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科幻小說

全球高武 第496章 讓我們繼續找人之旅

作者:老鷹吃小雞

本章內容簡介: 眾人沉默,半晌,有人又道:「我們不要分開,以防被逐一擊破,只要我們聚在一起,復生之地的人也不敢冒險和我們死戰到底。」 「對,等禁區行動,其他各域,只要有禁區之令,主動出擊,給復生之地製造壓力...

方平還在地下鑽洞的時候,天亮了。

一天過去了。

短短一天時間,天南地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11座王城,屹立千百年。

兩年前的那次大戰,都沒有波及到薔薇城,而這一次,一天不到的時間,薔薇城灰飛煙滅。

……

殘破的薔薇城上空。

一位頭戴王冠的強者渾身煞氣,盯著面前虛空下跪的統領。

許久,王冠強者冷冷道:「你說,是巨角獸做的?」

「王,屬下以為,潛入生命礦區的賊人,必定和巨角獸有關!若不是巨角獸來襲,屬下也不會離開生命礦區……」

「該死1

王冠強者怒喝一聲,隔空一掌把青嵐統領打的飛出數百米!

等青嵐統領再次飛回跪下,王冠強者怒喝道:「誰允許你私自離開生命礦區的1

薔薇王怒不可遏!

若不是青嵐統領擅離職守,賊人未必可以潛入礦區。

他已經查看過了,雖然因為爆炸,礦區已經被破壞一空,可一些殘留的印記告訴他,這次潛入礦區的賊人,實力並不是太強。

可能也只是七品!

若是如此,青嵐統領不離開,對方未必可以破壞礦區。

眼神冷漠地掃了一眼青嵐統領,若不是如今薔薇城被毀,統領強者損失殆盡,他都有心一掌擊斃他!

薔薇王環顧一圈,心中忽然有些凄涼。

偌大的薔薇城,如今,除了他和守護神,只剩下一位尊者,兩位七品統領強者了。

這還是他們走的快,所以七八品的還留下了3人。

至於其他城池,之前那些七八品的沒走,有的城池,這次七八品強者全軍覆沒的都有。

至於數萬守衛軍,無數臣民,幾乎損失殆荊

如今,只剩下殘破城池內,一些呻吟痛哭的倖存者,而倖存者中,六品的戰將也就5人。

王城,真的完了。

生命礦脈沒了!

臣民沒了!

連這麼多年來,培養的統領和尊者,也都沒剩下幾人了。

這一戰,他和守護神也受傷不輕,遙看南方,復生之地的強者還未退去,禁區的命令也是和對方死戰到底……難道,自己還要繼續死戰下去嗎?

現在死戰,到底為了哪般?

之前是因為王城在這,王城是他和守護城的絕巔路,他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

可現在……

薔薇王遙看西方,忽然道:「召集所有戰將1

旁邊,唯一的尊者境強者也不多說,很快,飛入殘破的城池中召集眾人。

片刻后,5位六品強者小心翼翼飛來。

薔薇城,近百位六品強者,此刻只剩下這幾人了。

又過了片刻,一株巨大無比的薔薇花,虛空挪移,搖曳而來。

薔薇王看了一眼守護神,半晌,語氣陰沉道:「王城被毀,青玉,你我的路……斷了。」

薔薇花上,精神力波動的厲害。

枝幹上,隱隱約約露出一張人類的臉龐,卻是不太清晰。

薔薇王看到這一幕,面帶蕭瑟道:「斷了真王路,青玉,你這輩子,也沒辦法再具形了。你我相伴兩百年,當日本王建城之時,就曾允諾過,助你具形,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在這片天地……可如今……」

薔薇王再次嘆息一聲,片刻后,開口道:「本王想去界域,奪取最後一線機緣,跨入真王境!不過禁區去了三位王境,復生之地也有強者趕去……青玉,要拼這一次嗎?」

薔薇花戰慄起來,薔薇往眼神冷漠道:「真王無法進入界域之地,有隕落之危,不到萬不得已,這些人不會擅闖界域,只要我在界域之地跨入真王境,也不用再擔心他們1

薔薇花精神力開始劇烈波動,薔薇王沉聲道:「本王已經決定!青玉,本王需要你幫我一次1

薔薇花這一次精神力沒再波動。

「你留在這,幫我吸引其他人注意,包括御海山那邊的真王注意……本王帶其他人潛行前去界域,只要真王和王境注意力在你這邊,距離這麼遠,他們無法發現本王的行蹤。」

「待本王成就真王,一定幫你具形而出1

薔薇花微微顫動片刻,許久,一股精神力溢散開。

薔薇王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很快化為冷厲,側頭看向其他幾人,低沉道:「你們幾個,隨本王一起去界域1

