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章 反擊

作者:可大可小  |  更新時間:今天02:49更新  |  字數:2473字

{}?路承周從得知張奉新死在法租界第五號路後,心裡的石頭就落了地。

松本昌弘「破譯」出海沽站的電報,其中提到了火柴被捕,張奉新叛變等事。

他知道,張奉新事件,應該靠一段落了。

散會後他就回了家,準備與曾紫蓮見個面。

路承周目前最擔心的是胡然蔚,張奉新的被捕,嚴重影響了海沽站的正常運轉。

情報三室的行動,金惕明很少會與胡然蔚一起出現。

在法租界碼頭,金惕明不但與胡然蔚一起出現,金惕明似乎還特別留意胡然蔚。

路承周之所以散會後就回家,是希望曾紫蓮能與他聯繫。

馬嬸雖然不在,但路承周暫時不能外出吃飯,他得拉亮家裡的電燈,讓別人知道,他回來了。

果然,不到半個小時,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兩重三輕,這個暗號表示,來的是自己人。

「怎麼是你?」路承周打開門,看到是馬玉珍,詫異地問。

同時,他將身子側開,等馬玉珍進來後,又看了看外面,沒有異常後才關上門。

「紫蓮姐受傷了。」馬玉珍走進房間後,輕聲說。

「什麼?她怎麼會受傷的?」路承周更是驚訝,曾紫蓮自擔任情報組長以來,還從來沒受過傷。

「受傷了?嚴不嚴重?」路承周關心地問。

「手臂擦傷,行動無大礙,她讓我向你彙報。」馬玉珍說。

曾紫蓮還有一個任務,協助胡然蔚離開。

張奉新死後,日本人已經取消了對幾個路口的特別檢查。

雖然英法租界的封鎖依然,但日本人不會再對掛英國旗的車子特別檢查。

而且,以胡然蔚的身份,他要離開租界,還是很容易的。

「是不是因為張奉新?」路承周問。

「是的,張奉新出來後,完全不配合,只想出去,還動手打了紫蓮姐……」馬玉珍當時也在場,現在還感覺不可思議。

當時的張奉新,完全不像一個正常人,固執、偏激,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說。

「張奉新死後,事態會慢慢平息,這段時間,我們要隱蔽起來,保護好自己。」路承周叮囑著說。

「知道。」馬玉珍點了點頭。

拋開軍統這層關係,她覺得路承周還是很優秀的。

可惜,路承周很反動,對gòngchǎn黨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仇恨。

「你和曾紫蓮,要準備重新換個身份和姓名,下個學期開始,振華中學就不要去了。」路承周提醒著說。

振華中學一直是支持抗戰的,憲兵分隊在英租界有執法權後,肯定會重點監視振華中學。

「我會考慮的。」馬玉珍想了想,說。

她並不只是軍統海沽站的情報員,還是螞蟻的交通員。

如果振華中學的工作,真的會有危險,她肯定會換工作換身份。

路承周原本想跟馬玉珍一起吃頓飯,他已經記不起,有多久沒跟馬玉珍單獨待一起了。

但是,想到胡然蔚可能有危險,他沒有說出口。

馬玉珍走後,路承周才開車去了法租界,依然先去了國民飯店,化好裝後,才去了福煦將軍路。

曾紫蓮在情報里,說起了處決張奉新的原因:張奉新已經不顧團體紀律,肆意妄為,置團體安全於不顧,處決他實屬不得已而為之。

曾紫蓮的果斷,路承周是很欣賞的,如果不是她及時將張奉新的屍體拋出來,恐怕今天憲兵隊,會在法租界搞一次大的搜查。

發現了張奉新的屍體,日本人也就沒有再搜查的必要了。

曾紫蓮說到了晚上的行動,她會去趟胡然蔚家,勸說胡然蔚轉移。

雖然胡然蔚的作用很重要,潛伏在情報三室也特別不容易,但金惕明非常奸滑,一旦被他懷疑,最好的辦法是撤離。

換句話說,情報三室中,胡然蔚和金惕明只能留一個。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要除掉金惕明的可能性不大。

想到曾紫蓮手臂受傷,還要勸說胡然蔚,路承周當即決定,去見一下胡然蔚。

自曾紫蓮與胡然蔚接觸上後,路承周這個火柴,就再沒與胡然蔚見過面了。

他們兩人都在憲兵分隊,胡然蔚又是原來華北區的情報處長,與他接觸多了,路承周實在沒把握能瞞下去。

雖然胡然蔚家應該是安全的,但路承周還是習慣性的,先繞著外面轉一圈。

這一圈繞下來,讓路承周發現了異常。

在胡然蔚家對面,他看到了兩個熟人:金惕明和邵龍閣。

一看到他們,路承周頓時明白,今天晚上是胡然蔚最後的機會了。

幸好,胡然蔚家後門並沒有動靜。

這也是路承周之前的叮囑,每個安全屋都要有後門。

寧願價錢貴點,也不能視安全為兒戲。

此時胡然蔚正與曾紫蓮在談著撤退的事情,胡然蔚得知,上面讓他撤退,確實很吃驚。

他的態度很明確,金惕明縱然對自己有懷疑,但他沒有證據。

直到後門響起兩重一輕的敲門聲,他們還在為此而爭執。

「是我們的人。」曾紫蓮仔細一聽,兩重一輕,這是路承周特有的節奏。

胡然蔚卻很緊張,他掏出槍,子彈上瞠,將阻擊槍放在身後,才緩緩打開了後門。

「金惕明和邵龍閣在前面。」路承周進來後,第一句話就把胡然蔚和曾紫蓮嚇了一跳。

「你們趕緊走。」胡然蔚看著路承周的相貌有些陌生,可是路承周一開口,他就斷定,這是火柴無疑。

「不是我們趕緊走,而是大家一起走。曾組長,你先去通知方南生,集合一個小隊準備接應。」路承周緩緩地說。

「是。」曾紫蓮聽到路承周的話,馬上從後門離開。

「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誰來傳遞憲兵分隊的情報?」胡然蔚見曾紫蓮離開,急道。

「金惕明已經開始懷疑你,此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如果你繼續留在情報三室,他會天天盯著你,時刻給你設置陷阱。這段時間,海沽站損失很大,亟需補充得力人員。」路承周緩緩地說。

「為何不能反擊呢?」胡然蔚突然說。

如果外面只有金惕明和邵龍閣,那今天晚上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如果金惕明死在法租界,情報三室的主任,是不是得姓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