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二百三十八章燃燒的怒火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他也沒有求饒,因為他知道,對於這種人求饒,根本就沒用。「笑啊,你再笑啊,我讓你這一輩子都再也笑不出來。」羊鬚鬍男子冷笑連連,舉起手中的匕首,喪心病狂的向楚孤雨的丹田刺去,他竟真的準備廢掉楚孤雨的...

羊鬚鬍手拿匕首,滿面兇狠的向楚孤雨靠近,已是將其自己那元武一重的氣息散發而出。

「跪下」羊鬚鬍爆喝一聲,元力所形成的威壓,便如潮水一般湧向楚孤雨。

這一刻,楚孤雨本想抵擋,可是只有靈武七重修為的他,怎麼可能擋住元武境強者的壓迫,「噗通」一聲便跪了下來。

「啪啪」來到楚孤雨面前,羊鬚鬍輪開手臂,對著楚孤雨就是兩個響亮的耳光,強大的力量,將楚孤雨硬生生的扇倒在地,一口鮮血自口中噴洒而出,兩側臉頰已是高高腫起。

「呵…」面對羊鬚鬍的**,楚孤雨只是呵呵一笑,他早就習慣了,習慣了對方對他的各種侮辱,但是他並未反抗過。

他並非不敢反抗,而是不想反抗,他要活下去,因為他知道,他有一個了不起的弟弟,只要給他弟弟一定的時間,一定可以成長起來。那個時候他所受的侮辱,都可以找回來,而他楚家的滅族大仇,也將得報。

「我呸,你笑?你他媽還笑得出來。」

「我讓你笑,我讓你笑,我看你還能不能笑的出來。」

羊鬚鬍被楚孤雨的笑容激怒了,抬腿一腳踩在了楚孤雨的另一條腿上,只聽「喀嚓」一聲,楚孤雨另一條完好的腿,便被羊鬚鬍硬生生的踩斷了。

斷腿之痛,席捲而來,楚孤雨卻是緊咬牙關,未叫一聲。同樣的他也沒有求饒,因為他知道,對於這種人求饒,根本就沒用。

「笑啊,你再笑啊,我讓你這一輩子都再也笑不出來。」羊鬚鬍男子冷笑連連,舉起手中的匕首,喪心病狂的向楚孤雨的丹田刺去,他竟真的準備廢掉楚孤雨的修為。

「不要!!1這一刻,楚孤雨也是面容大變,不由的大喊起來,羊鬚鬍怎麼**他,他都可以忍,但卻不能容忍自己的修為被廢掉,那可是他的命,他修武八載所換來的力量,怎能就這樣被人剝奪?

然而,他的呼喊,不但未能阻止羊鬚鬍手中匕首下落的速度,反而增添了羊鬚鬍廢掉楚孤雨修為的決心。

只見一道寒芒閃過,一道鮮血便自楚孤雨的體內濺射,那把匕首已是深深的刺入了楚孤雨的丹田之中。

這一刻,楚孤雨面容蒼白如紙,丹田的刺痛讓他的身體都是一陣顫抖,但是他卻並沒有哀嚎,而是瞪圓了雙眼,死死的盯著自己的丹田,親眼看著自己積攢了八年的靈氣,急速流失,直到全部脫離他的身體。

「啊~~~~」

「我跟你拼了。」

突然,楚孤雨大喊一聲,如同爆發了的猛虎,夾帶著無盡的憤怒站起身來,向羊鬚鬍撲了過去。

「砰」然而,修為被廢的他,怎麼可能是羊鬚鬍的對手,只見羊鬚鬍隨意的抬起一腳,便將楚孤雨,如同沙袋一般的踢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酒館的牆壁之上。

「嗚哇」

落地之時,楚孤雨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上的骨頭被這一下,撞斷了無數根,可就算如此,楚孤雨還在努力的爬起,惡狠狠的盯著不遠處的羊鬚鬍,只是奈何,他卻根本沒了這個力氣,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幾乎散掉,廢了。

「從今以後你就是一條癩皮狗,在我面前永遠只能爬,哈哈哈……」羊鬚鬍看著楚孤雨狂笑不斷,且笑的異常開心。

對於這一幕,其身後的狗腿子們,也是哈哈大笑,但是內心卻是不由打起了寒顫,因為羊鬚鬍的手段實在太殘忍了,得罪他的下場,實在是生不如死。

在羊鬚鬍虐待楚孤雨的同時,一隻白頭雕正從天而降,向小酒館靠近,而那白頭雕上坐著的,正是楚楓。

此刻的楚楓,早已將精神力擴展到了極限,這使得他的聽力也是極為的敏感,而當他聽到一聲慘叫之後,卻是不由面容大變。

竟身形一縱自白頭雕上躍下,以御空術的手段,急速的掠入小酒館,因為他剛剛到了一聲慘叫,並且聽出,那聲慘叫是他的大哥楚孤雨的聲音。

「轟」

楚楓如閃電一般掠入了酒館,其進入酒店之時,更是攜帶著一股強大的風力,風力掀起,頓時將酒館內的一切攪成一團,就連酒館內的凌雲宗眾位弟子,也是被這股強風掀的連滾帶爬。

「大哥1

進入酒館后,楚楓第一時間將目光,鎖定在了楚孤雨的身上,看著那趴在地上,渾身傷痕纍纍的楚孤雨,楚楓的心臟都差點跳了出來,趕忙上前攙扶。

「弟弟,弟弟!!1楚孤雨喪失修為,痛苦不已,但是楚楓的聲音,卻將他喚醒,尤其是他抬頭觀望,發現楚楓就在他面前之後,更是吃驚不已。

不過他掃視一眼,楚楓身後那爬起身的羊鬚鬍等人,便一把推開楚楓,大喊道:「快跑,弟弟,快跑!!1

「弟弟?這位不會就是你那個在二等宗門修鍊的廢物弟弟,楚楓吧?」

羊鬚鬍的嘴角洋溢起詭異的陰狠笑容,與此同時,其身後的狗腿子們,已經明白羊鬚鬍的意思,早已將酒館的入口堵住,以防楚楓逃跑。

「趙迪,當初得罪你的是我,你有什麼事沖我來,我求你,我求你,我求你放過我的弟弟。」

見羊鬚鬍竟將兇狠的目光投向楚楓,楚孤雨知道大事不好,已被楚楓攙扶起來的他,竟要向那羊鬚鬍下跪求情。

「啪」只不過,還不待楚孤雨跪下,一隻有力的大手,便再次將他攙扶起來,是楚楓。

楚楓一隻手攙住自己的大哥,一雙眼睛盯著那冷笑著的羊鬚鬍,冷冷的問道:「是你將我大哥弄成這樣的?」

「沒錯,就是老子弄的,你想怎麼樣?你一個區區二等宗門的廢物,能拿老子怎麼樣?」羊鬚鬍諷刺的笑著,笑的異常的猖狂。

見羊鬚鬍承認,楚楓的雙眼頓時化為了血紅之色,渾身上下都縈繞著冰冷的殺氣,瞬間充斥了整個酒館,他惡狠狠的盯著羊鬚鬍,咬牙切齒的說出了八個字:「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