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二百三十七章楚孤雨落難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平民,所以看向楚楓的目光中充滿不屑,臉上滿是不耐煩三個大字。而得知此楚孤雨離開凌雲宗之後,楚楓已是心亂如麻,也懶得與那弟子計較,而是仔細思索,楚孤雨離開凌雲宗后,會去哪裡,畢竟如今楚家已經不...

楚楓離開百曲溝后,最先前往的地方,便是青州第一宗門,凌雲宗。

他的目的是找他的大哥,楚孤雨。自從一年前楚家族會之後,楚楓便一直未曾見過他的大哥。

但他的大哥,卻無疑是楚家之中,楚楓最牽挂的人。如果說楚家之中,對楚楓來說誰最重要,想必除了他的父親楚淵,便是楚孤雨,這是最早讓楚楓,感受到親人為何物的兩個人。

如今,楚楓與龔路雲大戰將至,事後定會有著些許麻煩,楚孤雨雖是凌雲宗弟子,但畢竟身份卑微,實力也無法自保。

若是龔家想對他不利,那實在是太簡單不過,所以楚楓想將他楚孤雨帶走,帶至一個他覺得安全的地方。

「你說楚孤雨不在凌雲宗了?那他去了哪裡?」凌雲宗門前,楚楓有些吃驚的看著對面的凌雲宗外門弟子。

「這我哪裡知道,你是他的家人,你都不清楚,我怎麼可能清楚?」

凌雲宗的弟子總是很高傲,哪怕外門弟子也是如此,他看不出楚楓的修為,還以為楚楓是一個平民,所以看向楚楓的目光中充滿不屑,臉上滿是不耐煩三個大字。

而得知此楚孤雨離開凌雲宗之後,楚楓已是心亂如麻,也懶得與那弟子計較,而是仔細思索,楚孤雨離開凌雲宗后,會去哪裡,畢竟如今楚家已經不在,楚孤雨也不會無緣無故便離開凌雲宗這個強大的庇護所。

「這位兄弟,不知你是楚師兄的什麼人?」可就在楚楓準備離開凌雲宗的時候,一名男子,卻走了過來。

他也是凌雲宗的弟子,不過卻是外門弟子,並且與楚孤雨年齡相仿,此刻出現在楚楓身前,不但沒有其他凌雲宗弟子的高傲,反而是滿面的笑容。

「我是楚孤雨的弟弟,我叫楚楓,這位師兄,你可知道我大哥的去向?」楚楓覺得,這男子不會無緣無故來找他說話,定然是知道一些隱情。

「楚楓兄弟,這邊說話。」這位男子環顧四周一眼后,將楚楓拉倒了一處無人的角落,這才開口道:「我與你大哥,當年一同拜入的凌雲宗,在外門的時候就是好兄弟。」

「他天分比我好,在我之前成為了內門弟子,不過這依然不影響我們二人的關係。」

「你大哥天份不錯,繼續修鍊下去,就算無法成為核心弟子,但是日後在凌雲宗也能落得個長老的差事。」

「不過,半年前你家中好像發生了什麼變故吧?」男子突然問道。

「恩,家中出現了意外,父親病逝了。」楚楓並沒有老實交代,因為被滅族這種事,說出去總歸是不好。

「哎,那就難怪了,自從他知道這件事後,就頓時變了一個人,與我往來甚少,並且脾氣異常暴躁,正因如此,向來規規矩矩的他,得罪了內門一個長老的孫子。」

「你大哥不但被打成了重傷,還被逐出了凌雲宗。」那名弟子嘆息道。

「我大哥是被人陷害,才被逐出凌雲宗的?究竟是什麼人?是誰這樣害我大哥?」聽得此話,楚楓憤怒不已,甚至有些抓狂。

「算了,告訴你也沒用,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你哥哥如今的下落。」男子開口道。

凌雲宗的五百裡外,有著一座小酒館,酒館內沒有夥計,只有一個老闆,這老闆不是別人,正是楚楓的大哥,楚孤雨。

如今的楚孤雨,剛好十八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大好年齡,但在楚孤雨的臉上,卻早已看不見當年的英氣。

此刻的他,身穿一件粗製布衣,死氣沉沉的臉上,儘是滄桑,並且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竟然成了一個瘸子。

「喂喂喂,楚孤雨,你他娘的能不能快點?不知道老子餓了么?」

「酒呢?酒呢?快把老子的酒上來,他媽的,再不快點,老子砸了你的破酒館。」

酒館內,坐著三桌客人,每桌大概六個人,他們全部都是凌雲宗的內門弟子,一邊飲酒作樂,一邊指使著楚孤雨,對其大聲咒罵。

對於這種情況,楚孤雨習以為常,他不能得罪這群人,因為不敢得罪這群人,只不過他不是因為自己,而是考慮到他的弟弟。

「趙師兄,這楚孤雨真是夠能忍的,我們每個月都來他這裡砸他酒館一次,可他卻依然在此不走。」一名弟子,對一名面容白皙,留著一個羊虛胡的男子說道。

「他不敢,雖然他楚家被滅了,不過楚孤雨還有一個弟弟叫做楚楓,那楚楓如今就在青龍宗修鍊,他若敢離開這裡,我就會讓他的弟弟比他還慘。」羊虛胡男子冷笑道。

「看來楚孤雨對他弟弟的感情還挺深,竟然能夠為他弟弟的安危,做出如此犧牲。不過趙師兄,依我看,直接將他宰了便是,他敢得罪你,就不應該活在世上。」另外一名弟子附和道。

「呵,殺他很簡單,但那也未免太便宜他了,我就是要他卑微的活下去,過的比任何人都要貧賤,比任何人都要慘,今日我就廢了他的修為,讓他徹底淪為一個廢人。」

羊虛胡飲了一口酒,眼中閃現出一抹寒意,隨後只聽「啪嚓」一聲,便將酒杯摔在了地上。

「嘩啦啦」見狀,另外兩桌的弟子,也是猛然將酒桌掀翻,將那不懷好意的目光,看向了剛從后廚走出來的楚孤雨。

此刻楚孤雨的手中,一面端著菜,一面拿著酒。看著眼前這樣一個場面,他也是早有預料,很無奈的看向羊虛胡男子,淡淡的道:

「趙迪,夠了吧?我已不是凌雲宗弟子,我也沒有離開你的視線範圍,再怎麼說,我也是一位修武者,就算褪去凌雲宗弟子的光環,我也能夠有所作為。」

「但是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過的好,所以我卑微的在這裡開這家酒館,但就算如此,你還不肯放過我?你究竟想我怎樣?」

「哼?放過你?放過你我就不是趙迪。想你怎樣?我要你過的更慘。看來你還是不清楚你自己的處境,修武者?我今日就讓你做不成修武者,連平民都不如。」

說話之間,羊虛胡猛然站起身來,從袖口亮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氣勢洶洶的向楚孤雨走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