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549章 姻緣天定(為大萌甜到、哀傷

作者:聖誕稻草人  |  更新時間:昨日00:33更新  |  字數:5009字

鐵鏡公主可是眾多公主里最受寵的,權柄也是最高的。

她一言下,讓海靖公主府上的侍衛們人頭落地,還是輕而易舉的。

海靖公主似乎也被自己姐姐的雌威驚醒了,她看了鐵鏡公主一眼,小聲道:「二姐,我沒事兒……」

鐵鏡公主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你還是那麼心軟……」

鐵鏡公主看向侍衛們,冷聲道:「再有下次,你們都得去死,包括你們的族人。」

扔下了這句話,鐵鏡公主讓人帶著海靖公主回到了府里。

早已在府里恭候的御醫,立馬幫海靖公主診治。

「海靖公主感染了一些風寒,身上還有多處淤傷痕……」

御醫在檢查過了以後,給出了結論。

海靖公主感染風寒的肯定的,至於身上的多處淤傷,是在馬車上撞的。

御醫在幫海靖公主處理了淤傷以後,就下去給她開藥了。

海靖公主小小的身軀,躺在床榻上,盯著床頂在發獃。

「四妹,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是誰對你下手的?」

鐵鏡公主臉色鐵青的道:「姐姐已經派人查過了,是哲古捏和蕭太興。他們不滿意母后對他們的處置,所以才暗地裡對你下手。

我已經派人通知了母后,一定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姐姐,我心裡感覺怪怪的……」

鐵鏡公主正在描繪哲古捏和蕭太興兩個人被抓到以後處置的場面。

猛然聽到了海靖公主的話,略微一愣。

她坐在了海靖公主床邊,低聲道:「怎麼怪了?」

海靖公主皺著眉頭,努力的回憶道:「就是……有一個人,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會特別安心……但是當他離開的時候,你會很難受……」

鐵鏡公主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只有十二歲的妹妹。

「你碰見誰了?在什麼地方?對方什麼身份?」

鐵鏡公主一開口,就是三個問題。

海靖公主聞言,嚇了一跳,她還從沒見過鐵鏡公主這麼失態。

她腦子裡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她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鐵鏡公主臉色鐵青,瞪著海靖公主。

海靖公主怯怯的說道:「就是……今天馬兒受驚以後,我好害怕……有個人救了我……在他身邊,我感覺很溫暖……不想離開他……」

鐵鏡公主眯著眼睛,沉聲道:「他是誰?他叫什麼?」

海靖公主悄悄的瞧了鐵鏡公主一眼,小聲道:「他說他叫楊七……」

「楊七?」

鐵鏡公主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猛然站起身,驚叫道:「他叫楊七?他是宋人?」

海靖公主眨巴著大眼睛,小聲道:「應該是宋人……因為他身上沒有我們遼人的味道。」

鐵鏡公主瞪著眼睛,直愣愣的盯著海靖公主,低吼道:「他是不是還有一個名字,叫楊延嗣?」

海靖公主嚇了一跳,小聲道:「姐姐,你嚇到我了。他只說自己叫楊七,等到我想再問的時候,他已經不見了……」

「姐姐,你是不是認識他?」

看著海靖公主期盼的眼神。

鐵鏡公主遲疑了一下,搖頭道:「不認識,應該是姐姐想差了,他們肯定不是一個人。你先休息,姐姐出去一會兒……」

鐵鏡公主神色複雜的離開了海靖公主的卧房。

海靖公主盯著紗帳,呢喃道:「楊七……楊延嗣……」

……

海靖公主府外。

鐵鏡公主一出府,一眼就投到了她府上侍衛頭領的身上。

鐵鏡公主看著自己侍衛頭領的臉龐,神色更加複雜。

「你到本宮車駕上,本宮有話問你。」

鐵鏡公主率先上了馬車,她府上的侍衛頭領,遲疑了一下,也踏上了馬車。

侍衛頭領一踏上馬車,鐵鏡公主就鑽到了他懷裡。

「四郎……」

侍衛頭領遲疑了一下,還是把鐵鏡公主摟在了懷裡。

「又受委屈了?要不要我幫你?」

這個被鐵鏡公主喚作四郎的侍衛頭領,不是楊四又是誰?

很難想像,一個曾經追楊七如同追星的公主,此時此刻卻賴在楊四懷裡。

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純粹是天意弄人。

曾幾何時,發現了楊四身份的鐵鏡公主,想借著楊四的身份釣出楊七。

卻沒想到,在和楊四慢慢的接觸下,日久生情。

在殤傾子劫掠遼國兩京的時候,上京城內亂象紛紛。

楊四憑藉著他的本事,屢屢幫鐵鏡公主解圍。

楊四就像是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的剝開了鐵鏡公主的心扉。

而鐵鏡公主也經常安慰獨自悲傷的楊四。

一來二去,兩個人就互相傾心了。

因此,鐵鏡公主在聽到了楊七這兩個字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驚喜,反而感覺到驚慌和恐懼。

她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也感覺到了心愛的人在漸漸距離自己遠去。

雖然楊七的身份還沒有確定,但是她已經感覺到了危機。

她想第一時間問清楊四的心意,可是當她躺在了楊四的懷裡以後,卻怎麼也張不開嘴。

她有私心,她害怕。

她害怕說出口,楊四就會離開自己。

她不敢去賭,不敢賭楊四對她的感情比親情還重。

「沒什麼,只是看到四妹那麼小,就要被那些居心叵測的人傷害,心裡就難過。」

鐵鏡公主選擇了逃避,選擇了撒謊。

楊四聽到鐵鏡公主的話,愣了愣,感嘆道:「有時候,當公主,未必有平民百姓幸福。你如果擔心海靖公主的安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