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763章,清河武聖的寬容

作者:烏鴉坐飛機2  |  更新時間:今天01:37更新  |  字數:2737字

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驚呆了,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那林晨。

拒……拒絕?!

而且還是如此囂張的拒絕?

在場的眾人只感覺大腦一陣轟鳴!

清河武聖那是什麼人啊!

那可是一方頂尖大佬!

沒看見在場的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清河武聖而來的?

就連赫赫有名的大佬宋仁,都甘願拋棄自己現有的一切,拜清河武聖為師!

但是林晨呢?

林晨卻拒絕了這個別人爭破頭都沒法得到的機會!

最最關鍵的是,他竟然還羞辱了清河武聖!

不配!

你還不配!

這是何等的囂張,這是何等的放肆啊!

不少武者皆是用怨毒的目光看著林晨,

「這傢伙真是不識好歹!」

「就是說!他以為自己擊敗了宋仁就很了不起了嗎?殊不知,宋仁跟清河武聖一比,簡直就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心高氣傲會害死自己的!我非常期待他死!!!」

確實,林晨的一番不敬言論,定然會惹惱清河武聖的,到時候,林晨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妙啊!真是太妙了!」

癱倒在地的宋仁,卻激動地顫抖了起來。

林晨這個蠢貨拒絕了清河武聖,定然難逃一死,到時候,這個機緣還不是要落入自己的手中?

辛言凡跟蔡榮虎也是這般想的,他們一臉瘋狂地盯著那林晨,內心早就被狂喜給吞沒!

而溫從軍跟高盛明,卻懵逼了。

這……這又是哪門子操作?

「……」

清河武聖看著林晨,陷入了沉默。

在看見林晨化解了宋仁猛烈一擊,他就已經萌生了想法。

等林晨一掌將宋仁給擊敗的時候,他的想法變得無比的堅定:此子定然要成為自己的徒弟,誰也無法阻攔!

只是他沒有想到,林晨竟然會如此囂張,說他不配,說他沒有資格!

怒!

清河武聖也是一尊有頭有臉的人物了,現在被一個晚輩如此羞辱,他自然是有些生氣!

不過……

他深吸了一口氣,摁下了心中的憤怒。

年輕人如果不年輕氣盛的話,那還叫年輕人嗎?

看著林晨,他回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那時的自己也跟林晨一模一樣。

想到這裡,他心中的憤懣立刻就是煙消雲散了。

可以理解。

「年輕人,老夫承認你有囂張的資本,但是老夫要告訴你的是,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可以囂張一時,但是你絕對沒法囂張一世!」

「老夫並非是不懂得通情達理之人,你現在只需要低頭道個歉,老夫仍舊願意收你為徒!」

嘩!!!

四周的眾人立刻就是爆發出了驚天的嘩然聲。

一雙雙飽含著震驚的目光,定格在了林晨身上。

不敢相信!

他們是真的不敢相信!

清河武聖竟然對林晨網開一面?

這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

而宋仁等三人,面色皆是一白。

不!

清河武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他們不願意看見機會再度降臨在林晨的頭上!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明白嗎!」

可是,林晨仍舊是一臉冷傲,

「你不配!你沒有這個資格!這並非是我囂張,我只是在闡述一個簡單的事實!」

靜!

四周頓時就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當中!

所有人都是僵硬住了。

再……再次拒絕了?

瘋了!

這傢伙絕對是瘋了!

宋仁三人在短暫的愣神過後,立刻就是爆發出了驚天的大笑聲。

「哈哈哈!這個白痴還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幹什麼嗎?清河武聖前輩願意給他一次機會,並不代表願意給他第二次機會!他真是不識好歹啊!!!」

沒有機會了!

林晨已經沒有機會了!

他硬生生地把一個機緣,變成了自己的死路,真他媽是一個人才啊!

誠如他們所言,清河武聖已經不準備再給林晨機會了。

他覺得自己已經做到了極限,奈何林晨如此給臉不要臉!

額頭上面的青筋瘋狂跳動著,清河武聖面色漲紅,像是一頭髮怒的狂獅,死死地盯著林晨,

「老夫給了你機會,你卻屢屢拒絕老夫,這讓老夫非常的沒有面子!」

「老夫也並非是什麼善男信女,死在老夫手中的年輕人,不計其數!」

「而今日,老夫不介意讓你也死在老夫的手中!」

嘩啦!

頓時,一股狂暴的力量波動,自清河武聖身上噴湧出來。

此時的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年邁的老者,而是一座噴發著的火山!

在他的身上,除了灼熱的生命氣息以外,就只剩下生命氣息了!

在場的武者,皆是匍匐在地,渾身上下的骨骼,發出「咯咯」的聲響!

這股威壓,就像是一座山嶽一般,直接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可怕!

清河武聖實在是太可怕了!

所有人的內心都是無比的恐懼!

他們知道清河武聖很強,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強!

尤其是宋仁感受的最為深刻,他又喜又驚,

「我原以為自己跟清河武聖只差了一個台階,但是現在看來,明明是十個台階!若我能夠順利地成為他的弟子,那麼我必將一飛衝天!」

宋仁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成為清河武聖的弟子的。

你問為什麼?

因為林晨必死!

風暴面前,林晨的衣衫不斷地發出獵獵作響的聲音。

但是,他的臉上找不到半點兒的恐懼,仍舊是一臉冷漠地看著對方,

「這就是你的本事嗎?」

「不錯!這就是老夫的本事!你現在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嗎!」

清河武聖冷冷地說道,

「老夫今天有必要教你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

「那就是做人不能太囂張!」

「呵呵!巧了,我今天也想教你一個道理。」

「哦?」

「那就是井底之蛙!」

「混蛋!!!」

清河武聖勃然大怒,鬚髮皆張,像是一頭髮怒的魔神。

林晨竟然敢罵他是井底之蛙?

他怒了!

徹底的怒了!

「老夫今天要讓你死!」

「老東西,你若是能夠撼動我半分的話,我可以饒你不死!」

林晨一拂袖,猶如世外高人一般,

「現在,我命令你動手!用你最強大的招數來攻擊我!!!」

好久沒有求票票了

今天求一波

嚶嚶嚶,本寶寶想要票票訂閱還有打賞

哭唧唧!

本章完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