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劍賦 網遊動漫

藏劍賦 第一百四十二章 玄晶 (十二)

作者:淺陌芳華

本章內容簡介:盪起無數水花,洪六被這隨意卻有簡單的一招拍的措手不及。馬天賜看似在剛才的進攻中隨意實際上也是十分吃力的,洪家武學絕非浪得虛名,漫天的掌影幾乎不可破。 「南乞洛家,莫非那個洛神是個女子?」夜長生...

「什麼1洪興瞳孔縮小一臉的難以置信,幾百年來他們洪家之所以力壓洛家便在於起手之上,雖說洛家無數次修改功法在防禦上大有進步,故而放才洪興略輸半招並不驚訝,而他只需要找到一個機會那麼對方便會連防守之力也全無。

「這不可能1隻見馬天賜在對方閃電般退走後踏出了一步,正是這一步招式以成,抬手成式便意為著他們洪家在無力壓洛家的資本。

「洪六,很驚訝對不對,哈哈哈哈哈,不妨告訴你我洛神一脈叢此之後不輸於洪家。哼,你們洪家打狗棍法還是降龍十八掌不都是勝在起手之上讓人成不了招么?向你們這種頑固守本的蠻子又怎知,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們向來只將功法傳洪姓弟子,那又如何?現在論勢力南洛佔據了九成。哼,可是為何你們仗著以武壓人生生分割出了南北,每一次幫主大選拿一次不是你們洪家如說了算?我大哥當年說過若是幫主真的是大家選出來的,也不至於有楓華谷一戰帶著丐幫七成弟子去送死。」

「夠了1洪興緩緩挺直了腰桿說道:「大哥雖然做事魯莽,卻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當年之事我也無法為大哥說些什麼,可是我知道他絕不是你們口中說的蠢人。馬天賜既然你都已經暴露出了底牌就是沒想過讓我活著離開這的,與其說那麼多廢話不如痛痛快快戰一場,我洪興也很想知道短短几十年再一次蛻變的桃花決會有怎麼樣的光彩。」

馬天賜收回了右腳挺直了腰桿,同馬天賜出來的二人識相的退到一旁觀戰,葉長生倒是看的清楚,這二人似乎積怨以深,索性下方臭哄哄的到不如就這樣看二人決鬥。

「拿酒來1一聲豪邁之極的聲音回蕩在這個空間,只見馬天賜手中飛來一酒壺,一口飲凈壺中桃花釀,微醉之中見清明。

「我沒有你的桃花釀,不過我有徽州產的黃酒,相比於那些盛名在外的名酒,這普普通通的黃酒才是我最愛。」洪興拔開那個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酒葫蘆,不同於馬天賜一般他更像是一個文人品酒,細細輕嘬一口便心滿意足。那個早就被磨得錚亮的木塞被其小心翼翼的塞了回去,似乎他曉得多用點力氣,這個刻著福的葫蘆就會破碎再也無法使用。

「你死了,每年這個時候我會在你的墳前埋下一罈子桃花釀。我死了你可以到桃花島上拿我換一壺嘗嘗,當年我第一次如桃花島喝的便是桃花釀,所以我喜歡。」

二人同時踏出一步頓時氣勢蔓延,一品高手不同於二品出招便是出手,所為以勢壓人就必先成勢。故而一品高手交鋒往往起手只是為了成勢,唯獨丐幫的洪家兩部功法皆能起手成勢,故而江湖上丐幫才有一席之地,只因和這樣無賴打實在是難以出手,對方不會給人成勢的機會。

一步桃花開,一步便成龍。洪興手中青竹猶如一條青龍,每過一處便是碎石亂飛,然而馬天賜腳下梅花蔓延,其花瓣落處雖未能見碎石亂飛的場景,可細細看那痕必然知曉石內以碎只是便面完好而已。

「啪」洪興手中青竹再也承受不住梅花輕拂,華為無數粉末瀰漫開來的青竹,亂了視野也亂了心。洪心結結實實的挨了桃花一下,好在這只是一下,若是五下那麼次戰勝負已分。

「吼1隻見一條長龍飛出,洪六所用正是那盛名以後的掌法,如今一掌遞出盡然讓人肉眼可見,那碎末包裹著的長龍直另一頭的馬天賜。這一掌來的巧也來的急,鵲絲毫沒有讓威力下降絲毫反而提升許多,降龍十八掌的奧妙便在於這樣突然,故而一招遞出敵人防不勝防。

「十八拍?」武欣一臉凝重,馬天賜看似對氣龍輕拂,如女子扶琴婀娜多姿好不艷麗。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世間少有能禁得起這十八拍的,只因傳聞中落神十八拍下,哪怕是泰山也要被其拍下一截。當然能夠拍矮泰山是不可能的,著都是江湖人以訛傳訛罷了。

這十八拍原型乃是從降龍十八掌中演化而來,只是一個剛猛霸道一個陰柔委婉如同兩個極端。這十八拍並沒有多大的威力,可這十八拍卻能卸龍船之力止於江心如鏡湖小舟。當年十八拍一舉問世便在於長江之上一個叫花子用了六掌拍停巨船,而此人便是洛神。

