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武神 玄幻魔法

修羅武神 第九十二章楚楓的身世

作者:善良的蜜蜂

本章內容簡介:不到,他的名字竟然並非是楚淵所起,而是一早便被人起好的。尤其是再想到那名男子,他一而再再而三問楚淵的問題,楚楓不難想到,他的生父很可能也是姓楚,而將他託付於楚淵,很可能只是不想楚楓改姓而已。

楚家會議結束,楚楓與楚淵回到了他們往日居住的地方。

「父親,我有一件事想問你。」父子二人獨處一室,楚楓開口詢問道。

「楓兒,有什麼事情,但說無妨。」楚淵看著楚楓,目光中充滿了溺愛與自豪。

楚楓的表現,一次一次的讓他吃驚,如今更是拯救了楚家,早已成為了他心中最大的驕傲。

見狀,楚楓也不拖沓,而是微笑著說出了他一直想問的問題:「父親,我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他們為何要拋棄於我?」

「這」楚楓此話一出,先前還滿臉喜悅的楚淵,面容頓時一僵,湧現出明顯的變化。

「父親,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么?」楚楓看出了不對。

「沒有,沒什麼難言之隱,只是楓兒,對於你的父母,我也是毫不了解。」楚淵乾笑著解釋道。

「您也不了解?難道說我是您撿回來的不成?」楚楓有些慌了。

自從在荒野古鎮,遇到了那位強到深不可測,卻又瘋瘋癲癲的叫花子后,楚楓便覺得他的身世很不簡單,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問楚淵這個問題。

可是如果楚淵真的是自己撿到的他,那麼也就等於一切線索都斷了,他無法從楚淵這裡獲得任何,關於他父母的信息。

「不,並非是這樣的,其實我照顧楓兒,乃是受人所託。」楚淵解釋道,但是從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事情似乎並沒非那麼簡單。

「受人所託?究竟是受誰所託?父親又為何知道,那人定然不是我的父母?」楚楓急切的追問道。

看著楚楓那急切的模樣,楚淵面容不斷變化,像是在做著某種心理掙扎,最終嘆息一聲,道:

「哎,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

「這件事,要從十五年前說起,那一年我帶著楚家一干夥計,出了一趟遠門,途中經過了一座山林。」

「山林中,我遇到了一名男子,那個男子抱著一個孩子,問我,可是姓楚。」

「因為當時是在押送貨物,在加上那男子的裝扮實在有些可疑,所以我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可是誰曾想,那男子連動都沒動,我的兩名手下便爆體而亡,化成了一片血水。」

「當時,我們都嚇壞了,本想轉身便跑,可是奈何一股無形的氣息,將我們全部禁錮,根本無法動彈。」

「你可姓楚?那男子再次開口問我,那一刻我才意識到,殺死我楚家家丁,將我等禁錮的很可能是這位男子。」

「可是第一次遇見這等強者的我,當時早已滿心恐懼,哪裡還能注意到他的話語,只是獃獃的看著他。」

「而就在這時,我驚愕的發現,他的雙眼之中突然出現兩道火焰,與此同時,我所攜帶的所有貨物,竟然被一團火焰燃燒,連車帶馬,只是瞬間便被化為灰燼。」

「此時的他,已經表現出了不耐煩,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所散發出的殺機,那是我有生以來,感受到的最恐怖的殺意,彷彿他是來自地獄。」

「當時我覺得,我已經是必死無疑,不過他並沒有對我動手,而是再次開口說道:我再問最後一次,你可姓楚?」

「這一次,我不敢再有半點遲疑,趕忙回答了他的問題,並且說出了自己的家境和楚家的住處。」

說到這裡,楚淵滿臉的愧疚,楚楓能夠猜到他為何愧疚,自然是因為他當時的貪生怕死,而交待出了楚家的一切,而感到愧疚。

畢竟如果那人與楚家有仇的話,楚淵的一番話則將楚家徹底出賣,楚家的所有人都難逃一死,不過如今楚家之人都還在,那則說明那男子應該是另有目的。

「父親,那後來呢?」楚楓迫切的想知道結果。

「後來,他殺了隨行的所有夥計,只留下了我一個人,並且將那個孩子託付於我,而那個孩子便是你。」

「我接過你后,那人告訴我,一定要將你好好養大,視如己出,不過你的名字,卻不能由我來定,必須叫做楚楓。」

「這」

這一刻楚楓心中大驚,儘管他從一開始便猜到,那個孩子可能就是他,可是此刻的內心還是吃驚不已,因為他萬萬也想不到,他的名字竟然並非是楚淵所起,而是一早便被人起好的。

尤其是再想到那名男子,他一而再再而三問楚淵的問題,楚楓不難想到,他的生父很可能也是姓楚,而將他託付於楚淵,很可能只是不想楚楓改姓而已。

「當時的我,哪裡還敢拒絕,自然滿口承諾的答應了。」

「只不過,他又提出了幾個要求,那就是不得告訴你,你從何而來,也不能說,你是我親生,必須從一開始就告訴你,你是我的義子。最主要的是,不能做傷害你的事,一定要讓你健康成長。」

「而無論違反哪個要求,結果都是一個,那就是他會滅了整個楚家,不留一絲餘地。」

楚淵道出了實情,楚楓也終於知道,為何他不過問,楚淵便從不說起楚楓的身世,並且當楚楓問起自己的身世時,楚淵會如此不安,甚至懼怕,原來一直有人威脅著他。

「父親,你可知那個男人叫什麼,而在他的身上,可否有什麼特殊的標誌?」楚楓凝重的問著,因為他隱約間,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他沒有說他叫什麼,但是在他的額頭處,的確有一個奇怪的胎記,像是火焰一般,非常的詭異。」楚淵回道。

而這一刻,楚楓則是顯得頗為平靜,因為這與他猜想的答案相差不多,他的身世的確與當日那位叫花子有著關聯。

「父親,那後來他有說什麼嗎?可有提及我父母的事?」

「沒有,他並未對我提及你父母的事。」

「那你為何又說,他不可能是我的父親?」

聽得此話,楚淵閉上了雙眼,深深喘了口氣,這才緩緩的開口道:「因為當他把你交給我后,如釋重負,像是擺脫了一件沉重的負擔,並且很快變了一個人,如同瘋了一般的大喊起來。」

「我仍深刻的記得他當時所說的瘋言瘋語。」

「他說了什麼?」楚楓急不可耐。

「他對著天空大喊:你看到了吧,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你能不能放過我,我求你放過我!!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