「王……」

唯一的尊者境強者,面露憂色,低聲道:「界域之地,危險重重,而且我們根本無法進入封禁之界……」

薔薇王冷冷道:「你以為本王這幾年就一點準備沒有?封禁之界,本王自然有辦法過去!帶你們幾人一起,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幫本王阻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1

「遵命1

幾人也不敢再說,紛紛低頭。

薔薇王也不再說話,遙看遠方,事到如今,只能賭一把了。

想了想,轉頭看向薔薇花道:「青玉,生命之泉都給我,真要有跨境的機會,可以助本王一臂之力1

薔薇花也不多說,很快,主幹開啟了一道透明的門戶。

門戶中,宛若泉水般的生命精華,不斷翻滾。

一旁,幾位薔薇城強者看的眼熱。

生命之泉,只有妖植才可以凝聚,而且一般實力的妖植還不行,七八品的其實也可以,可七八品妖植都處於修鍊期,沒有巨礦,能凝聚的也不多,實際上也不會凝聚。

這些七八品妖植,吸收能量,那是直接自己修鍊用了。

也就到了九品,這些妖植已經沒了前路,對能量需求不高,才會積蓄這麼多能量,凝聚生命精華,為以後準備。

生命之泉從薔薇花枝幹中漂浮出來,薔薇王也不耽誤,精神力爆發,迅速開始壓縮包裹這些生命精華。

片刻后,生命精華被凝聚成一團彷彿人頭大小的綠色球形體。

薔薇王嘴巴陡然張大,一口吞下了球形體,將生命精華儲存於體內。

這是薔薇城200年來的積存,也是如今薔薇城最後有價值的東西。

吞下了生命精華,薔薇王並未吸收消化,此刻的他,吸收了也沒太大用,唯有破境的時候,才有希望用到。

至於他自己,雖然還沒到九品最高段,不過只要找到了真王之路,這些小壁壘,算不上什麼大關卡。

生命精華,那時候足以讓他迅速破境。

做完了這些,薔薇王再次看了一眼薔薇城,又看了看數千里之外的界域之地。

原本,不到絕路,他們這些人也不想去不會去界域之地。

可這一次,不去不行了。

哪怕危險重重,可只要跨入了真王境,他就不用再聽從禁區之令,和復生之地的強者打生打死。

接連幾位王境隕落,薔薇王也怕了。

他不想再繼續下去!

禁區想進入復生之地,那就他們自己來好了,自己這些人,就算真的進入了復生之地,找到了復生之種,又能如何?

還不是任由禁區使喚!

唯有跨入真王境,才能主導自己的命運。

側頭看了一眼薔薇花,薔薇王沒再說話,落下地面,其他幾位強者也紛紛跟著落下。

薔薇王一言不發,雖然沒有御空,速度也是極快,迅速朝西方走去。

他剛離去,留在原地的薔薇花,爆發出強大至極的精神威壓,枝幹抽打虛空,虛空爆鳴,大地龜裂。

……

遠處,地窟其他九品強者,紛紛被吸引了注意力。

有人忍不住低聲暗罵,又發瘋了!

薔薇城被毀,薔薇城的兩位王境,已經徹底瘋狂了。

這樣的日子,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現如今,指望這倆傢伙繼續和復生之地的強者交手,別說他們會不會出手,就算出手,這些人也得小心這兩傢伙隨時發瘋,連自己人都攻擊。

真到了那時候,還不如不讓他們出戰。

除了這倆,南十一域只剩下15位九品。

而覆羽王所在的妖羽城,覆羽王沒來,妖羽王也沒來,之前覆羽王逃離,現在乾脆龜縮進了生命礦區,死活不肯來,真王之令都沒用。

這一算,就剩下13位了。

妖命一脈,其他4城,這次隕落了兩位城主,兩位守護妖獸。

一城只剩下一位九品,現在恐怕也無心出戰了,之所以來匯合,大概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這麼一來,能出戰的九品就更少了。

