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妻凌人 散文詩詞

盛妻凌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驟生變故

作者:小豬懶洋洋

本章內容簡介:氣分明是肯定的陳述句,毫不含糊。 「是。」向雪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硬著頭皮回答,「他讓我告訴您,美國的股票……」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應急預案已經啟動。我這裡早有準備,不會措手不及,...

向雪破天荒地在十點之前就上了床,這是近幾年來的第一次。哪怕感冒發燒的時候,她都會堅持打完工看完書,熬也要勉強熬到十一點才入睡。縱然複習的效果乏善可陳,畢竟還是能讓心理安慰一下,表示自己沒有蹉跎歲月。

頭髮被吹得很乾,帶著吹風機的溫暖,讓她覺得整個人都彷彿沐浴在一種溫暖的情感里,不想自拔。

半躺在他的懷裡,仰起頭,是他在夜燈的光影里看得不那麼分明的臉。也許是因為光線的關係,從她的角度看出去,他像是整個人都被溫柔包圍著似的。

溫柔?她被自己的感覺嚇了一跳。衛少=溫柔。這個等式,恐怕用再多的步驟,也無法證明得了。

冷酷、無情,是商場上的對手給出的評語。冷漠、無情,是被打壓的衛氏族人的觀感。總之,極少傳出誹聞的衛少,彷彿就是無情的代名詞。

可是他含笑的眸子,分明如海水般溫潤,這微笑溫柔如春風,讓她看到了原野上星星點點的小花。

下巴抵在他的肩窩,耳畔就是他溫暖的呼吸。她滿足地勾起了唇,殊不知這樣的她,在衛哲東的眼裡,又何嘗不是溫暖多情?

男人的世界向來比女人更寬廣,所以對於大多數的男人來說,愛情不過是生命中的點綴品。比如胡椒,放了固然能夠刺激一下味蕾,不放也無傷大雅。可是對於女人來說,很多時候,世界小到只能容得上愛情。比如做菜時的鹽,如果忘了放它,就會覺得整盤菜無滋無味。

而陷入愛情的女人,在男人的眼裡便是頂頂可愛的。那是對他的認可,對他的最高禮讚。

衛哲東隱約從向雪的眼睛里看到了情意,這一刻的心情簡直像是吃了人蔘果,美得將要找不著北。

「鈴鈴鈴……」手機鈴聲突然變得十分刺耳,衛哲東恨恨地瞪著放在床頭柜上的電子產品,有些痛恨它的便捷。

「接吧1向雪看他猶豫,忍不住提醒。

「深更半夜也不讓人好過1衛哲東惱怒地抱怨。

「大概有什麼急事,反正我們也沒有睡著呢1向雪安慰。

其實衛哲東也知道必然是有急事,否則被自己認可的特助,也不至於會在這個點兒打擾自己。

「什麼事?」他開門見山地問。

「衛少,我們在美國控股的股票忽然大幅跳水,一路下瀉,要不要採取托盤措施?現在那邊正在等衛少的通知,已經作好了準備。」

唔,雖然有點不解風情,工作能力倒還行。

衛哲東猶豫了一下:「不用,你們密切關注。」

「是。」

那邊很乾脆利落地收了線,他也知道衛哲東連夜飛往蓉城,自然不希望自己打擾。可是情況緊急,他不得不彙報啊!

放下手機,衛哲東的眉頭皺了起來。

「雪兒,恐怕今天想陪你早一點睡,都睡不成了,我得關注道?瓊斯股指的走勢。」他嘆了口氣,有點抱歉似地撫著她的頭髮,「你先睡好嗎?」

「沒關係,現在反正還早,你看股票,我看書。」向雪雖然有點失望,不過還是故作輕鬆地說,「要不然我還得--

焦心複習進度呢,這樣正好兩不誤。」

心裡不免歉疚,如果自己早去京城,哪用得著衛哲東大老遠飛來蓉城?更不用等到特助通知,才發現股票市場的異常。

「好。」衛哲東也不和她客氣,「如果你現在不聽課的話,電腦借我用一下。今天我走得匆忙,沒帶筆記本。」

「我不聽課,做習題而已,用不著電腦。」向雪急忙表示,殷勤地替他開機。

心裡卻明白了,恐怕是衛哲東在百忙之中,勉強抽了一點時間出來,才會連筆記本都顧不上收拾。

心裡暖得像是回到了三伏天,皮膚也彷彿可以熱得透出水汽來。

這個男人……

她忍不住向他貼近,主動用手環住他的腰,小心翼翼。

牆邊因為剛開的床頭燈,投下了兩個模糊的影子,一個相擁的輪廓,讓衛哲東的心驀地柔軟起來。

一時成敗算得了什麼?縱然他一無所有,至少還有身邊的這個女人。況且,他雖然還沒有作好萬全的準備,但誰敢說什麼準備都萬無一失?

向雪把臉靠向他的背部:「是不是四叔下的手?打壓你的股票,轉移你的注意力?」

「一定是。」衛哲東很冷靜地回答,「六叔早就料到他會有一手,只是我們的預計他會晚一些才發動,沒想到他這麼能夠當機立斷。」

「那要不要通知六叔?我幫你打電話?」向雪心裡憂慮,很想替他分擔一些什麼。

「好。」衛哲東也不和他客氣,拿起手機迅速地撥號,連下了幾條指令。

向雪剛撥通電話,衛效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東子是不是在你身邊。」

雖然用的是問句的句式,可是語氣分明是肯定的陳述句,毫不含糊。

「是。」向雪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硬著頭皮回答,「他讓我告訴您,美國的股票……」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應急預案已經啟動。我這裡早有準備,不會措手不及,讓他放心。」衛效理的聲音很沉穩,讓向雪安心不少。

向雪轉告了衛效理的話,衛哲東的臉色明顯輕鬆了不少:「四叔出手果然快狠准,不過六叔如今也不是當年的六叔了。」

以前的衛效理就是太顧念親情,所以很多時候會無法決斷,以至錯失先機。要知道,古來慈不掌兵,是有點道理的。

「如果你還留在京城就好了。」向雪很懊惱,小心地握住他的手。

「所以啊,你儘快去京城吧,免得我一得空就往這裡跑,讓人鑽了空子。」衛哲東開玩笑地說。

向雪沮喪地點頭:「我儘快完成這個項目。」

「事情並沒有糟糕到不可控制,如果我沒有離京,恐怕衛老四還不會這麼快就發動。別忘了,我這裡準備不足,他那裡準備更加不足。所以兩相比較,我還是佔優勢的。」

是嗎?向雪狐疑地看著他,不過衛哲東從來不是個情緒外露的人,所以她完全看不出他的真假來。

他是怕自己內疚,所以故意安慰自己吧?這樣一想,向雪免不了更自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