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逆乾坤 散文詩詞

劫逆乾坤 第288章 恩情

作者:一土成二木

本章內容簡介:> 轟!轟!轟! 劍盾直接轟擊在林楓身體之上。 林楓的一劍並未轟擊開劍盾,卻也破開一道缺口。 正是因為這道缺口,才給了林楓一線生機。 「如果林家就這點本事的話,你們可...

刀劍無眼。

在生死關頭,很多人都將刀劍作為自己的依靠。

可他有沒有想過,最後讓你失去生命的也同樣是刀劍。

林程從未想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散修,敢對他林家下殺手。

哪怕技不如人也好,誰也不敢一出手就取林家人的性命。

可陳道清根本不在乎。

哪怕天一教的人來了,如果你敢拚命,我就敢要你的命。

生命也是相互的。

你留人一線,日後才能好相見。

林程上來動殺手,還想陳道清對他手下留情,天下還有這等免費的午餐?

林楓作為旁觀者,尤其實力還要比林程高,當然第一眼就看出他絕非陳道清的對手。

電石火花之間,林楓仗劍而馳,衝上上去。

現在也顧不得以多欺少的顏面了。

生死關頭,誰還會在乎那些所謂的虛名。

陳道清眉頭一皺,原本一劍便可穿透林程的心房。

這個瞬間,如果自己硬要如此,林楓的一劍勢必會斬斷自己的手臂。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陳道清絕對不會去做。

順勢,一道劍芒飛射而去,接著在空中隨之挽了一個劍花,迎著林楓沖了上去。

天人合一境,還達不到自己將自己提起來的地步。

所以,在空中攻擊,需要很難得的技巧以及柔韌性。

陳道清匆忙之間的反應,除了給與林程最大的傷害之外,還要給自己保護。

所以,這一刻,他僵硬的身體突然出現一絲絲偏差,胳膊上被林楓劃出一道不深不淺的傷痕。

林程整個人摔了出去,除了心口被劍芒傷到之外,那道火焰也灼燒在他身體之上。

「你真的要與我林家為敵?」林楓落地之後怒吼道。

「一個小小的林家,也敢在我面前猖狂?」陳道清非常不屑地說道。

這麼多年了,他竟然被一名天人合一境的人給傷到了。

如果傳出去,他陳道清的名聲可就真的被踐踏了!

如果是宗派成員,一定是家族意識非常凝重。

這林楓乃是林家的長老,聽到陳道清這句簡單的話,絕對就認定這是對林家的侮辱。

此時,他不得不動怒。

很多時候,家族意識就是如此。

不是做給外人看的,而是做給自己人看的。

如果此時這裡沒有外人,林楓或許也會強忍祝

一道劍光掃射過來,陳道清絲毫沒有在乎自己右手臂的傷勢,靈意劍再次挽出幾道劍花。

紫金色的火焰懸浮在劍尖上,除了給人灼熱的感覺之外,更多的是一種視覺上的震懾。

林楓臉色凝重。

林程失去戰鬥力,雖然還沒死,但也奄奄一息。

李陽看到林家的兩位長老,竟然在一招之內損失一位。

雖然也傷到陳道清,但對這點傷勢,還不足以對陳道清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轟!轟!轟!

「長河落日圓1

陳道清劍鋒一轉,竟然切換到達摩劍法,在懸空中揮舞出一道如夢似幻般的劍影。

這團劍影形成一道屏障,從天而降,直接降落到林楓的頭頂。

林楓根本沒想到,這陳道清的劍意竟然如此濃烈,在這種時刻,他竟然可以做到劍氣化遁的地步。

上層的劍盾帶來強烈的威壓。

林楓還沒有感受過如此凝重的戰鬥。

哪怕他晉級天人合一境也有十年之久。

現在不僅林家,哪怕整個九州大世界也會分為兩種派系。

一種是當初的老牌修鍊高手,就如同林楓這種,浸淫在此境界多少年,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他們根基深厚,想要突破卻非常難,根本就不如那些後起之秀,一蹴而就的那種。

畢竟他們當初晉級所汲取的靈氣非常不純凈,可也給他們形成很穩固的根基,畢竟他們是一點一點將雜質從身體中去除。

另外一派便是這些新興勢力。

他們修鍊的天賦很高,速度很快。

一蹴而就便能成就天人合一境。

在後續跟進上,甚至也能在短時間有更大的突破,只要你有天賦,現在的靈氣足夠你衝擊更高的境界。

如同王濁、血厲等人,他們可都衝擊到了神境六重的巔峰。

那因為修鍊的時間相對較短,在同等境界當中,他們就要落入下風了。

這就是林程與林楓之間的差距。

陳道清一招可以秒殺林程,卻做不到擒住林楓。

劍氣化遁!

林楓臉上終於暴露出凜冽的恐懼之色。

轟!轟!轟!

