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95章 暗紋

作者:燒柴煮咖啡  |  更新時間:昨日08:40更新  |  字數:2508字

「另外,這孩子可能受到了驚嚇,魂魄似乎有幾分不安穩,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給開服藥,喝兩天就好。」

這話一說出口,病房裡瞬間同時響起兩聲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

其一是姜英秀,其二就是病床上的七寶了。

蕭凌然有點奇怪:

「你怎麼了?」

姜英秀訊速地定了定神:

「我沒事。有什麼忌口嗎?」

「沒有太特別的,飲食清淡點就行。另外,有個事情注意一下,服藥期間不要讓孩子受到驚嚇。尤其是大人,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

姜英秀點了點頭,不過依然有點心不在焉。

蕭凌然隨手探上她的手腕,給她把了把脈:

「想什麼呢?不要太擔心,沒啥大事兒。」

沈春柳恰好哭累了,起身找毛巾擦臉,就正正好好看到了這一幕。

毛巾掉了,沈春柳的哭聲戛然而止。

等到姜英秀送了蕭凌然回來,沈春柳也顧不上哭七寶了,拉過姜英秀的手,一臉狐疑:

「秀秀,你咋認識這裡的大夫嘞?他剛剛那是幹啥玩意兒呢?」

姜英秀忽然想到,看蕭凌然的樣子,他的傷勢應該恢復得挺好。

那麼他到底有沒有猜到,把他救了,塞到他家裡,就扔下不管了的那個傢伙,就是自己這個不孝順的笨徒弟呢?

沈春柳見姜英秀不但不說話,反而還發起了呆,頓時急的腦門子冒汗:

「秀秀,你咋不吱聲涅?剛才那個大夫你咋認識的?他沒事摸你手脖子幹啥?」

姜英秀被沈春柳的憂急給喚回了神,唉,到底是「親媽」,雖然這關注點未免稍微有點兒奇葩,但是到底還是挺關心自己的哈。

不由得心下一軟。

「娘,你想到哪裡去了!」

姜英秀意識到自己之前脫口而出的那聲師父,說道:

「他是我老師,教了我不少本事呢!去飯店當學徒的工作就是他幫我找的。」

姜英秀看著沈春柳半信半疑的表情,為了安慰她,又解釋了兩句:

「他不是摸我手脖子……人家是大夫!那是看到我臉色不好,給我把把脈。」

沈春柳聽了這個解釋算是放下了心,然後一轉念又提了起來:

「你不是說他是你老師,怎麼又是大夫了?」

「哎呀,娘,人家是大夫咋就不能當我老師了涅?

你別老操心這些亂七八糟的了。胡思亂想地,容易長皺紋兒!

把七寶照顧好了是正經!

你看七寶一直不醒,這不喝了人家的葯沒多大會兒功夫就醒了?」

姜英秀安慰完了因為擔心而有點兒絮絮叨叨的沈春柳,心裡的想法又有了幾分變化。看來這貨的事兒,自己還不能隨便放手,還得接著管哪。

原定的出門計劃,得推遲一陣子了,不過也不能這麼沒完沒了地推遲下去。

把家裡的事情都處理處理,然後該走就走!

姜英秀暗自做了決定,眼下七寶的事情算是差不多妥當了,再住幾天觀察觀察,沒啥大事兒就可以出院,回家了慢慢養傷。

回頭讓六丫她們帶她過去,把--

那個許玉蓮家的幾個膽敢動手欺負七寶的孩子給收拾一頓。

姜英秀絲毫沒有以大欺小、恃強凌弱的自覺。

如果都是同齡的小孩崽子,她就不說什麼了。

就算是把七寶打破了頭,害得七寶受了一場大罪,但是,如果真的是同齡的小孩子,或者相差個一歲半歲的,她的心胸,還沒有狹窄到會跟一個這麼丁點兒的孩子過不去。

然而那孩子,明明比七寶大了好幾歲呢。

而且,當時那另外兩個姐姐,不攔著不說,竟然也幫著他,一塊兒欺負自家的孩子!

你們有姐姐,我家的娃就不行有姐姐么?

誰怕誰啊!

姜英秀知道,姜家三房以前的軟柿子作風,挨欺負是正常的,沒人欺負反倒不尋常。

然而,即便如此,她許玉蓮本身就是遠房親戚,家裡的孩子竟然還欺負到主人頭上來了,這也太不把三房當回事了!

即便姜英秀心裡從來沒把姜家當成自己的家,也沒有把三房在姜家的地位問題當成一回事兒,但是,自己不在意、那是自己的事,別人要犯到自己頭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對了,還有姜大地!

姜英秀想起來姜大地,就覺得有幾分煩躁,心頭的戾氣不由自主地又升騰了幾分。

見過客套的,沒見過這麼客套的!

見過愛面子的,沒見過這麼愛面子的!

姜英秀心頭的煩躁感越來越重,她不由得扯了扯衣領。然後在沈春柳拽住了她的手,問她:

「秀秀,你這是咋地了?你的脖子咋都紅了?」

姜英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脖子果然紅了。

而且,不像是那種被熱到或者被勒到的紅,而是一條條像是被尖利的爪子撓過的血痕一般的紅。

一道一道,縱橫交錯,乍看起來彷彿鮮血淋漓,很是嚇人。

姜英秀頓感奇怪。

自己的體質被空間強化以後,皮膚一直是白皙潤澤的,連個青春美麗痘都不起,別說這種奇怪的血痕了。

她隨口安慰了一下沈春柳:

「大概是衣服領子裡面的毛刺刮拉的。沒事兒!」

姜英秀走出了病房,去找了認識的護士姐姐要了個鏡子,對著鏡子照了照。

自己的頸部竟然涇渭分明,幾乎成了兩個世界。

上半截皮膚晶瑩潤澤,白皙細滑,怎麼看都是年輕又鮮嫩的健康肌膚,而且滿滿的都是膠原蛋白。

而衣領以下,接近脖子根部的下半截的皮膚,就像是什麼古怪的刺繡一般,演繹著繁複的、縱橫交錯的花紋。

只不過這「綉線」,是血紅色的。

姜英秀感到非常奇怪,把鏡子換給了護士姐姐,道了謝,然後就飛快地找了個隱蔽的角落,一閃身進了空間。

進了空間,姜英秀頓時大吃一驚。

空間之靈「小靈」,頭上的兩根短短彎彎的金角,竟然都已經被黑色的暗紋纏滿了。

而小靈白嫩的如同嬰兒一般的身體上,也開始有很多黑色的淡淡暗紋浮現了出來,就像是繩索一般,將小靈的身體緊緊地束縛著,纏繞著。

姜英秀瞬間覺得心裡一沉。

這黑色的暗紋,跟自己頸部的血紅色紋路,竟然完全是同一種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