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九十四章何德何能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迎接著各方來客。雖說表面歡聲笑語,大家彼此把酒言歡,可是那氣氛卻隱約有些不對。畢竟如今楚家挖出玄鐵礦的事,已經轟動了整個靠山境內,而楚家與許家王家馬家的大戰,也已傳得沸沸揚揚。楚家...

「絕對是玄武境,不然以高樂的修為,不可能被人瞬間擊殺,並且還是在只動用了威壓的情況下。」劉冰戰戰兢兢的說著,臉上滿是驚慌之色。

當日,她與高樂發現不對后,為了避免冷無罪責罰,選擇繼續追殺楚楓,途中二人休息之時,高樂去解手,可剛剛離開不久,劉冰便感覺一股極強的能量波動,而那方向正是高樂解手的方位。

劉冰聞聲探去,卻發現高樂已經斃命,並且與趙氏兄弟一樣,表面沒有一點傷痕,但內臟皆已粉碎,顯然是被威壓活活碾壓致死。

所以劉冰不敢再繼續追趕,反而是第一時間逃了回來,向冷無罪說明一切,因為如今的對手,已經不是她能夠對付的了。

「看來,是我低估了那楚楓。」

冷無罪陷入了沉思,而劉冰則是站在原地,用那畏懼的目光看著冷無罪,不敢再多言半句,可見她對這冷無罪,真的很是懼怕。

「劉冰師姐,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處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突然,冷無罪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個白玉的小瓶,將其遞給了劉冰。

「多謝冷師弟。」而看到這個白玉瓶,劉冰則是大喜,趕忙接了過去,想都不想便將瓶蓋打開,將那瓶中的液體一飲而荊

「劉冰師姐,這次的解藥味道,可有何不同?」冷無罪負手而立,用那詭異的目光盯著劉冰,嘴角還掛著一抹陰冷的笑容。

「這次的味道,似乎有點甜」劉冰擦拭了一下嘴角,可突然之間臉色大變,指著冷無罪大喊道:「你,你,你」

「唔~」

很快的,那劉冰便說不出話來,臉色由白變青,由青變紫,身體竟然開始散發出白色的熱氣,將手塞進自己的喉嚨,似是想剛剛的液體摳出來,但卻根本是徒勞無功。

「辦事不利,留你何用。」看著那承受痛苦的劉冰,冷無罪的臉上沒有一絲同情,直到劉冰栽倒在地,沒了氣息后,才在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故意放她回來通風報信,好讓我知難而退么?有意思,我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人在跟我玩這種手段,你又究竟能否,保住那楚楓。」

想到此處,冷無罪走到桌前,拿出宣紙開始提筆書寫,而在那信上的開端寫著:「父親大人,我在青龍宗有難,可否請我冷家老祖出面解圍。」

時間流逝,轉眼已過兩日,到了楚家邀請靠山境內,諸多勢力的日子。

靠山鎮外,仍掛著許、馬、王三家人的頭顱,一眼望去甚是恐怖。

而在靠山鎮內,那座演武場中,則是鋪滿酒席,迎接著各方來客。

雖說表面歡聲笑語,大家彼此把酒言歡,可是那氣氛卻隱約有些不對。

畢竟如今楚家挖出玄鐵礦的事,已經轟動了整個靠山境內,而楚家與許家王家馬家的大戰,也已傳得沸沸揚揚。

楚家能夠獨戰三家而不敗,並且將三位元武境的家主斬殺,可見楚家的實力在整個靠山境內,當屬第一。

而楚家在這個時候宴請各方勢力,凡是明眼之人都能想出,楚家的意圖何在,所以說別看這些人表面笑口顏開,但實際上內心並不情願,他們之所以會來,完全是因為懼怕楚家。

「為何沒有見到楚元霸,這麼重要的日子,難道不該由楚元霸來主持么?」

「楚元霸的確厲害,居然能夠以一敵三贏了那三位,不過他今日既然沒有出面,我看他多半也是身受重傷,所以才不好帶上露臉。」

「你說的很對,我猜也是多半如此,不過只是楚淵的話,他能夠震得住場么?畢竟如今到場的人物中,還有元武境的存在吧?」

「相信必要時候,楚元霸還是會出面的,沒有一定的把握,楚家也不會將所有人都邀請於此,只是那個少年究竟是誰,竟然能夠坐到那麼重要的位置。」

議論紛紛之際,有人將手指向楚淵身旁的楚楓,雖說楚楓的大名早已名揚,但也的確有些人,沒有見過楚楓。

「那就是楚家的天才,楚楓,看那模樣應該已經成為核心弟子了,真是厲害埃」

「這麼說來,那青龍旗是真的了?難怪,難怪楚家會有這樣的大動作,有青龍宗庇護,如今這靠山境內,還真沒有人敢動他楚家。」

「那也未必吧,雖說王家許家馬家已經元氣大傷,可是靠山境內,還有李家和趙家,他們的實力也不比當初的許家弱多少,如今那兩位元武境的家主都已經到常」

「如果楚家只是單純的立威,讓我等別打那玄鐵礦的念頭的話,倒也罷了,但他楚家若是想一家獨大,從此統一這靠山境內,恐怕很多勢力都不會同意,若是我等聯手的話,相信楚家也會非常頭疼。」

人們都在猜測楚家此次宴會的目的,並且很多勢力已在暗中通過風,若是楚家真的要統一這靠山境內,那麼他們便會聯手反抗。

「父親,差不多該開始了。」楚楓對楚淵使了下眼色。

「恩。」而楚淵則是站起身來,以洪亮的嗓音說道:「首先,感謝各位能夠捧我楚家的場,參加這次宴會。」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前兩日我楚家遭遇大劫,三大世家圍攻我楚家,想要將我搶奪我楚家的資產,不過可惜,他們卻為自己的惡性付出了代價。」

「此戰,我楚家雖然獲勝,但卻使得很多鎮民遇害,很多家人遭遇不幸,這使我陷入了反思,我靠山境內的諸多勢力,共同享受靠山的資源,本該親如一家,怎能自相殘殺?」

「最終我想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我覺得在我靠山境內,也該定一些規矩,而這規矩由大家來維持。」

在此之後,楚淵說出了一些所謂的規矩,但實際上就是約束各方勢力的發展,為楚家提供最大的利益。

「砰」

突然,一個酒桌被拍成粉碎,一位身高九尺,肌膚黝黑,滿臉絡腮鬍的大漢站了起來,指著楚淵大喝道:

「楚淵,就憑你也想統領我等,你何德何能?」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