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一十章 陳皇的決定

作者:榮小榮  |  更新時間:今天04:55更新  |  字數:3283字

唐寧坐在床邊,沒一會兒,趙蔓就從暗門中走出來。

和剛才相比,她的情緒明顯不怎麼高的樣子。

唐寧攬過她,問道:「怎麼了?」

趙蔓靠在他的肩膀上,說道:「剛才唐璟來了公主府,他說已經求惠妃娘娘向父皇求親了,他,他說要娶我。」

唐寧摟著她,說道:「他想得美!」

趙蔓抬起頭,雙臂環繞著他的脖子,問道:「你不會讓他娶我的吧?」

唐寧捏了捏他的鼻子,說道:「放心吧,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的奸計不能得逞。」

趙蔓在他懷裡蹭了蹭,不滿道:「什麼奸計,怪難聽的……」

對於陳皇會給趙蔓賜婚的事情,唐寧其實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畢竟,她現在其實過了適婚之齡,宮中和她一樣的公主,早早的就嫁了出去,嫁給京中某些權貴家族的子弟,對於公主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就算不是唐家,也會是王家李家什麼的。

而這次唐家的求親,唐寧其實並不確定陳皇會不會答應。

拋開他作為一個父親的立場,作為皇帝,在公主沒有了聯姻或者和親的用處之後,將她們嫁給大臣或者權貴之家,也能收攏一波人心,或是起安撫之用。

端王雖然在年前的那幾天絕處逢生,從康王那裡扳回一局,但這兩年來,他絕對是兩位皇子中的失敗者,就連唐家都受到了影響,在朝堂中上的影響大不如前。

陳皇深諳平衡之道,會不會同意唐惠妃和唐家的請求,藉此安撫和唐家端王,還是會聽趙蔓的意見,唐寧並不確定。

京中某處酒樓。

半個月前,京中就取消了宵禁,每到夜晚,酒樓中的生意還要更勝白天。

酒樓二樓的大堂中,眾人聽著某處包廂離傳來的聲音,面色古怪,有不少人更是生氣的站起身,拂袖離去。

喝酒的時候,叫上幾名侍女作陪是常事,關上包廂的門,在裡面做些禁忌的事情,也不足為奇。

但這麼激烈的場面,眾人還是第一見到,包廂裡面傳來的叫聲一浪高過一浪,直聽的眾人面紅耳赤。

包廂門口,站著幾名攜帶兵器的護衛,一臉生人勿進的表情,使得無人敢上前阻止。

即便是被此擾了生意,酒樓掌柜也只能忍氣吞聲,只因為那裡面的人,是他所惹不起的。

半個時辰之後,唐璟面無表情的從裡面出來,整理了一下稍顯凌亂的衣衫,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離開酒樓。

有兩名女子匆匆走進去,將裡面的女子從廂房裡攙扶出來。

眾人看著這一幕,議論紛紛。

「那好像是唐家的大公子唐璟。」

「唐璟這個人我聽過,他不像唐家二少那麼紈絝,年輕有為,風評也不錯,難道都是傳言?」

「呵,風評不錯這種話,想必是唐家自己散布出去的吧,不過,這唐璟的身體可真不錯啊,足足半個時辰……」

「誰能堅持半個時辰,他肯定吃藥了……」

……

唐家。

唐淮看著走進來的唐璟,問道:「這麼晚才回來,去哪裡了?」

唐璟沒有回答,直接看著他,說道:「爹,你明天進宮,面見陛下,幫我求親吧,我要娶平陽公主。」

唐淮皺眉道:「不是告訴過你,不要著急,等時機到了,我自會去見陛下的。」

唐璟看著他,認真道:「我等不了了!」

唐淮望著他許久,片刻之後,眉頭舒緩開來,說道:「好,明日我便進宮,向陛下請求此事。」

「謝謝爹。」

唐璟拱了拱手,退出房門時,腳步頓了頓,面上浮現出一絲陰翳,隨後便化為了冷笑。

他此刻很想看看唐寧知道此事之後的表情,迫不及待,如飢似渴。

……

皇宮,陳皇緩步走在御花園中,魏間從侍衛手中拿過一件大氅,說道:「陛下,天冷,批上這件氅子吧。」

陳皇披上大氅,喃喃道:「方才惠妃又和朕提及唐璟和蔓兒的婚事,這兩年,壓唐家的確壓的有些重了……」

作為君王,需張弛有道,唐家前兩年在朝堂上權勢過重,這兩年間,已有多次削弱,權勢大不如前,這正是他作為皇帝,所願意看到的。

但若是再打壓下去,使得兩方勢力失衡,就非他所想了。

他說了一句,才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望著魏間,問道:「你怎麼不說話?」

魏間道:「陛下,這兒女情長、男婚女嫁的事情,老奴不懂啊……」

陳皇看著他,說道:「你這個老東西,要是覺得好,早就附和朕了,莫非你覺得這樁婚事不妥?」

魏間乾笑一聲,說道:「老奴只是覺得,這小時候青梅竹馬,長大了未必就是,公主這兩年,似乎和唐璟不太親近了。」

陳皇皺眉望向他,問道:「朕怎麼覺得,你似乎知道些什麼?」

魏間怔了怔,茫然道:「陛下說的老奴糊塗了,老奴整日跟在陛下身邊,老奴知道的,陛下都知道啊……」

陳皇正欲再問,忽有一名護衛走上前,躬身道:「陛下,唐尚書求見,現在在御書房門口候著呢。」

陳皇將氅子脫下來,說道:「回御書房。」

魏間接過氅子,落後陳皇兩步,嘆息口氣,微微搖了搖頭。

御書房內,陳皇走到上方,看著唐淮,說道:「賜座。」

唐淮眉梢挑了挑,他在御書房中被賜座不是第一次,但卻是這兩年間的第一次。

左右搬上椅子之後,陳皇望著他,問道:「你來也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