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一百六十五章血洗內門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我姐姐若不是做了長老,便是如今青龍宗的第一弟子,再加上我朱雀城,與他玄武城本就不和,所以我姐姐自然不怕那龔路雲,所以便答應與他比試,想要給予他一些教訓。」「但不曾想,我我姐姐竟然敗了,並...

楚楓親自將楚月等人送走,直到那承載楚月等人的馬車徹底消失在視線,楚楓才轉身回往青龍宗,然而剛剛進入青龍宗大門口,便被一大群長老圍了起來。

是刑罰處的人,最弱的都是元武一重的修為,其中為首的一位,已是踏入元武二重,見到楚楓二話不說,大吼一聲:「把他給我拿下。」

起初,刑罰處的長老還不將楚楓放在眼中,只有兩名長老走了出來,胳膊也不動,連手也不抬,只是將體內元力席捲而出,想要以自己元武境的氣息,硬生生的將楚楓壓制祝

然而,當他們那元力壓向楚楓后,卻沒有起到一絲作用,楚楓根本就如同沒事人一樣,未受一絲影響。

「呼」

就在這時,楚楓的身體卻產生了變化,一層元力狂涌而出,如同颶風一般席捲開來,瞬息便淹沒了這些刑罰處的長老。

「嗚哇」

強大的力量,勢不可擋,刑罰處的長老還未反應過來是怎樣一回事,便被楚楓那強大的氣息,硬生生的吹散開來,落地之時,皆已面色蒼白,身負重傷。

而這樣一幕,可將圍觀之人嚇壞了,刑罰處的長老,皆是元武境,楚楓竟然憑藉一己之力,將這麼多長老壓制,莫非他也踏入了元武境?

「回去告訴劉承恩,想對付我楚楓,讓他自己來。」對於眾人那各種複雜的目光,楚楓不予理會,而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刑罰處的長老后,便向劍道盟的方向走去。

來到劍道盟,楚楓二話不說直接動手,凡是出現在他視線內的劍道盟成員,都會被他一劍洞穿丹田,廢掉修為。

楚楓如今的手段,連元武四重都可輕易斬殺,若施展出金色雷霆,斬殺元武五重的也如同捏死一隻螞蟻,元武六重者也非楚楓敵手,又何況這些只是區區靈武境的內門弟子。

楚楓也不廢他們手腳,只廢他們修為,皆是一招制敵,雖只是洞穿對方丹田,當是當數百名內門弟子,皆倒在地之際,那等慘烈景象也非常人能夠接受。

「楚楓回來了,如今正在內盟大開殺戒,內門之中已是血流成河,連長老都制不住他,此子太肆意妄為了,他這當真是要與青龍宗為敵啊1

楚楓的所作所為,很快傳遍內門,甚至傳入了核心地帶,一時間各方人物前往內門,想要一觀究竟。

對於楚楓此舉,內門的刑罰處,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劉承恩親自出馬,率領數百名刑罰處長老,圍剿楚楓,還喊出了斬殺楚楓的口號,畢竟早就與楚楓有所過節的他,剛好可以借著這次機會,斃掉楚楓,以爆他孫子劉芒,被爆掉命根子的大仇。

而圍觀之人,更是覺得楚楓必死無疑,畢竟在內門之中,劉承恩的名號是響噹噹的,只不過當劉承恩的人馬,抵達劍道盟之際,又有兩隊人馬,也同時抵達了。

是蘇柔掌管的長老閣,以及歐陽長老掌管的武技閣,歐陽長老率領幾十人,蘇柔更是率領上千人,從氣勢上完全壓制住了劉承恩。

「蘇柔,你這是什麼意思?此子違反宗規,肆意廢除同門修為,我刑罰處理當拿他治罪,你身為青龍宗的長老,竟然庇護於他,你還配做青龍宗的長老么?」劉承恩大聲質問道,似是想讓所有圍觀弟子都知道,這件事是蘇柔做的不對。

「楚楓乃是核心弟子,就算他哪裡做的不對,也輪不到你來處置,因為你還沒這個資格。」蘇柔不緊不慢,只是淡淡的撇了劉承恩一眼,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中。

「劉長老,老夫知道你與楚楓小友有些個人恩怨,但希望你按章辦事,不要將個人情緒帶到此事之中。」

「雖說楚楓小友今日做的是有些過分,但也不是沒有緣由的,當劍道盟打壓楚盟之時,你們這刑罰處,又在哪裡?」歐陽長老也是開口了,雖然笑的很是柔和,但話語之中卻充滿諷刺之意。

「你」劉承恩無言相對,無論是蘇柔還是歐陽長老,都不是他能對付的,所以眼下,想強行對楚楓出手,已是行不通。

不過他也並不擔心,畢竟如今要對付楚楓的,不止他一個,等到核心地帶的人來了后,就算他不出手,楚楓也絕對不會好過。

「楚楓,你這次真是捅了大簍子了,怎麼能將這麼多同門弟子的修為廢除,如今已經驚動整個青龍宗,這件事就算我姐姐想保你,也是無能為力。」

蘇美也來了,她站在楚楓身旁,看著那一個個正被長老們救治的劍道盟成員,美眸之中滿是擔憂,她不是擔憂這些劍道盟成員的安危,而是擔心楚楓的安危。

「現在想起幫我了,我不在青龍宗的時候,他劍道盟欺辱我楚家人的時候,你和你姐姐又在哪裡?」

楚楓有些埋怨的撇了蘇美一眼,不懼不怕,因為他如今已經掌握結界之術,只要諸葛青雲知道,定會收他為徒。

在青龍內,有那位的庇護,哪個還敢動他?別說他廢了這群內門弟子的修為,就算殺了他們,也最多是受些輕微的處罰,絕對沒人敢要他的命。

「楚楓,你這麼說,就著實錯怪我和姐姐了。」然而聽得楚楓此話,蘇美則是滿面委屈,嘟嘴道:「欺壓你楚家之事,雖是巫九所為,但實際上是龔路雲指使。」

「早在劍道盟有所行動的當日,我姐姐便要出頭,可就那時龔路雲卻找到了我姐姐。」

「他與我姐姐賭鬥一場,說只要我姐姐能夠勝過他,他便在一年之約時,饒你一命,但我姐姐若輸了,他也不難為我姐姐,只要求我和我姐姐,不許插手劍道盟與楚盟之事。」

「我姐姐若不是做了長老,便是如今青龍宗的第一弟子,再加上我朱雀城,與他玄武城本就不和,所以我姐姐自然不怕那龔路雲,所以便答應與他比試,想要給予他一些教訓。」

「但不曾想,我我姐姐竟然敗了,並且敗非常徹底。」

「儘管並不情願,但是要按照賭約,我姐姐卻不得不選擇坐視不理,無法插手劍道盟與楚盟的事。」蘇美滿面委屈,一五一十的講出了真相。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