遙看復生通道那邊,氣勢恢宏,許久,有人低沉道:「諸位,接下來該如何應對?」

有人緩緩開口道:「等1

「等?」

「等禁區那幾位歸來,要不然……本王不想去送死,修鍊到你我這等境界,何其不易1

「我們可以等,可復生之地的人,會等嗎?」

「……」

眾人沉默,半晌,有人又道:「我們不要分開,以防被逐一擊破,只要我們聚在一起,復生之地的人也不敢冒險和我們死戰到底。」

「對,等禁區行動,其他各域,只要有禁區之令,主動出擊,給復生之地製造壓力,南十一域不會再有這麼多王境聚集。」

「那就等。」

「薔薇王他們怎麼辦?」

「不管他們,若不是他們離開,也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

眾多王境議論片刻,很快,十多位王境強者開始後退,撤離到了薔薇城後方的一座城池。

……

此刻的方平,還不知道現在的局勢變化。

他也不知道,薔薇城爆炸之際,人類又斬殺了兩位九品強者。

在地下挖了半天,方平覺得遠離了薔薇城,這才開始冒頭。

等從地面探頭查看片刻,方平長長吐了口氣……吐完氣,方平忽然低罵一聲:「渾身都漏氣,還喘氣幹嘛1

都成篩子了,他都不知道自己非要吐口氣有啥作用。

「老王他們在哪?」

方平之前和他們約好了,在半月湖那邊的沼澤地匯合。

可現在……還能去嗎?

巨角獸有沒有回去?

薔薇城的九品有沒有追殺過去?

方平不知道,巨角獸早就逃之夭夭,根本沒回半月湖,半月湖礦脈被炸,對方連收拾行李跑路都不用,直接就跑了。

而薔薇王,也帶人去了界域之地,根本沒去追殺巨角獸。

實際上,不用去追殺,薔薇王也知道,巨角獸肯定跑了。

有那個功夫到處追殺這頭妖獸,還不如去界域之地爭奪一下機緣。

低頭看了看自己通風的身體,方平有些無奈,從地下鑽了出來,側目四望,喃喃道:「這是哪?現在要回天南城嗎?還是繼續找人?」

「算了,先和老王他們匯合再說。」

方平不知道那幾個傢伙有沒有去半月湖那邊的沼澤地,不過就算他們沒去,自己也得去找找鐵頭。

李寒松之前引走了巨角獸一段時間,還不知道活沒活著呢。

從儲物空間拿出一套備用盔甲穿上,方平繼續偽裝地窟武者氣息,準備找個人問問路。

現如今,方平也不怕迷路,大家都是自己人,問問路問題不大。

四處亂走了大半個小時,方平遇到了一隊逃難的隊伍。

從薔薇城逃難的隊伍!

薔薇城活下來的人不多,此刻守護妖植又在發狂,這些人也不敢再留在薔薇城,開始朝四處逃難。

……

半小時后,方平告別了這支逃難隊伍。

臨走的時候,對方的領頭人,對方平是千恩萬謝!

這位大人太善良了!

在這時候,居然還護送了他們一程,幫助他們斬殺了一頭五品妖獸,也就王城被毀了,要不然,隊伍中一些青年武者,都想投靠這位大人,進入守衛軍了。

幾位年輕武者,是一臉遺憾和崇拜。

一些老者,也是千恩萬謝,若不是方平阻攔,對方都要磕頭道謝了。

方平也是戀戀不捨地和眾人告別,邊走邊道:「諸位,等我回去找找看有沒有家人倖存,等找到了,我再去鳶尾城看望你們1

「大人嚴重了,是我等去拜訪您才是1

幾位老者惶恐不安,急忙再次道謝。

方平笑呵呵道:「沒事的,老丈的兒子既然也是薔薇軍之人,那大家就是一家人,如今王城被毀,我們這些人流浪在外,就該多聯繫聯繫。」

「那我們恭候大人1

倖存者們再次鞠躬致謝,這位大人實力強大,如今薔薇城破滅,去了別的城池,也是寄人籬下。

雖說他們當中有人的親人在其他城池,這次並未死去,不過也只是初入五級,可比不上這位輕鬆斬殺五級妖獸的強者。

方平沒再多說,很快離去。

等離開了一段距離,方平喃喃道:「好人有好報啊,我這種善良的人,就該有好報。」

看看,雙方可是死敵,自己還救了他們的命,這種好人到哪找去?

至於這些人為何會背井離鄉地逃難,那就和方平無關了。

「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立長生祠的習慣,就我這救命之恩,他們回頭給我弄個長生祠都不算過分。」

「鳶尾城……」

方平摸了摸下巴,也許應該去一趟,當然,這次絕不是為了炸城。

方平可不想再作死。

何況,天南通道那邊的戰鬥好像停息了,保不住這些九品都回來了。

……

繞過了殘破的薔薇城,方平也看到了那株參天的巨大花朵在發瘋,一個多小時后,方平到了半月湖的沼澤地。

剛到沼澤地,方平急忙道:「是我1

話音落下,李寒松從一旁冒了出來,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是薔薇城的人,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你沒事吧?」

