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四十四章 賬本

作者:酸菜炖粉條  |  更新時間:昨日17:25更新  |  字數:2227字

「家訓就是這樣的,你不服?」何雄不懷好意的說。

「家訓真是這樣?家訓明明是嫡系在華夏政壇努力,偏房為了嫡系想辦法拉資源。現在還是這樣嗎?還不是因為偏支覺得不公平,不希望做人嫁衣,嚷著也要在華夏政壇試試?不然的話,你何雄會這麼努力的讓矮子國掏錢?」何蜜把話說透了,這世間只有利益,哪來的什麼規矩。

「都是一家人,好了,吵什麼呢。說說現在該怎麼辦吧,每個分支都已經有人參與了華夏的政壇,或高或低而已。不是這樣的原因,早就不存在誰投靠誰的問題了,早就各干各的了。正是因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家族中更多的子弟出人頭地,總歸是好事!」何龍年紀比較大一點,這個時候打圓場,他投靠的自然是聯盟的大腿。

「把那些賬目藏好一些,一旦被發現,誰都要死!」何蜜說到了重點。這個就是何家的方法,大家的賬目交給一個派系保管,一旦出事,全部要滅,所以,這樣這些支派才會出全力。保全別人就是保全了自己。

「原來真的有什麼賬本,看來何旭沒有騙我啊!」一個年輕的聲音在這個面積不大的房間裡面響起。

「誰?何旭怎麼會跟你說這些?」何蜜非常的緊張,因為何旭是她的弟弟,兩個人一起努力,才把這一派的實力做大做強,不然的話,哪裡何蜜哪裡能坐穩了這家主的位置?

「何旭這個大嘴巴!你家真是出人才了啊!」何雄已經站了起來,察看四周。心中詫異,這裡都沒什麼能藏住人的地方,聲音從哪裡來的?

「閣下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總歸有個目的吧!出來好好商談一下不是更好?」何龍畢竟老成,趕緊把話說開,現在這個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幹什麼!

「真不愧是大家族,氣度和想法真是和我這小老百姓不一樣。行!就跟你們說說吧!」話音剛落,門口就被推開了。

「你!怎麼能進來!」何蜜尖聲說道,就好似撕鐵皮的聲音那麼刺耳。

「老太婆,說話小聲點,耳朵都要被你弄失聰了。」這個年輕人自顧自的坐下了,這個位置正好是空的,留給何飛這一派的人。

何飛這派,就是所謂的嫡系了,全力在華夏政壇衝刺。

「你就是林峰!」何蜜和他靠的最近,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什麼!他就是林峰!」其餘的人紛紛看向林峰,不留痕迹的圍了過來。

「嗯!這櫻桃不錯,這個季節吃櫻桃,真是奢侈。」現在是六月中旬,有這麼新鮮的櫻桃,何家確實不一般。而且這些水果裡面,林峰就認識這一種,其餘的連名字都叫不上,還不知道那些有多貴呢!

「你想幹什麼?」何蜜沉不住氣了,這個林峰表現得完全不虛這裡的人。

要是說明面上的實力,何家一點不弱,這些人清一水的全是七級的修為,老外找華夏的代理,不會讓他們的實力太弱。反正這些強化葯藥力強就好,管他什麼後遺症?

但是林峰的實力太可怕,還沒聽說林峰被誰打敗過。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也不至於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商議怎麼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家族,資產起碼數百億,竟然讓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給弄得驚慌失措,誰也不願意丟這個人。

丟人是一定的了,說不定還要死人呢。

林峰吃了一個水果之後,把核給吐了,準確的落在角落的垃圾桶裡面。這個大爺的做派讓何家人一陣陣的不爽,但是林峰的拳頭比較大,都沒有輕舉妄動。何旭沒有出現在這裡,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

「你說話離我遠一點,臉上的粉都要掉下來了,就好似糖霜柿子上面的糖霜一般,你這是麵粉吧!」林峰慢條斯理,這幫人這樣算計自己,能多耍一會就耍一會。

陡然間,何雄直接朝著門口奔去,這個樣子竟然是要奪門而出,逃離這裡。

可是,只聽見「當!」的一聲。何雄被撞得頭昏眼花,預料中自己應該已經把門破開了,為什麼竟然連門都撞不破?

「你們何家人這麼喜歡撞壞門牆才出去的嗎?不會好好走出去?」林峰又剝開了一個水果的皮,吃了起來,不用問,這個就是他的傑作,術法已然封住了這個不大的房間。

「你究竟要怎麼樣?這些都不是我們做的,人手是白鷹調派的!我們最多是傳遞個信息!其他的勢力也有監視你啊!你怎麼就不去找他們算賬?」何蜜有些抓狂,林峰什麼話都不說,也不讓人走,問什麼都不回應,究竟要幹什麼?

「啪!」的一聲,何蜜倒飛了出去,臉上一道清晰的水果皮印子,看的眾人是心驚肉跳。完全沒看清林峰動手了,連手的殘影都沒見到。

「我還被狗仔隊監視呢!可是別人是監視,你倒是勾連外賊下手了,人確實不是你調派。可是要對我身邊的人下手,這個沒辦法原諒。為了防止以後再出現這樣的狀況,只好殺雞儆猴了。對不起,你們就是那隻雞!」林峰慢悠悠的說。

「跟他拼了!自爆!還等什麼?你以為他會放過我們?」何蜜這個時候捂著臉尖叫.

喝了一口茶,太平猴魁的茶,自然是與眾不同,林峰不慌不忙:「祝你好運,你可以先試試,看看有沒有效果。後面幾位,先看看她的情況,免得白費功夫。」

依舊是雲淡風輕,根本沒把何蜜的話放在心上。一時間何家人都不知所措,即使是老成的何龍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這個局。

「把賬本拿出來,我還要找梅家算賬,沒空跟你們再聊了。」林峰拍拍手,對準何蜜伸出手來。

你這還沒空?說了半天話,吃了半天的東西。

「不給是嗎?」林峰見他們一陣沉默,知道這些人也一樣不見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掉淚。

緩緩站起來,氣勢慢慢的散發了出來。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