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碑楊門 科幻小說

豐碑楊門 第0549章 姻緣天定(為大萌甜

作者:聖誕稻草人

本章內容簡介:公主的話,略微一愣。 她坐在了海靖公主床邊,低聲道:「怎麼怪了?」 海靖公主皺著眉頭,努力的回憶道:「就是……有一個人,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會特別安心……但是當他離開的時候,你會很難受…...

鐵鏡公主可是眾多公主里最受寵的,qunbng也是最高的。

她一言下,讓海靖公主府上的侍衛們人頭落地,還是輕而易舉的。

海靖公主似乎也被自己姐姐的雌威驚醒了,她看了鐵鏡公主一眼,小聲道:「二姐,我沒事兒……」

鐵鏡公主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你還是那麼心軟……」

鐵鏡公主看向侍衛們,冷聲道:「再有下次,你們都得去死,包括你們的族人。」

扔下了這句話,鐵鏡公主讓人帶著海靖公主回到了府里。

早已在府里恭候的御醫,立馬幫海靖公主診治。

「海靖公主感染了一些風寒,身上還有多處淤傷痕……」

御醫在檢查過了以後,給出了結論。

海靖公主感染風寒的肯定的,至於身上的多處淤傷,是在履。

御醫在幫海靖公主處理了淤傷以後,就下去給她開藥了。

海靖公主小小的身軀,躺在床榻上,盯著床頂在發獃。

「四妹,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是誰對你下手的?」

鐵鏡公主臉色鐵青的道:「姐姐已經派人查過了,是哲古捏和蕭太興。他們不滿意母后對他們的處置,所以才暗地裡對你下手。

我已經派人通知了母后,一定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姐姐,我心裡感覺怪怪的……」

鐵鏡公主正在描繪哲古捏和蕭太興兩個人被抓到以後處置的場面。

猛然聽到了海靖公主的話,略微一愣。

她坐在了海靖公主床邊,低聲道:「怎麼怪了?」

海靖公主皺著眉頭,努力的回憶道:「就是……有一個人,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會特別安心……但是當他離開的時候,你會很難受……」

鐵鏡公主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只有十二歲的妹妹。

「你碰見誰了?在什麼地方?對方什麼身份?」

鐵鏡公主一開口,就是三個問題。

海靖公主聞言,嚇了一跳,她還從沒見過鐵鏡公主這麼失態。

她腦子裡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她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鐵鏡公主臉色鐵青,瞪著海靖公主。

海靖公主怯怯的說道:「就是……今天馬兒受驚以後,我好害怕……有個人救了我……在他身邊,我感覺很溫暖……不想離開他……」

鐵鏡公主眯著眼睛,沉聲道:「他是誰?他叫什麼?」

海靖公主悄悄的瞧了鐵鏡公主一眼,小聲道:「他說他叫楊七……」

「楊七?」

鐵鏡公主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猛然站起身,驚叫道:「他叫楊七?他是宋人?」

海靖公主眨巴著大眼睛,小聲道:「應該是宋人……因為他身上沒有我們遼人的味道。」

鐵鏡公主瞪著眼睛,直愣愣的盯著海靖公主,低吼道:「他是不是還有一個名字,叫楊延嗣?」

海靖公主嚇了一跳,小聲道:「姐姐,你嚇到我了。他只說自己叫楊七,等到我想再問的時候,他已經不見了……」

「姐姐,你是不是認識他?」

看著海靖公主期盼的眼神。

鐵鏡公主遲疑了一下,搖頭道:「不認識,應該是姐姐想差了,他們肯定不是一個人。你先休息,姐姐出去一會兒……」

鐵鏡公主神色複雜的離開了海靖公主的房。

海靖公主盯著紗帳,呢喃道:「楊七……楊延嗣……」

……

海靖公主府外。

鐵鏡公主一出府,一眼就投到了她府上侍衛頭領的身上。

鐵鏡公主看著自己侍衛頭領的臉龐,神色更加複雜。

「你到本宮車駕上,本宮有話問你。」

鐵鏡公主率先上了馬車,她府上的侍衛頭領,遲疑了一下,也踏上了馬車。

侍衛頭領一踏上馬車,鐵鏡公主就鑽到了他懷裡。

「四郎……」

侍衛頭領遲疑了一下,還是把鐵鏡公主摟在了懷裡。

「又受委屈了?要不要我幫你?」

這個被鐵鏡公主喚作四郎的侍衛頭領,不是楊四又是誰?