一掌扶下氣龍頓時萎靡不振,緊接著一扶龍頓時少去了一半,三拂之下氣勢洶洶的長龍頓時灰飛煙滅。還未等馬天賜收回那停頓在半空的手掌,洪興以至,如潰堤江水攜滔天巨浪而行,此時的洪興--

便如那水龍化身欲要擊碎身前那不自量力的桃花。

歲月無情,盛開的桃花總會凋零,伴隨那來至山間的風瓣瓣飄落。就如一朵落如溪水中的花兒,會被無情的沖開支離破碎,也有那堅強的依舊漂浮在水面之上,隨著那東去的河流遠去。馬天賜的身形就想那化作桃花,化作小舟漂浮其上,無論洪六的水勢如何狂暴,而他只是隨波逐流罷了。

如同女子彎腰去看那水中倒映,絲毫覺得丑了,憤怒的拍向水面激蕩起無數水花,洪六被這隨意卻有簡單的一招拍的措手不及。馬天賜看似在剛才的進攻中隨意實際上也是十分吃力的,洪家武學絕非浪得虛名,漫天的掌影幾乎不可破。

「南乞洛家,莫非那個洛神是個女子?」夜長生對馬天賜剛才的表現看出來,對方使用的招式皆是柔弱不堪卻又步步殺機,若是一個男子是絕不可能創出此種功法,更何況桃花決乃是從最為剛猛不過的降龍十八掌蛻變而成的。

武欣搖了搖頭有些神往的說道:「洛家是一個與其餘眾家族不同的存在,說不出是鶴立雞群還是雞立鶴群,總之洛家傳承到現在已經沒有幾個姓洛的,不過他們都會說自己是洛家人。桃花決不是一個創出的,它是經過無數人之手才有了現在的桃花決,當年洛神六拍定龍船以有無數個向洛神那般驚才絕艷之人修改過,而這其中有一半是女子。當年女子不被世人重視故而才有了桃花決,這是一部有一半是女子所創的頂級功法,它證明了女子可以像男子一般,而且它的存在還會繼續證明,女子不輸於男子。」

「噢,原來是這樣。」也長生不由得在心裡對著洛家高看一眼,只是下方二人的戰鬥進入到如火如荼的階段容不得他分神,以往他見過一次一品宗師的戰鬥之是那時什麼門道也沒看出來,先如今兩個一品高手在生死斗對於他而言益處多多。

忽然洪興被馬天賜不計代價的連拍三掌,頓時洪興便到飛撞向石壁,拼著受傷換來的成果讓馬天賜精神大振。打斷了洪興的壓制馬天賜的氣勢陡然一變,原本那嬌弱的梅花變成了一柄出鞘的寶劍。馬天賜腳步極為富有韻律短短十餘步走完,那洪興竟然還未從石壁之上落下。

「他贏了。」武欣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夜長生輕聲嗯?了一聲表示不解。武欣將下巴擱在葉長生的肩膀之上說道:「洪家的霸道不是王霸之氣,也不是厚重又或者威勢。它的霸道在於不會給人出手的機會,一旦它的敵人有了出手的機會,除非那老的學了所有的降龍十八掌,否則是再無翻盤的可能。桃花決剛柔並濟其中十八拍更是破去世間九成以力成勢的招式,想來洪家從來沒有想過那個被他們打壓了千年的洛家先如今以在他們前有了。」

武欣才剛剛說完便聽下方爆發出一陣快意的狂笑,飛塵中可見馬天賜仰天大笑,似乎他了解了心裡多年的積怨。只是下一刻便見馬天賜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這口血霧將他和那個已經看不出人形的軀體籠罩在其中。

「哎何苦呢。」武欣悠悠的說了這麼一句,葉長生也知是為何,二人生死斗時候的結局雖說是馬天賜贏了,可是他硬承受了一掌,他能活下來已經是大幸,此後的馬天賜極有可能在武道之上寸步不前,不過這也只是可能罷了。若是馬天賜能夠得高人相助又或者入得醫神谷將體內被打散的靜脈修復好,那麼馬天賜不僅境界不會下落還會因此一戰受益良多魚躍龍門的可能也不是沒有。

葉長生起身向下方走去,他此來的目的是要入天府。走道平台之上葉長生不禁多看了那馬天賜一眼,同時馬天賜的目光也在自己的身上,雖說他心裡有些不喜可是對方是前輩不好將情緒表露在臉上這是最起碼的修養。葉長生將目光收回並沒有打招呼的意思,他的步伐很快就要到那數千個洞口之前時。

「這些洞口不是通往天府的道路,你往回走在階梯末尾之處有一休息處,那兒的桌子下有一向下的入口,你要找的天府就在那下面。」葉長生猛然回頭看向馬天賜,他能確定剛才在他耳邊傳音之人正是馬天賜,然而馬天賜只是盤坐於地四周乃是他的下屬在為其護法。葉長生將頭扭了回來隨意找了個洞口便進入其中,走了沒多久葉長生壓低聲音說道;

「恐怕這一次我們凶多吉少了。」

武欣表示不解,然而剛才葉長生猛然轉頭的動作她是看的清楚的,故而她明白葉長生定然是知道了什麼故而才會說這樣一番話。武欣想也沒想的說道:「那樣也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