劍盾直接轟擊在林楓身體之上。

林楓的一劍並未轟擊開劍盾,卻也破開一道缺口。

正是因為這道缺口,才給了林楓一線生機。

「如果林家就這點本事的話,你們可以滾了1陳道清冷冷地說道。

林家兩位長老全敗!

林程被一招秒殺,而這位林楓長老也不超過十招就被幹掉了。

「是我輸了,不是我們林家輸了1林楓憤恨地說道。

「愛誰誰,滾吧1陳道清白了一眼。

他最厭惡這些打著門派的旗號做濫竽充數的人。

哪怕當初的陳道清遊歷江湖的時候,也只不過在拜山的時候亮出自己的大相國寺身份。

在一般情況下都是隱藏身份。

名門大派自然有值得驕傲的道理。

可如果你自己技不如人,本身就已經是在為你身後的勢力丟臉了,當你還不能虛心承認的時候,更是讓你身後的勢力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輸不起。

李陽跟這些人不一樣,他只不過是一個傭兵團的二團長,他知道刀口上舔血的生活該怎麼去生存。

李陽沒有說什麼狠話,沉默便是最好的保護。

如果他繼續表達狠話,說不定與林家的兩位長老是同一下常

幾百人灰溜溜的逃走了。

陳道清以一己之力解了金戰傭兵團的劫難。

「多謝恩人出手相救!老夫金戰感激不盡1

金戰傭兵團的團長韓金戰連忙上前躬身行禮。

「免了吧,要謝的話就謝謝你的女兒吧1陳道清微微一笑。

如果不是因為看到韓雪有點可憐,他絕對不會出手。

或許,這就是萌萌之中的緣分吧!

「父親!黎叔他」韓雪再次哭泣起來。

「黎兄!!1金戰一聲怒吼。

此時的金戰傭兵團,還有不足五十人。

這個數量,在以後的日子也極為艱難。

可陳道清看到他們的凝聚力很強。

金戰不愧是老牌傭兵團的團長,在接下來的一個時辰當中,他便穩定軍心,將整個金戰傭兵團重新布置,並且給陳道清等人妥善的安排。

陳道清倒是沒有急於離開,離著仙道大會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他也不急於一時。

不過,江小魚兒倒是非常開心的跟在韓雪身後,蹦蹦跳跳的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卻忙的不亦樂乎。

陳道清一臉無奈。

或許,這是江小魚兒從十萬大山走出來之後,第一次跟女孩子產生交集。

這要跟男人相處是絕對兩種不同的方式與感覺。

或許,這就是韓雪帶給江小魚兒的親近感。

不過,陳道清倒也沒有閑著,在這金城的時間,他先後了解到關於為何勢力如此錯從複雜的原因。

原來,這些年,在金城的金礦當中,竟然產出無數的無法辨識的東西。

他們金戰傭兵團曾經押送過一次,直接運往光武王朝帝都。

因為他們是最老牌傭兵團,擁有極高的信譽,這才獲得一次押送的機會。

後來,這些押送的任務就直接被官方取代了。

「這金城當中,的確藏龍虎啊1陳道清總結著今天的所見所聞。

林家之所以要對金戰傭兵團動手,似乎要一統整個金城的傭兵團,然後要做什麼事情。

可能他們自己直接動手,耗費人力物力太大,甚至於牽扯的範圍太廣,使得他們無法自己動手。

陳道清知道,最大的原因還是出在金礦之上。

當初一座黑金礦就招惹到那麼多勢力搶奪。

或許,這林家的背後,也是什麼勢力在暗中支持吧?

「金戰前輩,為何當初你要拒絕震源鏢局呢?」陳道清好奇地問道。

「其實,說出來也不怕公子笑話,我也是擔心招惹太多是非,要知道震源鏢局家大業大,名聲在外,招攬我金戰傭兵團無非也只是湊出一小塊拼圖,並不是看重我本身的價值,他們只想找一個契機而已,我答應了之後,就可能鬧出一些大矛盾,我們傭兵之間的矛盾,大破天也能自己消化,但牽扯到這種大勢力,我們早晚就成了炮灰。」金戰尷尬的說道。

陳道清點了點頭,金戰說的不錯,在高層的鬥爭中,這些最底層的人都是犧牲品。

「不過,既然林家插手了,也給了我加入震源鏢局的決心,我已經派人通知,希望他們來的不要太晚。」金戰狠狠地說道。

陳道清看著義憤填涌的金戰,不禁搖了搖頭。

冤冤相報何時了。

不過,這震源鏢局都要插手金城之事,恐怕絕對不簡單。

金城的巡防營幾乎已經成為擺設。

這幾天,隨著陳道清搶奪虎頭金之後,各個勢力都直接開始宣戰。

哪怕外面金礦當中的開採都陷入停滯。

每天都能在大街上看到打鬥的人,巡防營也都龜縮在營地,只要不濫殺無辜,他們也不會理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