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六十一章 棉花

作者:九天飛流  |  更新時間:今天02:24更新  |  字數:2360字

?????顧誠玉打量了此人一眼,三十七八的模樣,國字臉,濃眉大眼,外表看著倒還挺憨厚。只是那雙含笑的雙眼,讓人覺得此人的性子怕是與讓的外表不符。

「原來是李知縣,李知縣不必多禮!」顧誠玉單手靠在後背,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卻給李知縣一種無形地壓迫感。

李庸神情一穆,此人不可小覷!他為官六載,原本在窮鄉僻壤做知縣,日子過得十分清貧。

如今調來了靖原府清河縣,雖然品級沒升,但靖原府可比那窮鄉僻壤要好得多。

更何況清河縣還有個小碼頭,雖比不得江南,但百姓的日子並不十分清苦。

「不知大人已經回鄉,下官未親迎,乃是下官的失職!」

李庸其實昨兒就想來了,可心腹卻說既然顧大人沿途沒有泄露身份,那想必是回鄉心切。

讓他不防再等一日,等人家回去見了親人,收拾好行李,再帶著禮去府上拜見,這才不為失禮。他一聽,也覺得十分有道理。

今兒起了個大早前來拜見,沒想到顧誠玉更早,已經出門訪友去了。

既然來了,他是一定要見到人才能走得。不然失了禮數,讓這位顧大人覺得自己不將對方看在眼裡,那豈不是冤枉?

「李知縣不必掛懷,是本官回鄉心切,並未知會李知縣!」顧誠玉走至家門前,向李知縣比了個請的手勢。

在他們進去之後,村民們就炸開了鍋。

「顧家老五還真的比知縣大人官兒大呢!瞧知縣大人對著顧家老五點頭哈腰的。」

一個村民看著進去的兩人感慨道。

旁邊那人趕忙退了推他,「快別說了,這話是咱們能說的?人家可是朝廷官員,你可知道妄議朝廷命官是啥罪不?」

「是是!還真不能說,我在外頭做了幾個月的活計,這麼官員可厲害著呢!別看那些有銀子的老爺們平日里牛氣得很,但是遇見當官的,那是連大氣都不敢喘呢!」

「那是!不然,為啥大家都削尖了腦袋往科舉裡頭鑽?還不是為了考科舉做官?」

「老顧家真的要起來了,瞧瞧顧家老五多威風吶!」

「還叫顧家老五吶?人家已經當官了,沒瞧見知縣大人還叫顧大人呢嗎?」

顧誠玉請李知縣到了外院書房就坐,朱龐已經等在這裡了。畢竟是一方父母官來了,他還是個白身,總要來拜見一番的。

再說先前顧誠玉不在家,他不得幫著招待嗎?

「聽說顧大人短短一個月內就已經升任翰林院侍讀,下官恭喜大人!」李知縣已經得知顧誠玉陞官的事,畢竟呂氏的敕命就是李知縣帶人來宣讀的。

「皇恩浩蕩,本官也是僥倖!」顧誠玉與李知縣打起了官腔。

顧誠玉一見此人,就知道是個官場上的老油條。

他早就將李知縣的底子給摸清楚了,原本是臨近邊關慶豐府下頭的知縣,今年才平調到靖原府的清河縣來做知縣。

慶豐府臨近邊關,日子可想而知。能平調到靖原府來,也算是李庸的本事了。

李庸的出身於顧誠玉一樣是農戶,顧誠玉還有梁致瑞這個老師,而李庸就沒那麼幸運了。都是靠著自己一路摸爬打滾,竟然還能在慶豐府站穩腳跟。

「那也是大人您深得皇上看重的緣故,咱大衍朝就沒有這麼年輕就成為狀元郎的。您的詩作下官也拜讀過,已能與古時的子健相比肩。」

李庸之前就已經打算好了,要好好抓住這次機會。顧誠玉這般受皇上看重,前途不可限量。

也不知這顧大人是什麼派系的,他可要好好探探口風。

若真能搭上顧誠玉這條船,說不定還真能在三年後升一升。

「李知縣真是太過譽了,本官又怎能與子健想比?」顧誠玉一看李庸的模樣,就知道對方想站到自己的陣營里來。

顧誠玉對這些並不排斥,在官場上結成同盟,抱成團是再正常不過的。

皇帝年邁,他不得不為自己打算,有自己的派系才是明智之選。

不過,這個李庸也不知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性子。若是做人不擇手段,他還真不敢用。再說他現在的官職還不高,想要將李庸收為己用就有些勉強了。

顧誠玉一面應付著李庸的恭維,一面在心裡做著打算。

只幾個呼吸間,顧誠玉就決定還是再等等看。

最起碼得先了解了這個李庸的秉性再說,若自己能在三年內再升一級,那這些都將不是問題。

「聽說李知縣原本在豐慶府的前渠縣任職,那裡地處邊關,日子艱苦,但李知縣卻為百姓做了不少實事。」

顧誠玉倒不是睜眼說瞎話,他之前已經叫人打聽過。

這個李知縣在當地的口碑不錯,貪官應該是不可能的。

說到這裡李庸皺著眉頭嘆了口氣,「那裡百姓的日子苦啊!土地貧瘠,百姓們就連溫飽都難以解決。」

顧誠玉和朱龐聽到這裡也沉默了下來,不能種糧食倒是事實。不過,豐慶府不是能種棉花嗎?

「李知縣,豐慶府的土地不是適合種棉花嗎?」

最主要種植棉花的地方還是在豐慶府一帶,從豐慶府運過來的棉花就加重了成本,因此棉花的價錢不便宜。

再說顧誠玉查閱了許多資料,棉花的產量並不高,得防止蟲害。且還難以取種,投入的人工卻是不少,這是個需要解決的難題。

自古以來,被剝奪的只有百姓。

別看其他州府的棉花和棉布賣得貴,豐慶府的百姓們靠著棉花卻依然吃不飽。

那些商賈收購棉花價錢並不貴,因為從豐慶府運往各州府的成本不小。

棉花的產量低,田地還要交稅,這就和他們這裡種糧食一樣。雖然交了稅,可剩下的就只能填肚子。

但豐慶府種植棉花得多,根本不能填肚子。種植糧食更沒有產出,只怕連田稅都要交不起。

顧誠玉見李庸這擔憂的模樣不似作假,看來也是個能為百姓著想的官員。

只是他自己的前程更重要,但凡有能耐離開那個地方,顧誠玉相信很少有人能做到留在那裡繼續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