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官 偵探推理

大仙官 第四百一十章 故人

作者:暗黑茄子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都辦好了。 楚弦鬆了口氣,他還真怕軒月谷離開這段時間,幕後兇手跑來這裡,如果是那樣,單單自己一個人還未必能應付,現在有了軒月谷在,那就安心多了。 不知不覺當中,天色漸暗。 ...

這時候楚弦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幕後謀划之人必然是早就算計好了一切,可對方卻沒有必要告訴這個賈姓工頭關於自己的事情,而實際上,在楚弦開始查辦這件案子之前,根本就沒有再出現在外人面前,這幾天來,除了家人,除了官員和巫族那些人,就沒有其他人有機會見到自己。

那麼,這個賈姓工頭又怎麼可能見過自己?而且還能一眼將自己認出來?

就算是那幕後謀划之人,也不可能在事發之前,就告訴賈姓工頭關於自己的事情,因為那時候,自己還不一定會主查十三巫祖這件案子。

就算是,也沒有必要告訴賈姓工頭這件事,因為,這根本就是會節外生枝,倘若是謀划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又怎麼可能犯下這種低級又幼稚的錯誤?

也就是說,這個賈姓工頭在此之前,就知道自己,甚至,還對自己頗為了解。

這就有趣了。

如果是這樣,就說明要麼是這個賈姓工頭很早以前就開始關注自己,要麼,就是對方頭上的人,那個謀划者很早就關注自己。

相對於這兩種可能性,楚弦傾向於後者,因為這個工頭,楚弦是沒有一點印象,要知道楚弦是有神海書庫的,只要是見過的人,哪怕只是目光這麼一掃,都不可能忘記,賈姓工頭,楚弦這是頭一次見,但很有可能,賈工頭背後的謀划者,和自己認識。

只有這個解釋。

故人嗎?

楚弦覺得這件事,越來越有趣了,賈工頭作為那個謀划者的屬下,居然也知道自己,說明以前對方和自己是有交集的,而且不是簡單的交集,否則,賈工頭不可能一見面就認出自己。

所以說,如果是故人,那麼肯定是自己知道的故人,甚至,曾幾何時,很熟的那種。

會是誰?

楚弦神海當中不斷閃過無數面孔,與此同時,楚弦也在仔細觀察賈工頭,很快,楚弦發現了一個端倪。

在賈工頭的脖子後面,有一個印記。

那是一個疤。

一個燙傷的疤痕,不大,如果不仔細看,甚至看不清楚,但看到這一個疤痕,楚弦就彷彿是在黑暗的迷謂了一盞指路明燈一樣。

當下楚弦眉頭跳動,眼瞳緊縮。

他知道這個賈工頭是什麼人了,而且,這麼來看,那個幕後謀划這一切的人,也是立刻出現在楚弦腦海當中。

很清晰,因為楚弦現在已經是有九成把握肯定,幕後之人,籌劃暗殺十三巫祖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人。

深吸了口氣,楚弦手指不自覺的搓揉。

現在基本知道幕後之人的身份,而且如果是這樣,那麼動機楚弦也就知道了,說實話,楚弦目前一點都不輕鬆,如果他猜想的不錯,他的的這個對手可是相當厲害,當然,如果是這個人,也怪不得能暗殺十三巫祖。

說實話,這個人膽大心細,懂得隱忍,而且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驚人,那麼就算是像暗殺十三巫祖這種別人看上去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對於那個人來說,也就成了可能的事情。

知道了這些,楚弦再繼續審問賈工頭已經沒有意義,因為該知道的,他已經知道。再看這賈工頭全然不知道他哪怕是一聲不吭,也依舊是被楚弦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如果他知道,肯定會大吃一驚。

楚弦將賈工頭帶了下去關好。

現在既然已經知道幕後之人是誰,就要進行抓捕,只有抓住對方,十三巫祖被害之案才能算是真相大白。

但楚弦要的,不只是真相大白。

他可是知道,這件事關係巫族和聖朝人族之間的戰爭,如何能讓巫族止戰,這是一個比破案還要困難的事情。

這時候楚弦在這木工坊四下看了看,又有了一個發現,當下,楚弦緊急叫來軒月谷,然後小聲交待了幾句。

後者一愣。

「楚推官,你這是何意?」

楚弦笑了笑:「若不出意外,這件案子,很快就可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不過在此之前,恕我賣個關子,暫時不能與軒前輩你講,因為咱們的對手極為狡猾,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打草驚蛇,所以,我暫時什麼都不能告訴你,只請軒前輩能按照我說的去做便好。」

