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破諸天萬界 偵探推理

拳破諸天萬界 第120章 沈蓉的曙光

作者:水牛真是牛

本章內容簡介:點,等自己強上了沈蓉,那可就真糟糕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是那種沒用的色鬼才會說的,自己雖然好色,可更是志在天下,要留有用之身,暗自將今日的仇恨藏在心底,等自己正在拿了天下后,再來對付李...

「嗚……嗚嗚,你怎麼才來。」

「嗚……嗚,人家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懷中的沈蓉哭的跟淚人一樣,情緒非常激動,看來這幾天確實沒少擔驚受怕,兩隻手臂死命的抱住李伯陽的背部,整個面頰都埋在李伯陽的胸膛里,生怕這一切都是假的。

被沈蓉一把抱住,李伯陽顯得非常尷尬,兩隻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是好,只好就這麼舉著,訕訕的說了一句:「沒事了,我帶你回家。」

沈蓉感受到李伯陽胸膛間傳來陣陣的,情緒這才漸漸的撫平下來,一聽李伯陽說的這句話,俏臉微紅,雙手抱的更緊了,絲毫沒有放開的打算。

李伯陽這句話讓容易讓人引起誤會了,回家,回誰的家?

過了半響他似乎意思到自己的話有點歧義,尷尬的說道:

「你是不是先鬆開我,我被你的都要喘不過氣了。」

這話自然是託詞,以李伯陽練氣境的實力,哪裡會被一個一點武功都不會的小姑娘的喘不過氣來,只是想讓沈蓉趕緊鬆開自己而已,兩人這樣的姿勢顯得太過曖昧了。

「我不。」

沈蓉非常乾脆的拒絕了李伯陽的提議,雙手反而抱得更緊了。

突然敢打下身好像有硬物頂了自己一下,下一刻面頰變得通紅,趕緊鬆開了李伯陽。

感受到自己身體內某一部位變得堅硬如鐵,李伯陽的老臉難得紅了一下,解釋道:「咳咳,不要誤會,我是正常男人,這是正常男人都會有的反應。」

「流氓。」

「你哪裡正常了。」

沈蓉說話的口氣裡帶著嬌嗔。

眼前這木頭疙瘩要是正常男人就怪了,自己兩年了都沒給自己半點回饋,沒想今天這樣的場合,反而將兩人的距離拉近了一大步。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啪。啪。

又是兩個巴掌的聲音。

鬆開李伯陽吼,沈蓉一看到陳友諒,一臉三個大巴掌拍在了陳友諒的臉色。

這三個巴掌可以她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巴掌有多用力,就說明他有多恨陳友諒。

陳友諒早在沈蓉一動手時就察覺了,好歹他也是後天境的實力,不可能連一個不會武功的女人煽出的巴掌都躲不過去。

只是他不敢躲啊,眼前就站著一位煞星呢,他要是敢還手,眼前這位煞星還不得活寡了他。

大丈夫能屈能伸,當如是也,陳友諒在心中暗自對自己說了一句。

被煽了三個巴掌,陳友諒臉色出現幾道紅紅的掌印,嘴角也有一絲鮮紅。

淡淡的抹去嘴角的血跡,他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說道:

「沈小姐打的好,都是我陳友諒的錯,沈小姐到了我的地盤居然照顧不周。」

「沈小姐覺得痛快沒,不解氣的話再來幾下。」

剛才沈蓉打的是右臉,陳友諒說完后居然真的把左臉前傾了一點點。

沈蓉緊緊抓住李伯陽的手臂,臉色露出鄙夷的神色,罵了一句:「無恥之徒。」

與沈蓉不同,李伯陽可不這麼看,陳友諒這個人雖然桀驁,但是能打下這麼大一片基業果然是有道理的,能屈能伸,梟雄本色埃

讓沈蓉出氣其實是在化解他的敵意,你打我右臉是吧,我將左臉伸過去你接著打,給你打痛快為止。

看到沈蓉那鄙夷的身前,陳友諒毫不在意,只要能活下一條命,就是臉面被沈蓉按在地上摩擦又有什麼關係。

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今天能活下來就是幸運了,陳友諒心裡非常清楚,這個場子恐怕很難找回來了。

李伯陽這樣的練氣境高人通常屬於不可招惹的人物,被這樣的人物盯上,恐怕他連覺都睡不安穩,現在只能盡量化解掉對方的敵意,祈禱以後別再有焦急了。

同時他又有一絲慶幸,李伯陽來得快,自己還沒有真正犯下大錯,要是對方來的再慢一點,等自己強上了沈蓉,那可就真糟糕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是那種沒用的色鬼才會說的,自己雖然好色,可更是志在天下,要留有用之身,暗自將今日的仇恨藏在心底,等自己正在拿了天下后,再來對付李伯陽。

三個巴掌下去,沈蓉的恨意也消除了一點點,輕聲的說道:

「木頭,我們走吧,這地方我一刻也不像多待了。」

木頭是沈蓉對李伯陽的專屬稱呼,在苦追李伯陽兩年的時間裡,每次她找理由想讓李伯陽陪她出去都被拒絕,最後就給李伯陽起了這個外號,不過一般只有李伯陽不在的時候這麼稱呼。

「叫先生,走吧,我帶你回去。」

李伯陽輕輕的甩了甩手臂,想將沈蓉抱著自己的手彈開,可是發現沒啥用,沈蓉不僅沒鬆開,反而越抓越緊了,最後乾脆將腦袋都靠在了他手臂上。

「咳。咳。」

李伯陽見沈蓉越抓越緊,尷尬的乾咳了兩聲,示意了一下沈蓉。

沈蓉哪裡管這些,完全當做沒聽到,通紅的小臉還露出微微有些得意的笑容,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伯陽兄要走么,我送送伯陽兄吧。」

陳友諒見沈蓉牽著李伯陽的手臂準備離開,長吁了一口氣,這次總算混過去了,趕緊追了上去,客氣的問道。

「不必送了,以後眼珠子放亮點,別惹了不該惹的人。」

既然沈蓉沒事,李伯陽並沒有對陳友諒下殺手的打算,並非他如此大度,終其原因還是因為元朝。

如今陳友諒的手底下控制著安徽、福建、江西等地盤,手下軍隊二十幾萬,可以說整個天下間的元末群雄,實力最強大的除了張士誠就是陳友諒了。

佔據如此大的地盤,陳友諒手底下控制的紅巾軍牽扯著元朝相當多的力量,可以說是紅僥頂樑柱之一。

如果自己動手殺掉陳友諒的話,變數太多了,要是引起起義軍連鎖性的崩盤,讓元朝將這一波造反的勢頭鎮壓下去的話,自己心愿中的推翻元朝就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成了。

細細思量之後,李伯陽覺得還是放陳友諒一馬,至於陳友諒對自己的仇恨,這就完全不在李伯陽的考慮範圍內了。

且不說對方有沒有膽子來找麻煩,等朱元璋一崛起,陳友諒的死期就到了。

「一定,一定,伯陽兄放心,給我一百個膽子以後也不敢找沈小姐的麻煩。」

一路上點頭哈腰的將李伯陽與沈蓉送出軍營,直到兩人都消失在眼前後,陳友諒這才大嘆口氣,心道總算把這瘟神送走了。

在李伯陽走的一瞬間,陳友諒的臉色瞬間露出一抹狠色,扭頭回到了軍營,顯然是準備找人麻煩了。

而李伯陽與沈蓉在離開軍營后,兩人找到了劉伯溫,三人往金陵的方向行去。

Ps:書友們,我是水牛真是牛,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