這時候的李寒松,比方平好不到哪去,身體也是殘破不堪。

聽到方平詢問,李寒松無奈道:「還好,要不是你及時引走了那傢伙,那我就麻煩了。以前看你帶著一群高品出去溜圈,覺得挺輕鬆的。

現在才發現,比想象的要危險。」

若不是方平及時引走了巨角獸,他就真的被殺了。

好在老巢被抄,巨角獸大怒,沒有一直追殺到底,跑了回去。

「沒事就好,老王他們沒來?」

「還沒……」

正說著,方平側頭看了一眼,開口道:「到了就出來吧,我還以為你們回不來了呢。」

「你都沒死,我們哪有那麼容易死?」

小樹林中,秦鳳青和王金洋一起走出。

秦鳳青繞著方平轉了一圈,笑眯眯道:「這都沒死,我就說你是吉祥物,你看看,這命多硬1

方平瞥了他一眼,也懶得多說,直接開口道:「之前為了炸王城,我把咱們之前收穫的能源礦都給丟出去當引子引爆了,秦鳳青,你的收穫現在沒了。」

秦鳳青臉色瞬間僵硬,忍不住低罵道:「你沒瘋吧1

這傢伙,把能源礦都給丟了?

方平無所謂道:「回頭找軍部報備一下,看看能不能補給我,好歹炸了一座王城,沒找他們額外收費就算不錯了,該補給我的,總該補償點吧?」

「軍部窮的叮噹響,你指望軍部補償你?」

秦鳳青再次罵了一句,方平嗤笑道:「你懂個屁,政府未必有多少儲備,可好東西有埃這種大眾資源,政府緊張,因為需要的人多。

可高端的資源,政府有不少,還捏在手裡呢。

平時換都換不到,這次好歹要分給我一點,要不然,下次誰還干這種巨虧的事,對不?」

沒再多說這個,方平想了想,看向老王道:「這次咱們進來的目的,是為了找人……」

這話一出,幾人臉色都有些僵硬。

你都把王城給炸了,還找啥人!

方平輕咳一聲,乾笑道:「找人還是可以繼續找的,我之前不就說了嗎?當初薔薇城抓了一批人,殺了一些,剩下的都被人帶走了。

之前沒什麼消息,也不確定真假。

現在倒是知道了一些消息,回來之前,我救了一隊薔薇城的逃難隊伍……」

「嗯?」

三人眼神詭異地看著他,你救了一支逃難隊伍?

這話,怎麼聽怎麼彆扭啊!

方平也不管他們,繼續道:「這支隊伍領頭的,他兒子也是薔薇城守衛軍的人,不過現在在鳶尾城,聽說是為了執行任務,去了鳶尾城。

至於什麼任務,雖然不太清楚,不過聽說是為了護送一批人往西而去,負責和鳶尾城交接。

你們說……護送的這批人,是不是人類被抓的那些武者?

咱們要不去鳶尾城看看,找到那傢伙打聽打聽情況……」

秦鳳青無語道:「你毀了人家的王城,還要找人打聽情況?」

「廢話,我是他老子的救命恩人,問問情況怎麼了?」

「……」

眾人無言以對,說的好有道理。

關鍵是,這救命恩人幾個字,你說的就不虧心?

吐槽歸吐槽,幾人也沒再說,王金洋看了方平一眼,半晌才嘆息道:「要不還是算了吧。」

他都有些不太想繼續下去了。

這次的找人之旅,讓他有些心臟停滯的衝動。

現在還要去另外一座王城,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方平嚴肅道:「當初既然答應了你,一起來找人,那自然要找到底。現在人還沒找到,我覺得不能半途而廢,還是要繼續找找看的。

哪怕真的找不到,或者確定死亡了,那再放棄也不遲。

王哥,那可是你的導師……」

王金洋苦笑道:「我自然也想繼續找下去,可按照你這找法……」

「王哥放心,這次一定低調1

方平重重說了一句,接著又無奈道:「炸不了城了,高品能源石沒了,沒有引子,很難炸城的。而且我現在傷勢不輕,再進一次王城地下,真要完蛋了。

這次是真的找人,實在找不到,咱們就放棄,回天南。」

王金洋考慮片刻,點頭道:「那就麻煩諸位了……」

說罷,看向方平,補充道:「這次是真的找人1

「那當然1

方平答應的痛快,接著拿出幾套盔甲給眾人道:「走,咱們去鳶尾城看看,我現在血肉崩潰,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弄點生命精華修補一下身體……」

這話一出,王金洋身體一僵!

你別逗我了!

他么的,剛剛你才說這次不亂來的!

生命精華哪裡才有?

當然是守護妖植那裡!

這傢伙,居然還想弄點生命精華?

方平見狀乾咳一聲,連忙道:「就這麼一說,別當真,這玩意又不是隨處都是。」

王金洋嘆了口氣,沒再吭聲。

一旁,李寒松已經開始和秦鳳青炫耀起了王城的巨礦,也說起了自己遛高品妖獸的豐功偉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