軒月谷深深看了楚弦一眼,點了點頭:「好,希望到時候你能給我和給諸位仙官一個驚喜。」

「一定,一定1楚弦說完,軒月谷已經是身形一閃,消失無蹤。

接下來,楚弦就在這木工坊內等著,差不多一個時辰之後,軒月谷去而復返,告訴楚弦事情已經都辦好了。

楚弦鬆了口氣,他還真怕軒月谷離開這段時間,幕後兇手跑來這裡,如果是那樣,單單自己一個人還未必能應付,現在有了軒月谷在,那就安心多了。

不知不覺當中,天色漸暗。

期間,也有不少人進入木工坊,但都蒙蔽在陰陽幻神鯉創立的幻境當中,根本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

楚弦就坐在大堂之內,看著形形色色的人,想要從他們當中看出一些端倪,但顯然,這些就真的只是路人和普通人,並沒有楚弦要等的人。

天黑了。

案發之後第五天,就這麼過去了,但是對於楚弦來說,今天這個夜晚明顯是過的又激動,又忐忑。

那個幕後黑手隨時可能來這裡,不過楚弦肯定,只要對方敢來,就絕對逃不掉,因為這裡不光是有自己在,還有軒月谷這位道仙在,那幕後黑手雖然算計極高,但本身實力,絕對還達不到道仙一級,所以他不來就罷了,一旦來,絕對走不了。

只是楚弦滿懷期待的等了一夜,一直到天亮,依舊是沒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而這已經是第六天了。

楚弦顯然不可能一直繼續等下去,巫族給的時限已經是只剩下一天,誰能知道,黑龍祭司能不能安撫住巫族內部,不讓憤怒無比的巫族人提前動手。

所以楚弦不能再等了。

雖說是知道不能再等,但楚弦還是等到了正午時分,不過到了正午,楚弦知道不能繼續消耗時間,而且這段時間裡,楚弦也是不斷的推算,有了更多的猜測。

正午時分,楚弦親筆寫了一封信,紙鶴傳書給蕭禹中書。

等了沒多久,外面就來了大批的軍卒,將東木閣包圍,不一會兒,一個披甲帶刀的將領就大步走進來。

這時候,楚弦也是撤了幻境,走步迎了上去。

不迎不行,對方是五品京州禁軍統領,官級比楚弦要高一級,而且,這位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宗師巔峰境界,比楚弦也要境界高一些。

這位禁軍統領也是十分客氣,就說是奉中書令的命令,前來領命。

楚弦謝過,讓對方派人將此處看管,然後將所有人犯一併押走。

這次來的軍卒可是有八百多人,而且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可以說是萬無一失,這時候,軒月谷走過來,就問楚弦現在要做什麼。

楚弦看了看天色,已經是有黃昏之色,開口道:「軒前輩,現在,該到了揭開這一樁命案真相的時候了。」

……

巫族行館之外,此刻是重兵集結,殺氣騰騰。

首輔閣內的仙官,也是一個一個的趕過來,皆是神色凝重,當然,大部分都帶著疑惑。

蕭禹中書令站在門前迎接,大司徒來了之後,直接開口道:「蕭中書,你突然將我們都叫過來,是出了什麼事嗎?莫非是這案子有了什麼進展?」

蕭禹神色肅穆:「司徒大人,的確是關於案子的,先請進去,一會兒便知。」

大司徒雖然好奇,但還是點了點頭,邁步進入。

可以說除了已經前去兀州的金甲上將軍秦元謀和玉將軍潤伯然和另外幾位首輔閣道仙之外,其餘的首輔閣道仙,都來了。

楊真卿神色帶著古怪,邁步走進來。

「蕭中書,看樣子,是這案子有了進展?既然有了進展,直接說就好了,搞的這麼神神秘秘的做什麼?」楊真卿語氣當中帶著不滿。

最近楊真卿很是心煩,這件案子無論怎麼走向,他孫子楊克都算是無緣仕途,但說實話,他其他的幾個孫子里,雖然也有傑出者,可在楊真卿看來,都比楊克差了很多,也是因為他在楊克身上花費的心思是最多的,天運加身啊,這種好牌居然都打成現在這個樣子,楊真卿也是頗感無奈。

對於楊真卿的質問,蕭禹只是重複之前的話,請楊真卿進去,很快便知分曉。

楊真卿還想再說,那邊傳來一個聲音:「楊兄,你何必這麼著急,蕭中書叫咱們來,必然是這案子有了大的進展,否則肯定不會這麼興師動眾,好了,先進去再說。」

說話的,是太師呂岩。

楊真卿別人的面子可以不給,但呂岩的話,他卻不能不聽。

當下是點頭:「既然呂太師都這麼說了,那,老夫就拭目以待了。」

跟著呂岩來的,還有王神齡。

王神齡表情也是頗為古怪,在他看來,這已經是第六天了,整個十三巫祖被害一案,都沒有任何消息和進展,怎麼突然就說有了進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