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二百三十六章值得一幫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都未能觸碰天武境。他能創造出御空而行的武技,定然是機緣加運氣。」「那少年比他厲害多了,因為早在半年前,青州便出現了一個神秘的人物,灰袍先生。這灰袍先生不但驚動了凌雲宗,也驚動了你麒麟王府,儘管消...

「風揚兄,這些年我在青州,也多虧了你關照,咱們二人的關係,說這些也就太客氣了。」

「只是,你身為麒麟王府,齊氏族長,離開王府這麼久,真的沒問題么?」布衣老者面帶微笑,下出了一個棋子。

「只要我能踏入天武境,就能夠與府主比肩,林氏的那個老東西,就算趁我不在的日子,再怎麼打壓我齊氏,待得我回去之後,他也只能屈服於我。」提及此事,齊風揚滿臉的得意。

「如今九州大陸,天武境已不再是傳奇,但你青州卻只有麒麟王府的府主,和凌雲宗的宗主踏入了這一境界,也難怪青州會成為九州最弱的一州。」布衣老者搖了搖頭。

「呵呵。」對於布衣老者這頗為諷刺的話,齊風揚也只能是苦笑,而無法反駁。

想當初青州強者輩出,一直都是九州的最強州,但是當初畢竟是當初,如今青州的落寞是事實,當然,青州之所以會落寞,也是歸罪與他們這一輩,太過平庸。

想到此處,齊風揚也是不由感嘆一聲:「縱觀如今的青州小輩,也是沒有太過突出之人,獨孤傲雲在青州,倒還算是不錯,但放在九州大陸的小輩之中,卻也略顯平庸,難道說是天要絕我青州么?」

「不會,你青州已經出現一個厲害的小輩了,只要給予他一些時間,定能超越那獨孤傲雲。」布衣老者淡淡的笑道。

「恆遠兄,不知此話怎講?」聽得此話,齊風揚平靜的神情不由一變,趕忙追問道。

「百曲溝內,可不是只有你我二人,除了你我外,還有一個人在這百曲溝內滯留了大半年。」

「並且,這大半年的時間內,他可是收穫頗豐,盜取妖獸圈養玄葯的寶庫,橫掃整個百曲溝,最主要的是,他還是一位灰袍界靈師,並且只是一個少年,這個年齡,具有如此作為,當真是前途無限埃」布衣老者再次笑了笑。

「一個具有灰袍界靈師能力的少年?」這一刻,齊風揚也是無法淡定了,激動的猛然站起身來,因為一位灰袍界靈師,對於青州來說,可絕對算的上是一個人物。

一個少年?一個少年能夠成為一名灰袍界靈師,這的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讓他不得不重視的事。

不過仔細想想,齊風揚又覺得不對,於是道:「恆遠兄,這裡可是百曲溝,你說過,除非是藍袍界靈師,或者實力極其雄厚的天武境,否則在百曲溝的陣法開啟后,無人能夠抵擋著里的壓迫,灰袍界靈師,他怎麼能夠在此處生存大半年?」

「哈哈,這不也正是那少年的厲害之處么?說起來,他能夠生存下來,還是多虧了風揚兄你的幫忙啊,若不是當日,你將我給你的護身令牌交給他,他也不可能記下凝聚令牌的陣法。」

「不過就算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認此子的厲害,畢竟我那陣法,可是非藍袍界靈師無法凝聚的,但他卻做到了,你說,他究竟算不算是一個厲害的小輩?」布衣老者輕笑道。

「恆遠兄,你是說,那在這百曲溝生存了大半年的少年,是當日那個楚楓?」這一刻,齊風揚才恍然大悟,目光中充滿了吃驚。

「自然就是他。」布衣老者點了點頭。

「我就說那少年是個難得的天才,想不到會天才到這種地步,也難怪會得到御空老人的傳承。」而這一刻,齊風揚也終於恍然大悟,感到震驚的同時,他豁然一笑,越發覺得自己當日所舉,是正確的。

「御空老人算什麼,不過是位玄武巔峰罷了,終生都未能觸碰天武境。他能創造出御空而行的武技,定然是機緣加運氣。」

「那少年比他厲害多了,因為早在半年前,青州便出現了一個神秘的人物,灰袍先生。這灰袍先生不但驚動了凌雲宗,也驚動了你麒麟王府,儘管消失了大半年,但如今仍是青州之人,茶餘飯後議論的人物。」

「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灰袍先生,應該就是那叫做楚楓的少年。」布衣老者繼續說道。

「竟然還有這種事,看來那楚楓,還真是一個不安分的小子。」

聽得布衣老者的講述,齊風揚臉上的笑容則是越發濃郁,內心更是激動不已,因為越是不安分的人,往往越能成為大人物。

畢竟歷代那些頂尖強者,哪一個不是在年少之時,便鋒芒畢露,傲視同輩中人?如今青州出現這樣一位少年,齊風揚就如同見到了希望,自然狂喜無比。

「只不過,這小子可能有著一場大劫。」布衣老者突然道。

「大劫?恆遠兄,你這是何意?」見狀,齊風揚神情大變。

「此子與人有場生死戰,並且時日將近,其對手乃是玄武城城主之子,並且深得你麒麟王府一個那個林氏老雜毛,林然的厚愛,這大半年為了培養他,可沒少禍害你麒麟王府的資源。」

「而那少年,哪怕天賦不凡,但在青州卻沒什麼背景,所以我覺得,他此戰乃是凶多吉少。」布衣老者解釋道。

聽得此話,齊風揚眉頭緊鎖,隨後對布衣老者道:「致遠兄,我」

「去吧,我知道你這老東西,很希望青州能夠出個像樣的後輩,這個小子,倒也值得你幫幫。」還不待齊風揚講話說完,布衣老者便對其擺了擺手。

「果然知我者致遠兄也,致遠兄,那我就先告辭了。」齊風揚話罷欲走,不過又在門口處止住步伐,回身拱手道:「多謝風揚兄留此子一命,我代他對你謝過了。」

「這命是他自己賺回來的,他的天分,值得我放他一馬,也值得你幫他一把。」布衣老者微笑道,齊風揚也是相視一笑,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向山峰之下行去。

就在齊風揚離開后,那布衣老者的面容,則是變得凝重起來,目光中滿是憂慮,他站在山巔,望著遠處的天空,淡淡的道:

「已經六年了,為何你還是沒有出現?天賜神體,應該不會如此默默無聞才是,難道說?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

這一刻,布衣老者不由嘆息一聲,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思緒飄向了六年前的那個夜晚。

那一夜,九天銀河之上,出現了九色神雷,震動了整座大陸,卻最終霹向了青州。

那一夜,姜氏皇朝數以萬計的皇朝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尋得神體,然而卻又空手而歸。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