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高手在都市

仙武高手在都市 第0264章.一指斬下一顆頭顱!

作者:十年如哥

本章內容簡介:個人情。他既然答應幫忙,就沒有理由不幫到底。畢竟,這個忙對於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又不是什麼關乎身家性命的大事情。」 「這話說的也對。」 方哲翰點頭道,「武者最是信守承諾。否則,很...

劉燁華、趙昊然等人,全都面面相覷,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林上校這是怎麼了?」劉燁華微微蹙眉,小聲嘀咕道。

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劉明偉滿不在乎的說道:「爸,林上校不就是拉肚子嘛,咱們等他一會兒不就行了。」

「你懂什麼?虧你爺爺還整天誇你聰明。我看你就只會耍點小聰明。」

劉燁華語氣嚴厲的說道,「林上校是高級武師,怎麼可能會連拉肚子這點兒疼痛都受不了?」

齊雪帆點頭附和道:「我也覺得奇怪的很。林上校該不會是不打算幫咱們了吧。」

「應該不會。」

趙昊然搖搖頭,語氣篤定的說道,「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林上校欠過我們趙家一個人情。我父親親自出面找他來幫忙,就相當於是讓他還了這個人情。他既然答應幫忙,就沒有理由不幫到底。畢竟,這個忙對於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又不是什麼關乎身家性命的大事情。」

「這話說的也對。」

方哲翰點頭道,「武者最是信守承諾。否則,很容易動搖武道之心。林上校才不會傻到去干這種蠢事。」

就在他們這般自圓其說之時,沉默了許久的吳乾,突然開口問道:「你們說夠了沒有?」

「嗯?」眾人聞言,都是一愣,集體朝吳乾望了過去。

吳乾又道:「如果說夠了,就都閉嘴。我問問題,你們來回答。」

「1

劉明偉剛被他爸教訓了一頓,心裡正憋著火呢,此刻,又聽到吳乾說話如此囂張,當即伸出手指,指著吳乾的鼻子,罵道,「你個傻逼小白臉!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這樣跟我們說話1

劉燁華也只當吳乾是南宮綺晴的隨從,輕蔑的目光一瞥,嘲諷道:「南宮小姐,你真該抽個時間好好管管下人了。主人們說話的時候,哪裡是一個下人能夠隨便插嘴的?簡直太不懂規矩了。」

南宮綺晴聞言,正要開口解釋,卻聽吳乾突然問道:「燕京軍區孤狼特戰隊遭圍攻那夜,你們之中,有誰在現場?」

吳乾已經聽梅書生講過孤狼特戰隊遭圍攻那夜的慘像。

那一夜,血流成河。

全隊一百零八名核心隊員,只有「玉面修羅」梅書生、「槍鬼」梁博和「骨刺」羅景天三人,在隊長吳振峰的掩護下,成功逃脫。

剩下的一百零五名核心隊員,以及眾多普通隊員,全部被殺身亡。

隊長吳振峰被活捉,不知去向。

而參與那場圍攻的眾多勢力之中,就包括燕京七小家族中的劉、趙、齊、方四家。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吳乾自然不會輕易放過眼前這群人。

陡然聽到吳乾問出的問題,劉燁華、趙昊然、齊雪帆和方哲翰的表情,都變的非常難看。

「你是誰?」劉燁華眯起雙眼,死死地盯著吳乾,沉聲問道。

吳乾面帶嘲諷,不吭一聲。

劉燁華突然抬高音量,大叫出聲,質問道:「回答我,你到底是誰?」

從他的反應,就可以看出,那一夜發生的事情,事關重大,絕不適合隨便提起。

「我是誰,並不重要。」

吳乾淡漠道,「重要的是,孤狼特戰隊被圍攻那夜,你們各自的家族,究竟都出了多少力。」

聽到這話,劉燁華、趙昊然、齊雪帆和方哲翰四人的表情,瞬間變的更難看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劉燁華第一個說道。

緊接著,其他三人也紛紛道:「對,我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呵呵。」

吳乾笑了兩聲,反問道,「現在才說不知道,不覺得太遲了些嗎?」

「有什麼遲不遲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劉燁華打算胡攪蠻纏,只不過,他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吳乾厲聲打斷道:「我的耐性有限,不想死的話,就給我趕緊實話實說1

「1

劉明偉看著吳乾囂張的模樣,實在忍無可忍,再次開口罵道,「你個傻逼!你有什麼資格用這種口氣跟我爸說話?你信不信,小爺我現在就能弄死你?」

他身為燕京七小家族之一劉家的小少爺,從小到大,周圍所有人都對他和顏悅色、何曾有人像吳乾這般囂張過?

不光對他大呼小叫,對他爸的態度同樣惡劣,簡直就是在找死!

