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只能認命

作者:小豬懶洋洋  |  更新時間:昨日15:05更新  |  字數:2387字

「向總,汽車家園的股份收購很不順利,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收購到更多的股份了。」周一的例會上,傳來的消息卻並不很好。

「沒關係,我們現在繼續和管理層保持密切的合作。」向雪雖然也有點失望,但並沒有焦急,「這個結果我們早就預料到了,主要是因為對方手裡的股份持有量太大。」

「是啊,是我太冒進了。」何歡有點愧疚地說,「當時我們的資金力量還不夠,是我要上這個項目的。」

「不是你的錯,最後拍板同意的是我。」向雪平靜地說,「再說,我們介入汽車家園的時機選擇得很好,現在也沒有完全失去希望。」

「但……」

「澳美實業並無意收購汽車家園,只要它的股份無法轉讓給平洋信任,我們的收購戰還是能夠成功的。管理層同意轉讓手裡的部分股權,至少我們能夠和澳美實業分庭抗禮。」向雪並沒有那麼悲觀。

「可是商業部那邊的消息,好像並不是很樂觀。」何歡苦笑。

「現在還沒有蓋棺定論,我們先失了銳氣丟了士氣,那才真的失敗了呢!我們不僅要給自己信心,還要給汽車家園的管理層喜起鬥志。如果他們中間產生猶豫的心理,把自己手裡的股份出售給平洋集團,那我們才是真的大敗虧輸。」向雪很沉穩地說,「我們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繼續增持汽車家園的股份。」

「好,我一定儘力而為。」何歡咬了咬牙說,「如果真的不成功,我願意引咎辭職。」

「不用這麼嚴肅,誰也無法保證投資就能百分百地成功。併購是所有戰略中最容易失敗的,而且往往是戲劇性的。即使在專家們看來,併購也是所有戰略中最難的。所以,即使併購失敗,也不是你的錯誤。」

「是啊,何歡,你也不用有太大的思想負擔。」鄧迪插嘴,「從當時的報告來看,我們也覺得併購汽車家園的可能性很大。」

王子丹也說:「雖然我當時很不服氣你拿下這個項目,而我的項目卻被向總駁回了。但是平心而論,你的項目當時來看,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我對向總的決策心服口服。事實上,向總的決策也是正確的,不然我們第一季度的利潤就得打水漂。」

他看向向雪的目光,充滿了折服。

向雪大汗,說服王子丹的那一二三四五……條理由,都是衛哲東教她的。說起來層次清晰,邏輯性也很強,她哪有這水平啊?就算要歸納出這麼幾條,恐怕需要好幾個晚上的用功,絕對不會像衛哲東那樣信手拈來。

這就是差距啊!

向雪有點失神地想著,毛赫爾和衛哲,都是在併購領域從無敗績的人,儘管衛哲東自己也承認沒有常勝將軍,可是至少迄今為止,他還是常勝將軍。

在下屬面前,向雪表現出了平靜和樂觀。可是回到家裡,面對衛哲東的時候,她就完全撕掉了這一層偽裝。

「你覺得我們能夠打贏汽車家園這一仗嗎?現在看起來情況不太妙啊!《反壟斷法》好像並不適用於這個案例,我們的收購也遭到了挫折,最近沒有什麼進展。」她憂心忡忡地說。

「別自亂陣腳,商務部那邊也有意見分歧,因為這個案子在可與不可之間,不管怎麼裁量都有充分的理由。」衛哲東安慰。

「那我們現在只能寄希望於商務部了。」向雪有點忐忑,「這種自己無法掌控的感覺,真的很不踏實。我在想,是不是我在公司還不夠強勢呢?毛赫爾最看重自己擁有的自由裁量權和授權,他在很長的時間裡同時擔任公司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大權在握。」

「其實你現在也差不多是這樣的角色。」

「可是我不是個強勢的人啊,否則汽車家園這個項目根本就不會上,當時我因為資金的問題,不想再啟動新的併購案的。」向雪嘆了口氣。

「每個領導人的風格都不同,甚至在德國,根本不會允許一個人同時擔任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可見這種獨斷專行的風格並不適用於大多數企業。」

「也許吧……」

「毛赫爾有強勢的資本,他自然的權威就已經足夠,甚至並不需要用職位和地位來固化。他有正確的企業管理和深厚的業務知識,使企業獲得持續的成功。他任職期間,雀巢的發展大家都有目共睹。對於這樣一位力挽狂瀾的領導人,別人怎麼會不尊重不信服他?」

「就如同你在衛氏一樣。」向雪介面。

「不,差得有點遠,我在衛氏還會受到種種掣肘。」衛哲東搖頭,「雖然很多時候,我看似很強勢地通過某條提案,但其實在私下裡需要做很多工作。」

「所以,你不滿足於在衛氏的地位,需要自己創建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集團?」向雪有些瞭然。

「也不全是這個原因,繼續走下去,我在衛氏依然可以獲得這種一言九鼎的地位。不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和自己登山的感覺,是不一樣的。」衛哲東好笑地說,「就像你不允許我幫助你拿回趙氏,寧可壓縮自己的睡眠時間,也要親手完成這件事一樣。有時候,我們的執念,或許正是我們成功的原因。」

向雪悵然:「我現在才剛剛起步,遠遠談不上成功呢!」

衛哲東親熱地摟住她,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個吻。在向雪提出抗議之前,就已經笑著離開了。

向雪有點沒好氣地撫過自己的唇瓣,這個男人偷香竊玉的癮頭,好像越來越大了。明明他們在說著最嚴肅的話題,他還是有本事撩撥一下她。

「你看涵嬸到現在還不同意留宿在衛家呢,我是不是太輕浮了點?」向雪瞪視著他,有點苦惱地問。

「他們現在還沒有定名份呢!我們是什麼情況?有證書的!」

「可是別人不知道啊,也許在老一輩的人看起來,我有點……」

衛哲東啼笑皆非:「雪兒,你現在才來擔心這個問題會不會嫌太晚了?就算你現在搬出去,也於事無補了。再說了,這都什麼年代了?你可是新時代的女性,汪女士是上一輩的人,思想傳統守舊。所以,你呀,就認命吧!」

「啊!」向雪被撲上來的衛哲東嚇了一跳,但最後好像依然只能認命地和他一起滾倒在柔軟的床鋪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