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一十四章 敵對

作者:糰子花花  |  更新時間:2019-01-12 14:49  |  字數:2303字

「你亂說什麼話,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再提那些事情,而且,什麼陳國的第一張公主,她現在不過是一個庶民而已,有什麼本事?」

她對陳佑怡恨得咬牙切齒,「不是幫著皇徵集了糧草嗎?這種事情有錢都能辦得到,雖然現在秦子恆恢復了威猛大將軍的官位,可當初被罷免全都是她的責任,她有什麼資格跟我?除了身為嫡長公主這一個尊榮之外,哪一點我強了?更何況,現在她哪一點得我?」

樂樂說了這些還是氣不過,伸手朝丫鬟打了過去,一巴掌兩巴掌,丫鬟的臉被打得腫脹起來,可依然不敢說話,只是跪在那裡哭。手機端..

「你跟她一樣,是個賤人,哪壺不開提哪壺,整天在我身邊伺候,連我的心思都摸不透,你怎麼能蠢到這種地步?不要你有什麼用?」

樂樂越說越氣,打得越來越凶,哭喊聲驚擾了外面路過的樂懷,他從外走進來,看到樂樂的樣子,也緊緊皺起眉頭,「妹妹,你這是做什麼,大白天的幹嘛打一個丫鬟?她犯什麼錯了嗎?」

「還不是說一些不該說的話,也不知道誰是她的主子,隨便張口說,陳國的嫡長公主?那你怎麼不去伺候她?」

丫鬟跪在地,一個勁的求饒,「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錯了我絕對不會向著那個陳佑怡的,我是您的人,生死都要為您辦事。」

「這還像句人話,否則我真是白養活你了,給我滾出去。」樂樂怒喊一聲,那丫鬟趕緊站了起來,嚇得跑了出去。

樂懷聽了她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原來又是為了這些事情生氣呀,這有什麼可生氣的,不是一個陳佑怡,我們想辦法對付她不行了嘛。」

樂樂假裝喝毒藥不嫁給高通的事情,除了身邊幾個貼身的丫鬟知道之外,樂懷也是參與人之一,所以在他的面前樂樂也不掩飾,她氣呼呼的坐下來,朝自己的哥哥瞥了一眼,「你來這裡做什麼?」

聽樂樂的語氣有些不太對,樂懷不想招惹她,直言說道,「今天來這兒,還真是有個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兒?」

「我有一個認識的人,從外地到京城來投奔我,本來我不想收容他的,因為這個人做事心狠手辣,為了錢什麼都敢做,但我轉念想了想,說不定他能幫我們什麼忙。」

樂樂對這些事情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她心裡想著的,是怎麼把自己趕緊嫁出去,「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身邊的狐朋狗友還少嗎,多一個也不多。」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哥哥呢?我今天來這裡,可全都是為了你。」

樂樂輕笑一聲,轉身又準備躺到床去但被樂懷攔住,「我想讓這個人去對付陳佑怡,你覺得如何?」

本來對這個人沒有興趣的,樂樂一聽說要對付陳佑怡,身體立馬怔住,急忙問道,「要如何對付她?」

「現在還沒有想到呢,不過最近這段時間我已經基本調查清楚陳佑怡現在所做的事了,你可能做夢都想不到,這個陳佑怡的家底到底有多強大,而且她在外面還有很多生意。」

陳佑怡是做生意的,這一點樂樂也明白,但具體陳佑怡的生意做到了多大,她還真是不清楚。

「這個我知道啊,再說了,她那點本事,能做到什麼地步?」

「做到你遠遠都想不到的地步,你知道次皇徵集糧草的數目是多少嗎?」

「我對這些不感興趣,你也別跟我在這裡繞彎子直接說,我不管陳佑怡現在有多強大有多有錢,只要你想對付他,我跟你聯手。」樂樂恨得咬牙切齒,她對陳佑怡的恨已經到了骨子裡。

「既然你沒有興趣,那我不跟你說這些了,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陳佑怡的錢,已經超過了我們家。」

此話一出,樂樂立馬瞪圓了眼睛,說話都有些結巴了,「這不可能,我們家……」

樂懷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壓低了聲音說,「相信我,陳佑怡做事非常低調,她身擁有的財富,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說實話,當調查清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也不敢相信,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過了,她的確很有錢。」

「怎麼可能呢?」樂樂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才短短的兩年多的時間,她怎麼可能這麼有錢了呢?她曾經是陳國的公主,在宮過得無憂無慮的,哪兒學來的做生意的本事?難道是背後有什麼高人指點?」

「具體是不是有高人指點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是她真的非常有錢,這一點我不騙你,所以陳佑怡這個人不容小覷,而且我在調查當還發現了一件蹊蹺的事。」樂懷眯了眯眼睛,拉著妹妹坐了下來。

「什麼事?」

「那是,這個陳佑怡,和曾經我們認識的那個陳佑怡有些不同。」

樂樂還以為是因為什麼事情呢,其實陳佑怡的變化她也感覺到了,的確不像曾經自己認識的那個陳國長公主。

但畢竟她是被貶為庶民的,在外面又生活了一段時間,而且從一個胖的跟豬一樣的人,現在變得那麼苗條又那麼漂亮,自然是不一樣的。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她當然不一樣了,曾經的陳佑怡多胖啊,而且又非常蠢笨,只知道吃喝玩,甚至還想著要養面首,這種事情,是一個長公主能做得出來的嗎?」

「對呀,我要說的也正是此事,你好好想一想,雖然陳佑怡從一個胖子變成了一個瘦子,但是性格面應該不會有什麼變化,可是她現在變的完全不像原來的陳佑怡了,難道你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嗎?」

樂樂表情一頓,看向自己的哥哥,兄妹二人相互對視一眼,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似的,樂樂追問,「哥,你說的意思是……」

「現在這個陳佑怡,並不是陳國的嫡長公主,而是另外一個人。」

「怎麼會呢,樣子是長得一模一樣的,雖然變瘦了,但能看得出來。」

「我知道,這個世界長得像的人多了去了。」樂懷依然眯著眼睛,他這些話也提醒樂樂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