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小郎君 科幻小說

如意小郎君 第三百七十一章 原來是你!

作者:榮小榮

本章內容簡介:一聲,說道:「他不是有名望嗎,我倒他要怎麼解釋。」 年輕人笑道:「若是信王不解釋,百姓便會以為他默認此事,若是他強行解釋,人們也會以為他是欲蓋彌彰,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殿下會自己刺殺自己……」<...

「啪1

信王一巴掌拍在桌上,生氣道:「千防萬防,還是沒有防住1

「怎麼了?」信王妃看著他,目光中閃過疑色,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沒事。」信王搖了搖頭,說道:「朝中出了些事情,我現在要去處理。」

他大步的走出門外,有人上前道:「王爺,太子遇刺一事,事有蹊蹺,要不要讓人查查。」

「學會苦肉計,也算是長本事了。」信王揮了揮手,說道:「不用管他,讓他自己去折騰吧。」

他看著那人,說道:「你帶人去將郡主找回來,將和她在一起的人也一起帶回來。」

那人拱了拱手,說道:「是1

太子府。

楚國太子頭上纏著紗布,躺在床上,身邊有侍女將冰鎮的葡萄剝好,送進他的嘴裡。

一名年輕人從門外走進來,走到床前,對兩名侍女揮了揮手,兩人立刻起身行禮,緩緩退了出去。

年輕人目光望向太子,恭敬說道:「殿下,消息已經讓人放出去了,您遇刺的消息已經人盡皆知。」

太子將葡萄籽吐出來,問道:「他們怎麼說?」

年輕人道:「殿下這一招苦肉計實在是妙,京中只有太子和攝政王,這口黑鍋,就算是攝政王不願意背,也得背著。」

太子冷笑一聲,說道:「他不是有名望嗎,我倒他要怎麼解釋。」

年輕人笑道:「若是信王不解釋,百姓便會以為他默認此事,若是他強行解釋,人們也會以為他是欲蓋彌彰,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殿下會自己刺殺自己……」

太子揮了揮手,說道:「行了,給我隨時盯著外邊的動向,一旦有什麼消息,立刻向我稟報1

陳國和草原的使者抵達京都不久,還未引起足夠的熱議,便被一件事情徹底的蓋過。

太子的車駕在街頭遇刺,死傷了幾名侍衛,連太子自己都受了輕傷。

這可謂是京師近年來發生的頭等大案,當今皇帝病重,太子作為儲君,也是皇位唯一的繼承人,若是出了什麼三長兩短,朝局定當大亂,因此,案情一出,便引起了足夠的重視,京兆府衙和刑部在第一時間便著手調查。

京兆府衙。

幾句屍體擺在堂內,皆是此次太子府傷亡的侍衛,衙門內的捕快早已傾巢而出。

京兆府尹在堂內踱著步子,一臉疑色,看了看這些屍體,喃喃道:「難道王爺準備起事?」

一人匆匆的門外走進來,看了看這滿地的屍體,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京兆尹看著刑部尚書,說道:「我還正想問你呢,難道是王爺那邊……」

「沒有人告訴我,這也不像是王爺的手段。」刑部尚書搖了搖頭,說道:「你我都清楚,王爺要是有意,早就可以坐擁天下,何必等到今日?」

京兆尹搖了搖頭,說道:「今時不同往日,太醫院中,便有一位本官的至交,他前兩日才透露給我一個消息。」

刑部尚書目光一動,問道:「什麼消息?」

京兆尹上前一步,壓著聲音說道:「陛下的身體,怕是熬不過今年了。」

刑部尚書面色驟變,「當真?」

京兆尹搖了搖頭,說道:「若不是陛下服用了幾服續命的良藥,怕是也撐不到現在,是葯三分毒,那幾服藥的藥效過後,便神仙難救了。」

刑部尚書望向門外,天空晴朗無雲,但在他眼中,看到的彷彿是卷集的烏雲,越壓越低,久久不散。

他長嘆口氣,說道:「山雨欲來,說不得便是天塌地陷,你我究竟該如何自處?」

京兆尹握拳道:「草原有強敵窺伺,陳國與我們名雖聯盟,實則防範,楚國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滿殿朝臣,天下百姓,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今日的楚國毀於一旦?」

刑部尚書看著他,問道:「你的意思是?」

「太子不廢,楚國則廢1

……

「天下若是落到太子手裡,百姓還有好日子過嗎?」

「這些年,太子不知道做下了多少惡事,老天無眼,怎麼沒有讓刺客殺死他?」

「若是太子死了,信王一定不會袖手旁觀,放任楚國不管的,王爺做皇帝,好過太子十倍百倍1

唐寧和李天瀾走在街上,耳邊已經聽到了不知道多少類似的言論。

楚國太子在民間早已是人人喊打,這种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大逆不道的話,在楚國街頭市井竟然如此流行。

李天瀾對這些似乎早已習慣,偏過頭,看著他問道:「所以你來楚國,其實是來阻止聯姻的?」

唐寧點了點頭。

李天瀾看著他的眼睛,問道:「那你到底是阻止平陽公主嫁給太子,還是阻止我嫁到陳國?」

「都有。」唐寧想了想,說道:「太子和端王康王都不是什麼好人,嫁給他們,一輩子就毀了。」

李天瀾移開視線,問道:「就憑你一個人,怎麼阻止?」

其實在到達楚國之前,唐寧確實覺得阻止聯姻挺難的,但到了楚國之後才兩天,他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加容易。

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著李天瀾,問道:「如果太子真的當了皇帝,你們會怎麼樣?」

李天瀾腳步一頓,沒有開口。

太子視信王為眼中釘肉中刺,怕是登位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掉他們,唐寧看著她,說道:「要是楚國待不下去,你就來陳國吧,太子的手再長,也伸不到陳國的,我可以保護你。」

對於藏人這種事情,唐寧是極有經驗的,藏一個公主也是藏,多藏一個郡主也是藏,區別不大。

而這也只是最壞的情況,萬一信王想通了,登高一呼,太子被廢,公主不用嫁,郡主不用娶,這趟公費出國游也就能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李天瀾瞥了瞥他,說道:「就你的三腳貓功夫,先保護好你自己吧。」

唐寧正待開口,有一隊衛士從後方匆匆過來,走到李天瀾面前,為首的一人躬身道:「郡主,王爺讓您回去,有要事相商。」

唐寧看著她,說道:「你先回去吧,我們改日再見。」

那領頭之人又看向唐寧,說道:「王爺說了,請這位公子也一同過去。」

……

來信王府拜訪了數次,直到今日,才能走正門進去。

唐寧在客廳等了好一會兒,喝了兩杯茶,才有下人走進來,說道:「公子,王爺在書房等你。」

唐寧跟著他走到書房門外,那下人停下腳步,躬身道:「王爺就在裡面。」

唐寧敲了敲門,走進去。

書桌前,一道人影背對著他,正在揮毫疾書,唐寧走上前,拱了拱手,說道:「唐寧見過信王殿下。」

信王回頭看著他,臉上浮現出一絲驚色,脫口道:「是你,你就是唐寧?」

「原來是你,你是信王?」唐寧看著昨日和趙蔓釣魚碰到的中年人,同樣詫異的開口。

信王看著他,皺眉問道:「昨天跟在你身邊的姑娘是何人?」

不知道為何,被信王用這種懷疑和審視的眼神看著,唐寧的腦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現出了另一個人的影子。

唐財主平日里看他的眼神,和此時的信王如出一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