很難想象,一個曾經追楊七如同追星的公主,此時此刻卻賴在楊四懷裡。

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純粹是天意弄人。

曾幾何時,發現了楊四身份的鐵鏡公主,想借著楊四的身份釣出楊七。

卻沒想到,在和楊四慢慢的接觸下,日久生情。

在殤傾子劫掠遼國兩京的時候,上京城內亂象紛紛。

楊四憑藉著他的本事,屢屢幫鐵鏡公主解圍。

楊四就像是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的剝開了鐵鏡公主的心扉。

而鐵鏡公主也經常安慰獨自悲傷的楊四。

一來二去,兩個人就互相傾心了。

因此,鐵鏡公主在聽到了楊七這兩個字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驚喜,反而感覺到驚慌和恐懼。

她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也感覺到了心愛的人在漸漸距離自己遠去。

雖然楊七的身份還沒有確定,但是她已經感覺到了危機。

她想第一時間問清楊四的心意,可是當她躺在了楊四的懷裡以後,卻怎麼也張不開嘴。

她有私心,她害怕。

她害怕說出口,楊四就會離開自己。

她不敢去賭,不敢賭楊四對她的感情比親情還重。

「沒什麼,只是看到四妹那麼小,就要被那些居心叵測的人傷害,心裡就難過。」

鐵鏡公主選擇了逃避,選擇了撒謊。

楊四聽到鐵鏡公主的話,愣了愣,感嘆道:「有時候,當公主,未必有平民百姓幸福。你如果擔心海靖公主的安危,不如把她接到你府上住吧。」

「不行1

鐵鏡公主果斷的拒絕了。

她害怕海靖公主說漏嘴。

見楊四眼神異樣的看著自己,鐵鏡公主趕忙解釋道:「四妹這一次受驚不輕,御醫說需要靜養。她也住習慣了自己的府邸,貿然搬到我府里去,只怕對她的病情不利。」

楊四點點頭,算是相信了鐵鏡公主的話。

鐵鏡公主和楊四又溫存了一會兒,然後讓人駕著馬車回府了。

回到府里以後,鐵鏡公主讓楊四去幫她訓練府里的護衛,她自己帶著丫鬟回到了房。

一進房,鐵鏡公主臉色驟變,她冷聲吩咐丫鬟,道:「你去吩咐上京府尹,讓他帶人密切的注意最近入城的宋人。發現和楊字有關的宋人,通通給本宮轟出上京城。再去給本宮調動一支近衛,讓他們守在附近,一旦發現了可疑的宋人,立刻拿下。」

丫鬟愕然的問鐵鏡公主,「公主,這麼做會不會太霸道了。很有可能會惹到其他契丹八族……」

「哼1

鐵鏡公主冷哼一聲道:「反正母后和耶律叔叔正在殺人立威,誰跳出來,就讓誰去死。」

事到如今,鐵鏡公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鐵鏡公主是一個敢愛敢恨的人。

既然愛上了楊四,那就絕不會讓楊四被其他人奪走。

即便那個人是楊四的親兄弟。

……

面對與鐵鏡公主布下的天羅地網,楊七全然不知情。

此刻,他剛進城。

進入到了遼國的上京城,楊七有種進入到汴京城的感覺。

雖然是冬日,但是上京城依然繁華。

其繁華程度,絲毫不比汴京城弱。

只是相比於汴京城充滿的書卷氣息,上京城多了一些野蠻的氣息。

即便是那些個遼人,穿上了宋人的裝扮,也掩飾不了他們身上的野蠻氣息。

在距離楊七不遠的地方,楊七看到了兩個書生打扮的遼人,扯著嗓子高聲的吟唱汴京城裡知名的詩句。

只是這兩個遼人,學問明顯不高,許多詩句都是拼湊在一起吟出,全無美感。

偏偏,還有許多遼人小姑娘,頻頻側目觀看。

當然了,除了遼人以外。

楊七還看到了許多宋人,他們有掛著遼國朝堂官員腰牌的,也有跟在遼人身後一邊鄙夷一邊捧臭腳的。

總之在遼國的上京城內的宋人,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

一類是讀書人。

另一類就是苦力。

楊七裹著一張寬大的熊皮,腰間掛著刀,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遼人。

在城內走了半圈,楊七到了上京城裡的南國錢行。

相比於西京城裡的南國錢行,上京城裡的南國錢行開的更早。

不過,佔地面積卻不大。

僅有三十幾畝地。

上京城裡的南國錢行很繁華,各地、各國匯聚到上京城內的商人,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南國錢行。

