爰」的房間,竟見到了大鬍子的玄其。

玄其拱手,「玄某奉三爺之命,護送姑娘南下。」

小暖想到三爺,心頭不由得一軟。

「玄某帶了一位姜公尋來的郎中,日後把他安排在秦日爰身邊還是姑娘身邊,皆由姑娘做主。」玄其接著道。

小暖忍不住問,「這位郎中是三爺派來的還是姜先生找來的?」

玄其忽略這個問題,繼續道,「姑娘一路上的吃用和所需藥材玄某皆已備齊,還幫姑娘挑了幾本書解悶。」

看著玄其身後那一大箱子書,小暖扶額。說不感動是假的,但除了感動,還有巨大的壓力,受之有愧無以為報又不想以身相許的壓力。

眼看著玄其大人把差事辦砸了,綠蝶在邊上干著急,想幫著圓幾句,又想起姑娘早上說的話,也只能幹瞪眼。

玄其肅著一張臉,繼續道,「三爺將綠蝶從暗衛中除名,她從現在起不再是聽命於三爺的暗衛,而是姑娘的屬下,唯姑娘之命是從。」

綠蝶微微色變后,立刻把自己的暗衛腰牌交給玄其,雙膝跪在小暖面前,「綠蝶拜見主子。」

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