「弄死我?」

吳乾挑眉望向劉偉明,勾起嘴角反問道,「你打算怎麼弄死我?」

劉偉明咧開嘴巴,殘忍的笑道:「你想怎麼死,小爺我都可以成全你。當然,小爺我最喜歡一刀把整顆頭顱切下的死法。乾淨,利落,直截了當。」

他故意把話說的這麼嚇人,目的就是為了從吳乾的臉上看到恐懼的表情。

但是,吳乾的臉上,卻始終掛著一抹淡淡的嘲諷笑意,未曾改變過。

「你不相信我敢用刀切下你的腦袋?」劉明偉盯著吳乾,蹙眉反問道。

吳乾搖搖頭,回道:「不,我相信。」

「那你為什麼不怕?」劉明偉又問。

吳乾聽到這個問題,臉上的嘲諷笑意,突然變的更加濃郁。

他淡淡道:「因為對我來說,隨手切下一顆頭顱,實在是一件太過容易的事情,跟吃飯喝水沒什麼區別。如果是你,你會害怕吃飯喝水嗎?」

說到這兒,他停頓下來,緩緩地抬起右手,食指與中指並列伸出,指向劉明偉,隨意的划動了一下。

嗖!

指尖迸射出一旦刺眼金光。

金光化為一把彎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切向劉明偉的脖子。

唰!

如同切西瓜一般。

劉明偉的脖子當場被切斷。

一顆大好頭顱,毫無徵兆的滾落在地。

雙眼圓瞪。

死不瞑目!

砰!

緊接著,劉明偉的身體直挺挺的摔在了地板上。

這一系列的動作,說起來時間長,實際上,卻只發生在一秒鐘之間。

幾乎是在吳乾的聲音落下的同時,劉明偉瞬間身首異處。

整個過程,發生的太過突然,以至於,劉明偉的腦袋搬家之後,半晌,都沒有人反應過來。

周圍靜悄悄一片,沒有一絲多餘的聲響,落針可聞。

「咕咚1

許久之後,才響起某人吞咽口水的聲音。

「兒兒子」

劉燁華終於回過神來,雙眼充血,赤紅一片,渾身顫抖,嘴唇哆嗦,「怎.怎麼會」

他蹲下身去,顫顫巍巍的伸出雙手,十根手指不停使喚的胡亂扭曲著,想要抱起他兒子劉明偉的腦袋,卻又無論如何都不敢觸碰。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劉燁華一個勁兒的搖頭,喃喃自語,「我兒子沒有死,我兒子不會死的」

這般說著,他的指尖終於碰到了劉明偉的腦袋。

然後,他就像是瘋了一般,一把將劉明偉的腦袋抱起,用力的抱進懷裡,撕心裂肺的嚎叫起來。

「啊明偉!我的兒子!氨

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

白髮人送黑髮人,比殺了他還痛苦百倍!

趙昊然、齊雪帆和方哲翰三人,看著劉燁華抱著一顆血淋淋的頭顱瘋狂嚎叫的模樣,渾身都不由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劉強、趙廣強、齊峰和方文遠四人,終於在吳乾揮手之間殺掉劉明偉的那一瞬間,認出了他。

「你你是你是」

四人忍住乾嘔,瞪大雙眼,像見了鬼一般,滿眼恐懼的望著氣定神閑的吳乾。

當初,在信中市龍家老爺子的壽宴上,仝晟明、萬金友和沈凌三人帶去的一群保鏢,圍攻吳乾一人,卻在十幾秒鐘之內被全部打倒在地。

那時的吳乾,渾身上下充斥著一股濃郁的殺氣,宛若一尊殺神。

跟眼前吳乾揮手之間斬落劉明偉的腦袋時,周身浮動著的濃郁殺氣相比,簡直如出一轍。

「你們認識他?」趙昊然見四人的表情有異,顫抖著嗓音問道。

四人只知道點頭,卻都緊緊地抿著嘴唇,不敢開口作答。

因為,吳乾正在用他那雙充滿冰冷寒意的眼睛,盯著他們。

他們毫不懷疑,只要他們敢多一句嘴,吳乾就敢在他們開口發出聲音之前,切下他們的腦袋。

「你們別光點頭,倒是說句話埃」齊雪帆別過頭去,根本不看劉明偉的屍體,聲音有些急促的響起。

「不,我們不認識他。」

「對,我們不認識」

「不認識」

劉強、趙廣強、齊峰和方文遠四人,非常默契的同時選擇隱瞞吳乾的真實身份。

因為,他們認為,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可能活命。

趙繼福、彭帥、梁玉斌和翟翰林師徒四人的表情,此刻,同樣是非常難看。

趙繼福雖然一向目中無人,很是自負,但卻還沒到眼瞎的地步。

吳乾隨意揮動兩根手指,就能隔空切下劉明偉的腦袋。這般神奇手段,即便是宗師,也無法施展。只有那實力更為強大的大宗師,才能御氣傷人,殺人於無形!

眼前這個小白臉,竟然是一位大宗師?

意識到這一點的趙繼福,心跳加速,整顆心臟都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