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一百章趕盡殺絕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小輩之中出類拔萃的,所以我想讓楚楓小友,代表我紫金城去參加今年的新秀大會。」陳輝繼續講道。「我參加這新秀大會,有什麼好處么?」楚楓問道。「如果只是參加,倒的確沒有什麼好處,不過若是可以獲得...

陳輝一聲令下,兩名將領氣勢洶洶的便沖了過來,一把便將林掌柜拽了起來,拖著他開始向人群之外走去。

「城主大人,請饒命,城主大人,饒命啊!!1

這可將那林掌柜嚇壞了,可是儘管他再怎麼求饒,無論是陳輝,還是那兩名將領皆是面無表情。

直到兩名將領,將其拖到空地之後,其中一位拔出腰間的寶刀,手起刀落「喀嚓」一聲,那林掌柜已是人頭落地。

「呼~」

這一幕,可當真是將眾人嚇壞了,幾乎所有人都是滿面的震驚,滿頭的霧水,感覺不知所措。

「城主大人。」將林掌柜斬殺后,其中一名將領將林掌柜的紫金令牌,交到了陳輝手中。

陳輝接過令牌,笑著對楚楓說道:「楚楓,你聽說過朱雀城么?」

「恩?」楚楓不由一愣,他閱歷有限,還真沒聽說過朱雀城。

見狀,陳輝則是微微一笑,耐心的解釋道:「楚楓,相信你應該知道,我九州大陸是由姜氏皇朝統治的,姜氏皇朝為了更好的統治九州,便將九州分別交由九座王府掌管,而統治我青州的,則是麒麟王府。」

「麒麟王府,為了更好的治理青州的秩序,在青州各地,選出了八座一等城池,一百六十座二等城池,以撒的形勢,覆蓋了整個青州,而這些城池,都具有管轄各地域的許可權。」

「我紫金城乃為二等城池,負責管理我紫禁城的並非麒麟王府,而是一等城池朱雀城。」

聽得陳輝一番話,楚楓對這青州的各方勢力,的確有了一個全新的概念。

楚楓之前一直覺得,姜氏皇朝是九州大陸霸主,而各方宗門統領各方地域,還以為這青州境內,是由青州第一宗門凌雲宗說的算,但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這樣的。

可以說,姜氏皇朝的手段很高明,實行了分級管理制度,儘管不干涉各方宗門發展,但實際上還是牢牢的將九州大陸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如果將青州分為八方,那我們這一方地域的最高管理者,便是朱雀城,十日之後,朱雀城要舉辦一場新秀大會。」

「這所謂的新秀大會,便是小輩之間的一場切磋,不過限制年齡必須在十八歲以內。」

「而楚楓小友年齡雖然尚小,但在我紫禁城也算的上是小輩之中出類拔萃的,所以我想讓楚楓小友,代表我紫金城去參加今年的新秀大會。」陳輝繼續講道。

「我參加這新秀大會,有什麼好處么?」楚楓問道。

「如果只是參加,倒的確沒有什麼好處,不過若是可以獲得這新秀大會的第一名,倒是有五千靈珠的獎勵。」陳輝解釋道。

「那好,我會參加。」楚楓點了點頭,五千顆靈珠,對他來說可是具有很大誘惑力的。

「那此事就這麼定了,這紫金令牌便賜給楚楓小友,有了他你可自由出入我紫金城,五日之後到紫金城來找我,我會派人將你送往朱雀城。」

陳輝,將這紫金令牌交給楚楓后,便率領著千人大軍就此離去,只剩下一群仍未從先前的震驚中,晃過神來的人們。

看了看左手的紫金令牌,又看了看右手托盤中的千顆靈珠,楚楓眉頭微皺,他總覺得此事有所蹊蹺,但是卻又找不出原因。

想了片刻,未得答案,楚楓也乾脆不再去想,而是舉起手中的資金令牌,對眾人說道:「如今,還有誰不服我楚家?」

「我等願追隨楚家,誓死效忠。」

而楚楓話音剛落,周圍的人們皆是齊刷刷的跪了下來,以那如雷鳴般的聲音,宣誓起來。

如果說,之前他們是迫於楚楓的實力,才臣服於楚楓。那麼此刻,他們則是迫於楚楓的背景,不得不臣服於楚楓,有了紫禁城城主做靠山的楚楓,他們真的是不敢再得罪楚楓。

「很好,不過我楚楓說過,我不是要你們口服,而是要你們心服,我楚楓絕對不會將不忠之人留在身邊。」

「所以凡是願意中心效忠我楚家的人,現在便需幫我楚家做一件事。」

「把猛虎鏢局,許家,馬家,王家,趙家,李家的人,全都給我殺了。」

「呼~」

楚楓此話一出,讓得在場之人大吃一驚,就連楚家之人也同樣是吃驚不已,因為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楚楓會在趙家李家投誠之後,對他們趕盡殺絕。

這種手段,不可謂不狠,是許多成年人都做不出來的事,可是此刻只有十五歲的楚楓,竟然說了出來。

然而,這種吃驚只是持續片刻,很快便有人對趙家,李家,還有猛虎鏢局的人動手了,為了表示效忠,他們不得不這麼做。

而在楚楓的帶領下,儘管猛虎鏢局,趙家還有李家的人有所反抗,但是很快還是被了斷了性命。這幾家勢力,今日來到靠山鎮的人,全部被殺,無一生還。

然而這還不算完,在將這些人解決后,楚楓又糾集在場的人馬,分別向猛虎鏢局,許家,王家,馬家,趙家,李家的老巢趕去,要將他們在靠山境內徹底根除。

在楚楓親手導演著一場屠殺之際,陳輝也正帶領著他的大軍,返回紫禁城。

「城主大人,真的要將那玄鐵礦,全部交給那楚家?那我們今年向朱雀城的貢稅怎麼辦?」一名將領擔憂的問道。

「不然能夠怎麼辦?那位的身份,我怎麼敢違抗,今年朱雀城的貢稅交不上,最多受到處罰,但若是得罪了那位,她在她父親那裡說些壞話,也許我就會人頭不保。」

提及此事,陳輝也是滿臉無奈,至今想起先前的一幕,仍感覺一陣后怕。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