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二章 玄晶 (十二)

作者:淺陌芳華  |  更新時間:2018-10-10 02:56  |  字數:3408字

「什麼!」洪興瞳孔縮小一臉的難以置信,幾百年來他們洪家之所以力壓洛家便在於起手之上,雖說洛家無數次修改功法在防禦上大有進步,故而放才洪興略輸半招並不驚訝,而他只需要找到一個機會那麼對方便會連防守之力也全無。

「這不可能!」只見馬天賜在對方閃電般退走後踏出了一步,正是這一步招式以成,抬手成式便意為著他們洪家在無力壓洛家的資本。

「洪六,很驚訝對不對,哈哈哈哈哈,不妨告訴你我洛神一脈叢此之後不輸於洪家。哼,你們洪家打狗棍法還是降龍十八掌不都是勝在起手之上讓人成不了招么?向你們這種頑固守本的蠻子又怎知,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們向來只將功法傳洪姓弟子,那又如何?現在論勢力南洛佔據了九成。哼,可是為何你們仗著以武壓人生生分割出了南北,每一次幫主大選拿一次不是你們洪家如說了算?我大哥當年說過若是幫主真的是大家選出來的,也不至於有楓華谷一戰帶著丐幫七成弟子去送死。」

「夠了!」洪興緩緩挺直了腰桿說道:「大哥雖然做事魯莽,卻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當年之事我也無法為大哥說些什麼,可是我知道他絕不是你們口中說的蠢人。馬天賜既然你都已經暴露出了底牌就是沒想過讓我活著離開這的,與其說那麼多廢話不如痛痛快快戰一場,我洪興也很想知道短短几十年再一次蛻變的桃花決會有怎麼樣的光彩。」

馬天賜收回了右腳挺直了腰桿,同馬天賜出來的二人識相的退到一旁觀戰,葉長生倒是看的清楚,這二人似乎積怨以深,索性下方臭哄哄的到不如就這樣看二人決鬥。

「拿酒來!」一聲豪邁之極的聲音回蕩在這個空間,只見馬天賜手中飛來一酒壺,一口飲凈壺中桃花釀,微醉之中見清明。

「我沒有你的桃花釀,不過我有徽州產的黃酒,相比於那些盛名在外的名酒,這普普通通的黃酒才是我最愛。」洪興拔開那個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酒葫蘆,不同於馬天賜一般他更像是一個文人品酒,細細輕嘬一口便心滿意足。那個早就被磨得錚亮的木塞被其小心翼翼的塞了回去,似乎他曉得多用點力氣,這個刻著福的葫蘆就會破碎再也無法使用。

「你死了,每年這個時候我會在你的墳前埋下一罈子桃花釀。我死了你可以到桃花島上拿我換一壺嘗嘗,當年我第一次如桃花島喝的便是桃花釀,所以我喜歡。」

二人同時踏出一步頓時氣勢蔓延,一品高手不同於二品出招便是出手,所為以勢壓人就必先成勢。故而一品高手交鋒往往起手只是為了成勢,唯獨丐幫的洪家兩部功法皆能起手成勢,故而江湖上丐幫才有一席之地,只因和這樣無賴打實在是難以出手,對方不會給人成勢的機會。

一步桃花開,一步便成龍。洪興手中青竹猶如一條青龍,每過一處便是碎石亂飛,然而馬天賜腳下梅花蔓延,其花瓣落處雖未能見碎石亂飛的場景,可細細看那痕迹必然知曉石內以碎只是便面完好而已。

「啪~」洪興手中青竹再也承受不住梅花輕拂,華為無數粉末瀰漫開來的青竹,亂了視野也亂了心。洪心結結實實的挨了桃花一下,好在這只是一下,若是五下那麼次戰勝負已分。

「吼!」只見一條長龍飛出,洪六所用正是那盛名以後的掌法,如今一掌遞出盡然讓人肉眼可見,那碎末包裹著的長龍直另一頭的馬天賜。這一掌來的巧也來的急,鵲絲毫沒有讓威力下降絲毫反而提升許多,降龍十八掌的奧妙便在於這樣突然,故而一招遞出敵人防不勝防。

「十八拍?」武欣一臉凝重,馬天賜看似對氣龍輕拂,如女子扶琴婀娜多姿好不艷麗。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世間少有能禁得起這十八拍的,只因傳聞中落神十八拍下,哪怕是泰山也要被其拍下一截。當然能夠拍矮泰山是不可能的,著都是江湖人以訛傳訛罷了。

這十八拍原型乃是從降龍十八掌中演化而來,只是一個剛猛霸道一個陰柔委婉如同兩個極端。這十八拍並沒有多大的威力,可這十八拍卻能卸龍船之力止於江心如鏡湖小舟。當年十八拍一舉問世便在於長江之上一個叫花子用了六掌拍停巨船,而此人便是洛神。

一掌扶下氣龍頓時萎靡不振,緊接著一扶龍頓時少去了一半,三拂之下氣勢洶洶的長龍頓時灰飛煙滅。還未等馬天賜收回那停頓在半空的手掌,洪興以至,如潰堤江水攜滔天巨浪而行,此時的洪興--

便如那水龍化身欲要擊碎身前那不自量力的桃花。

歲月無情,盛開的桃花總會凋零,伴隨那來至山間的風瓣瓣飄落。就如一朵落如溪水中的花兒,會被無情的沖開支離破碎,也有那堅強的依舊漂浮在水面之上,隨著那東去的河流遠去。馬天賜的身形就想那化作桃花,化作小舟漂浮其上,無論洪六的水勢如何狂暴,而他只是隨波逐流罷了。

如同女子彎腰去看那水中倒映,絲毫覺得丑了,憤怒的拍向水面激蕩起無數水花,洪六被這隨意卻有簡單的一招拍的措手不及。馬天賜看似在剛才的進攻中隨意實際上也是十分吃力的,洪家武學絕非浪得虛名,漫天的掌影幾乎不可破。

「南乞洛家,莫非那個洛神是個女子?」夜長生對馬天賜剛才的表現看出來,對方使用的招式皆是柔弱不堪卻又步步殺機,若是一個男子是絕不可能創出此種功法,更何況桃花決乃是從最為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