因此,上京城的南國錢行,更像是一個商會錢行。

而且,在上京城的南國錢行里,還有酒樓客棧。

掌管上京城南國錢行的掌柜,也算是一個妙人,基本上把上京城的這三十畝地的地盤用到了極致。

楊七到了南國錢行門口的時候,錢行的掌柜帶領著一群夥計,已經在錢行門口恭候。

楊七一身的熊皮很顯眼。

即便是在遼國,似楊七身上這一張完整的黑熊皮也很罕見。

錢行的掌柜名叫沈鵬,五十多歲,是一個很有眼力價的人。

沈鵬見到了楊七的時候,匆忙就出了錢行門口,躬身道:「老僕沈鵬,見過七少爺。」

沈鵬以前是楊家的賬房,後來被調遣到了南國去。

如今,已然成為了坐鎮一方的大掌柜。

跟隨在沈鵬身後的一眾夥計們,全部向楊七施禮,「見過少爺。」

在這裡的夥計,幾乎全部都是稻草人的人馬。

他們除過了平日里的工作外,還要私底下收集遼國的情報。

這也是除了汴京城以外,稻草人最集中的情報處之一。

南國錢行的掌柜,在遼國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可也是能和大人物說上話的人。

猛然間,這位掌柜恭敬的向一個人施禮。

南國錢行里的客人們都下意識的看了過來。

幾乎所有的商人們,都想記住楊七的身影。

楊七擺了擺手,輕聲道:「都是自己人,不用這麼多禮數。都去忙吧。」

「是。」

扮作夥計的稻草人們,快速的散開了,去忙了。

只留下了沈鵬一人伺候在楊七身邊。

楊七此行十分低調,他不願意被人認出來,所以沒在錢行里多待,就讓沈鵬帶著他到了後堂。

沈鵬弓著腰,跟在楊七身邊,輕聲道:「七少爺,您一路舟車勞頓,想必是很累了。老僕已經吩咐人準備好了吃食和熱水。您先洗漱一下,用一下飯。」

楊七淡淡點頭,道:「也好。」

沈鵬雖然不是楊府最內層的僕人,但是他多少了解一些楊七的嗜好。

因此,在楊七洗澡的時候,沈鵬並沒有派人伺候。

只是讓人隨時給楊七備著熱水,以便於楊七添水。

洗過以後,楊七換上了一身寬鬆的衣衫,進入到了飯廳。

飯廳內的地火龍燒的旺盛。

因此,楊七單衣進入到了飯廳以後也感覺不到冷。

飯桌上的飯菜很有特色。

擺在最中間的是一道燉熊掌。

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肉食,還有兩個炒菜。

沈鵬等到楊七坐定以後,略顯尷尬的道:「上京城裡炒菜做的好的廚子都在皇宮裡,或者被達官貴人把持著……」

楊七擺了擺手,打斷了沈鵬的話,笑道:「都是自己人,隨便吃兩口即可。用不著準備多好的菜色。我要是真的要吃好的菜色,也用不著其他廚師。」

楊七說的這話極其自信。

沈鵬愧疚道:「七少爺您好不容易來一趟,老僕就是想讓你嘗一嘗,這遼國的所有美食……」

楊七擺手,道:「坐下一起吃吧。」

沈鵬惶恐道:「那怎麼敢……」

沈鵬也算是知道楊七身份的。

他這個南國錢行的掌柜的,看起來風光,可是跟楊七相比,終究是各下人而已。

楊七執意的邀請,沈鵬才坐下,陪著楊七吃飯。

一邊吃飯,楊七一邊發問,「之前讓你查的事情,查的如何?」

沈鵬慌忙的放下筷子,把嘴裡的肉塊生生咽下去,恭敬道:「老僕已經查過了。四少爺確實在鐵鏡公主府上。如今已經坐到了公主府侍衛統領的位置。」

楊七點點頭,又問道:「你有沒有嘗試過聯繫他?」

沈鵬尷尬道:「四少爺……四少爺每一次出來的時候,都跟鐵鏡公主在一起。咱們的人沒有接觸的機會。而鐵鏡公主府上,從不用宋人奴僕。所以咱們的人也進不去。」

楊七吧唧了一下嘴,說了一句讓沈鵬摸不著頭腦的話。

「千里姻緣一線牽啊!還真是孽緣,逃不過去……」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