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九十:眾美男約談佳人

作者:小魚大心  |  更新時間:昨日15:44更新  |  字數:3466字

秋月白將酒杯隨手扔掉,對戰蒼穹的挑釁置若罔聞。

戰蒼穹飛身落地,擋在秋月白的面前,視線在眾人身上一掃而過,最後又落在唐佳人的身上。

六名堂主也從二樓一躍而下,站在戰蒼穹的身後,皆是一副「老子無敵」的嘴臉。只不過,段青玥被秋月白重傷,因公羊刁刁幫襯了一把,才撿回來一條命。這會兒臉色蒼白,明顯氣力不足。

戰蒼穹一抬手,指向佳人,狂傲地問:「你是哪個?把臉露出來,給本宮看看。」

唐佳人特別不想見戰蒼穹,一是怕他又傻乎乎地粘上自己,二是一想到昨晚他做的好事,就覺得渾身猶如火燒。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怎麼能說她是糞堆呢?!在她聞來,這味道明明更像是腐屍嘛。所以,唐佳人乾脆一扭頭,破罐破摔地扇動起衣袖。

戰蒼穹立刻皺眉道:「閉氣!」

六位堂主依言而行。

唐佳人送給戰蒼穹一個「去死」的眼神,坐在軟轎上繼續前行。

戰蒼穹覺得那雙眼睛十分熟悉,簡直與唐佳人一模一樣。當即飛身躍起,去扯唐佳人擋著臉的黑布。

孟水藍和孟天青怎能讓他得手。當即同時出手,逼退戰蒼穹。

六位堂主見此,立刻飛身相助。

四名刺客見自己主子被圍攻,當即放下軟轎拔出匕首,直接迎了上去。

唐佳人見機不可失,站起身,腳尖一轉,就要開溜。

秋月白開口道:「要逃?」

唐佳人腳尖一頓,站定,恢復了原有的聲音,理直氣壯地道:「逃什麼?!坐得久了,起來活動活動。」

戰蒼穹一聽唐佳人的聲音,眸子就是一亮,當即一個轉身,突破重圍,來到佳人面前,一把扯下了她蒙面黑布,看見她臉上的傷,便是一愣。

唐佳人的手指動了動,有心要捂住臉,終究是放棄了。早晚要相見,又何必遮掩。唐佳人心中泛起苦澀,卻因戰蒼穹的一聲「娘親,你的臉!」,砸得心肝一抖,愣是忘記了何謂苦澀滋味。

孟水藍等人見事已至此,根本就瞞不住,只得作罷。

唐佳人的嘴巴動了動,好不容易擠出一句:「戰蒼穹,別耍我了好不好?」

回應唐佳人的,是一陣陣的嘔吐聲。

戰蒼穹與六位堂主,吐得那叫一個此起彼伏。

唐佳人坐在軟轎上,眼睛禁不住往秋月白那裡掃了一下。

四目相對,唐佳人飛快地錯開眼睛,轉而又直愣愣地瞪了過去。她是毀容了不假,卻何須躲躲藏藏!至少,她要讓他知道,這是秋江灧所為!

看見唐佳人臉上的傷疤,秋月白的呼吸一窒。雖然,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卻還是痛得連呼吸都變成了刀子,一下下割著他的胸腔。

他知道,那是秋江灧做的。

他也知道,那刀子割在臉上會多痛。

秋江灧口口聲聲為了他才囚禁了唐佳人,而他卻知道,她只是為了她自己。公羊刁刁曾提議,讓她用鼻骨醫治他的頸椎,得到的卻是否定的回答。她以為他陷入昏迷,不曾清醒。實則,心如明鏡。

如今見佳人容貌被毀,他心痛至極,卻無法說出一句安慰的話。

當佳人瞪眼過來,不知為何,秋月白竟是心頭一松,有種想要莞爾一笑的感覺。

唐佳人見秋月白好像要笑,立刻轉開頭,不再看她。說實話,她真怕他對她笑。笑過之後,要說什麼?說什麼都尷尬。她想質問他,對她是否真心實意?是否算計過她的感情?是否暗害過休休?可自從她在他背後捅了一刀後,感覺那些問題似乎都變得模糊了。無論答案是或者否,他和她都兩不相欠了。至於毀容一事,她這張臉確實毀了,但秋江灧那張臉,比她更嚴重!這麼一想,她就忍不住想要咧嘴笑。

所以,無話可說。

秋月白見唐佳人又轉開了目光,心隨之一沉。

千般感情,唯有冷漠最是傷人。

唐佳人乾巴巴地開口道:「要命的,就都離我遠點兒!」這話,當真是對所有人而言。

戰蒼穹好不容易直起腰,正色道:「若兒棄了娘,還算是人嗎?!」

唐佳人的眉角跳了跳,道:「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還挺滲人的。」

戰蒼穹一張嘴,似乎要說什麼,最終還是吐得昏天暗地。

唐佳人仰頭望天,深深覺得自己有些生無可戀。

孟天青湊到佳人身邊,道:「佳人,我們快走吧,這裡被吐得好噁心。」

唐佳人伸手捂住鼻子,點了點頭。

四名殺手抬起軟轎,快速離開了那個噁心的地方。

戰蒼穹扯了褻衣,扭成麻花,系在臉上,擋住鼻子,這才晃晃悠悠地跟了上去。其他六位堂主學著戰蒼穹的樣子,擋住鼻子,然後暈頭轉向地跟在他的身後。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來到秋風渡。

唐佳人本來沒什麼精神,可當她看見秋風渡三個字時,眼中瞬間燃燒起熊熊烈火!一想到秋江灧對自己的殘虐,她就恨不得將其抱進懷裡,讓她直接吐死得了!

尚未落轎,唐佳人已經從椅子上站起身,指著秋風渡道:「秋月白,你你你……你確定,讓讓讓……讓我……」

話未說完,就聽公羊刁刁一聲大喝:「唐!佳!人!」

唐佳人轉頭,看向公羊刁刁的方向。

但見公羊刁刁就像一頭憤怒的小氂牛,瞪著溜圓的眼睛,撒腿就撲了過來。那樣子,有些凶。

唐佳人沒覺得自己做錯什麼,卻還是沒出息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公羊刁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