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0.人口掠奪

作者:驛路羈旅  |  更新時間:今天13:50更新  |  字數:4276字

「呀」

「嘿」

「哈」

在終於放晴的北疆大地上,年輕人巴尼滿頭是汗的「訓練」著,他雙手握著一把沉重的訓練用劍,在他眼前,擺放著一個木製的靶子。

這13歲的男孩異常認真,他時不時發出一聲稚嫩的戰吼,將手中的長劍看向眼前的標靶,在他兇狠的雙眼中,眼前這靶子就像是一頭活著的惡魔,就像是在那暴雨中,殺死了自己兄長的惡魔。

「砰、砰」

訓練用劍砍中標靶發出的低沉撞擊聲讓來往的人都有些好奇,一些吃飽了在空地上打鬧的孩子也趴在巴尼旁邊,看著這個大哥哥練習武技。

這本該是非常溫馨的一幕,前提是你忽略掉這個大營地周圍巡邏的那些亡靈步兵的話...是的,這是個戰俘營,準確的說,是黯刃前線的狂暴者戰團用來安置人類平民的後方營地,這營地里不但生活著人類,還有一些在惡魔的襲擊中失去了家園的矮人以及侏儒,還有少量的高等精靈平民。

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從狂暴者戰團在剿滅惡魔的時候,從戰場附近收容來的難民,就比如年輕小子巴尼,在那個暴雨的戰場上,如果不是「打獵」歸來的薩魯法爾領主注意到了突然出現的惡魔,恐怕那一天的人類平民,會被狂暴的惡魔們砍殺殆盡。

如今的北疆大地早已經不安全了,惡魔小隊滲透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再加上黯刃的圍剿,人類帝國的最後掙扎,很快,這裡就會再次爆發一場大戰。

而像是巴尼所在的難民營,在從吉爾尼斯到阿拉希高地一線,還有好幾個,這些在亡靈的庇護下,躲過了惡魔之災的人類難民的數量非常可觀,在長達數周的清繳之後,各個難民營都已經達到了飽和的狀態,各個戰團已經準備好進行下一步的戰爭了,但在那之前,這些被保護的難民,就必須先被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嘩嘩嘩」

剛吃過不算豐盛,但足夠填飽肚子的午餐之後,尖銳的哨聲就在營地的各個區域中響起,聽到哨聲,那些已經在難民營里住了大半個月的傢伙們立刻條件發射似得衝出自己的房間,而那些剛剛被送過來的傢伙反應慢了一些,他們有些茫然,但很快就在亡靈步兵無聲的注視中,快步的衝到了營地的廣場上。

人群熙熙攘攘的站在陽光下,他們只是一群失去了家鄉的平民,所以別指望他們有多麼強大的紀律本能,在人多之後,這裡就變得嘈雜了起來,但周圍那些全副武裝的亡靈步兵也不去管他們。

而數分鐘之後,一些穿著古怪制服的人類,就在亡靈步兵們的護送下,出現在了營地的各個區域之中,這些人的出現,讓那些難民之中爆發出了一陣細碎的討論聲,封建統治下的鄉下小民們多少有些愚昧,他們不善於公開表達意見,但他們的眼睛最少不瞎。

他們能輕易的分辨出亡靈和活人的區別,這些被亡靈們護送的,穿著古怪制服的傢伙們,可都是貨真價實的人類,而且這些傢伙臉上的光芒和表情,那種自信以及公事公辦的氣質,也彷彿是某種標誌一樣,在告訴這些難民們,來的都是一幫體面人。

嗯,沒準是南邊的貴族老爺們。

巴尼小子背著自己的訓練用劍,也站在自己的同胞們身邊,他站在最前方,好奇的看著眼前不遠處那個英姿颯爽的年輕女人,她看上去剛成年的樣子,穿著軍服一樣的褶皺裙,戴著一頂偏向一邊的帽子,肩膀上還有代表身份的肩章。

這個姑娘很漂亮。

但當她的目光掃過眼前的人群的時候,巴尼背後,那些低聲討論的聲音都在這一刻收斂了起來,因為這姑娘的目光很嚴厲,像極了那些總是騎在馬上的老爺們。

「咳咳,自我介紹一下。」

這姑娘的眼神在巴尼小子身上停留了一下,但很快就抬高,看著微微有些騷動的人群,她朗聲說到:

「我是來自迪菲亞聯邦區,西部荒野衛戍軍團的安玻.吉爾妮參謀,以西部荒野人民議會的名義,以及聯邦最高議會賦予我的神聖權利,我在此向諸位宣布,你們將被允許在7天之內,前往迪菲亞聯邦區的西部荒野,將按照個人的登記信息,被賦予新的土地、工作以及臨時公民權。」

這非常正式的官方宣言,對於眼前這些大字都不識的難民們就如同天書一般,看著他們獃滯而又茫然的雙眼,年輕的吉爾妮參謀感覺到很尷尬,不過還好,這個難民營這一區段的負責人,又用通俗易懂的話給難民們解釋了一遍。

「聽著,你們這些蠢貨們!南疆的老爺們發了善心,要給你們在南疆分配新的土地來耕種,手藝人們在登記的時候表明身份,可以被安排到南疆的作坊里幫工,只要在那裡本分的生活3年,你們所耕種的土地就會屬於你們自己,沒人再能搶走啦。」

這一席話立刻讓難民們內部就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一樣,他們彼此議論紛紛,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更多的人,則不想就這麼離開自己居住了十幾年甚至一輩子的家,但沒有人傻到在這時候跳出來反對,因為周圍那些冷漠的亡靈步兵們,正在看著他們。

只需要一個命令,這些缺乏感情的亡靈就會走上前暴揍他們。

但人的情緒是無法控制的,很快,第一個人就哭了起來,那是個在惡魔入侵的時候,失去了丈夫的農婦,她抱著兩個孩子默默的抽泣著,這種悲傷的感情很快傳染到了其他人身上,只是短短几分鐘,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