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冥品店 偵探推理

深夜冥品店 第六十六章 保護傘

作者:水木兮禹

本章內容簡介:想要的水草,我給你找到了…」祁鶴軒說著,把一缽茂盛的水草遞到孟惜瑤的面前。 孟惜瑤看罷,果然是一臉的驚喜。 她喜歡花花草草,早上在竹林她就隨便說一句,祁鶴軒就真的給她找到了,真是有心呀...

下課後,

祁鶴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還沒坐下,

他的手機響了,

是孟惜瑤打來的,

她邀他到學校後山的竹林去走一走。

祁鶴軒立即走出辦公室,向學校食堂方向走去,因為從學校食堂出去,就是後山的竹林了。

祁鶴軒走到學校食堂門口,看到孟惜瑤和副校長張建林已經在那裡等了。

副校長張建林五十歲左右,在學校分管總教工作,覬覦團高官孟惜瑤美色,早上經常邀她到校外去吃早餐,周末還邀在一塊打麻將。

這些,祁鶴軒是不知道的。

但他一看到張建林站在孟惜瑤的身邊,就知道孟惜瑤是喊他來保護她的,充當她臨時的保鏢。

祁鶴軒感到榮幸之至。

三人走出學校後門,很快就來到後山的竹林。

竹林茂盛,竹葉婆娑,空氣是清新無比。

張建林跟孟惜瑤走在前面,邊走邊聊,說得很是投機,祁鶴軒偶爾插上一句,又被張建林搶去了發言權。

「這個竹林,我每天早上都來走一圈,一是鍛煉身體,二是陶冶情操…」張建林說著,他喜歡寫詩,所以也喜歡浪漫,更喜歡美好的東西。

他說跟孟惜瑤這樣身材相貌俱佳的美女在一起,創業靈感就會迸發出來。

「張校真是個雅人呀。」祁鶴軒恭維道。

張建林微微一笑,眼睛卻一直在孟惜瑤身上,祁鶴軒就知道這副校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怪不得孟惜瑤要把他叫來一起走竹林,如果就她和張建林,估計就不是談靈感的些話題了。

走上一個斜坡小路,孟惜瑤身體後仰,險些往後倒下,祁鶴軒立即大後面抓住她的兩隻手臂,將她扶祝

第一次與孟惜瑤在這樣的肌膚之親,祁鶴軒一顆心狂跳不止,感覺她的手臂很勻稱、細滑,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服,祁鶴軒依然感覺到那份細膩與柔軟,心裡對她的愛慕又增強了幾分。

「張校,這竹林有水草嗎?」

孟惜瑤被祁鶴軒扶住,對他笑了笑,問的卻是走在最前面的張建林。

「應該沒有,水草喜歡長在深山老林里。」張建林回答說。

祁鶴軒聽著孟惜瑤和張建林的對話后,眼睛開始在林子中尋找起來,

他張建林說沒有水草,就是偏要找出一株來送給孟惜瑤,用來證明他說的話都是瞎掰。

但穿過竹林,來到一片叢林,祁鶴軒一直在尋找,就是看不到水草的影子。

這水草是一種植物,易於栽培,只要有一缸水,它就能生機勃勃地生長在水裡,有凈化空氣和美化環境的作用。

三人走到叢林盡頭就開始返回,學校里還有工作要做,不能一個早在都在這裡瞎逛。

回去的路上,

祁鶴軒也在仔細的看林中樹下,會不會有奇出現,他真的很想給孟惜瑤一個驚喜,給張建林一個意外。

但,似乎張建林說的話是對的,這山林和竹林沒有水草,所以祁鶴軒只能掃興而歸。

水草,水草,

應該成長在水邊才對。

中午放學,祁鶴軒徒步回家,特意走到較遠的河邊去尋找水草,這種草他是認識的,小時候上山採到過,它與蘭花葉有些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蘭花是開花的,長條葉,

而水草不開花,長條葉要比蘭花的要肥大--

圓潤一些,綠生生的,特別惹眼。

但祁鶴軒雖然很用心,顧不上吃中午飯,在河邊找了兩個多小時,還是一無所獲,這讓他心裡不免有些沮喪。

想要討好一個美女,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這件事他心裡雖然覺得很荒唐,但就是想看到孟惜瑤收到他送給他的蘭花的那份驚喜。

白忙活了一個中午,

祁鶴軒攔坐車回城裡吃碗涼拌面,走到花店門口裡,看到有一個婦女坐在街對面買花,其它有他需要的水草。

祁鶴軒立即走過去買了兩株,送給孟惜瑤一株,他自己也養一株。

回到學校,祁鶴軒找來兩個秀氣好看的瓷器花缽,然後找來肥土,把水草分成兩缽栽好,用水洗凈花缽,一缽放到自己的電腦桌上,一缽他拿著,走到了六樓。

下午上班時間到了,團委辦公室半開著門。

祁鶴軒捧著一缽水草敲門進去,

孟惜瑤正坐在電腦桌前寫著什麼,抬頭看到是祁鶴軒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書記,你想要的水草,我給你找到了…」祁鶴軒說著,把一缽茂盛的水草遞到孟惜瑤的面前。

孟惜瑤看罷,果然是一臉的驚喜。

她喜歡花花草草,早上在竹林她就隨便說一句,祁鶴軒就真的給她找到了,真是有心呀!

「張老師,你是在哪裡找到的?」孟惜瑤一雙大眼睛閃動欣喜的光芒,像一個受寵的貴婦,驚艷的笑了笑。

祁鶴軒看她臉上洋溢的高興勁,回答說:「中午在河邊找到的。」

祁鶴軒說謊了,感覺自己的臉微微發燙,他說這話是想讓自己的辛苦變得有意義一些,

或者說變得有詩意一些,

僅些而已,

絕對不是想騙到孟惜瑤什麼。

「謝謝呵1孟惜瑤把水草接到手裡,輕輕地放到電腦桌上,馬上用杯子給水草澆了一些水。

祁鶴軒看到她臉上的幸福久久沒有褪去。

「書記,你忙,我先走了…」

現在是上班時間,祁鶴軒不便在這團高官的辦公室里一直待著,於是對孟惜瑤說了聲就轉身走了。

孟惜瑤對著他的背影說:「張老師,謝謝你,改天我請你吃飽呵…」

「就一缽花,吃飯就免了…」

祁鶴軒說完走出辦公室,孟惜瑤要請他吃飽,他這是推辭了嗎?真是傻不拉幾的。

祁鶴軒剛走到辦公室,喬美麗又給他打電話,說她在音樂室給學生上班,想要他拿攝像機過去幫她拍一段教學視頻。

喬美麗跟孟惜瑤一個辦公室的,那天孟惜瑤給他過生日她帶她的男朋友一起來的,所以她的忙祁鶴軒還是要去幫的。

於是,祁鶴軒拿著攝像機走到四號樓音樂室。

遠遠地就聽到優美的鋼琴聲,是《獻給愛麗絲》,很嫻熟,很優雅,很動聽…

當祁鶴軒走到音樂室,看到喬美麗正在彈琴給學生教學,她十指修長,在琴鍵上滑動,如行雲如流,

再加上她一高雅的氣質,不俗的容貌,祁鶴軒看得有些愣住了,

但祁鶴軒知道,

那僅僅是欣賞,

絕對不是愛慕,

有些人看一眼就喜歡上了,但喬美麗不是,她只是孟惜瑤的朋友,他只是來幫她攝像的,

僅此而已,

再沒別的情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