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四章一代將才

作者:拚命的雞  |  更新時間:今天16:14更新  |  字數:2613字

宇文拓逼音成線和周不同說了幾句後後,周不同瞪大了雙目,在周不同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宇文拓已經出手,

「啪」!

一巴掌,扇在了周不同的臉上,這一巴掌,又狠又快,將周不同半張臉,都給打腫了。

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而這也正是宇文拓的本性,沉默寡言、謀略過人、不擇手段、以天下事為己任。

隋朝之鎮國太師,擁有藍黑雙瞳之陰陽眼及古銅色之發。身上佩帶一把金色之上古神器軒轅劍,一人一劍在戰場上輕易即可摧毀萬千大軍,讓變民盜匪聞之色變。

他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這一巴掌,太響,叫身後的士兵們,也是傻眼,

突然,宇文拓叫道:「這裡我是將軍,所有人都該聽我的,你什麼態度?說,你看我的時候,是什麼態度?以為我叫你一聲師兄,你就得意了嗎?」

周不同也沒想到宇文拓這麼狠,演戲而已,

真打?

這一巴掌,打的他半張臉腫大,其中蘊含宇文拓的靈力,根本不是一般腫大,也就是說,沒有羊脂玉凈瓶,這腫大,好不了。

「宇文拓,你又是什麼態度。」周不同咬牙,當即一拳接著一拳朝著宇文拓而去,也不留情:「居然打我臉,我跟你拼了。」

「區區武皇,也敢跟秘宗爭鋒?」

宇文拓哼了一聲,

神火,使用而出,

頓時,火光衝天而起,四周樹木燃燒之聲,百里皆聞!

周圍燃燒大山裡的獸類,都亡命而逃!

......「將軍,你看對面。」

大江的戰船之上,副將突然發現了什麼,臉色肅穆的喊了起來,

縹緲將軍,很快到來,他微蹙眉頭,對面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軍交戰,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有時候一點小事,都可以扭轉戰場局勢。

「陰山副將,你去看一下。」縹緲將軍一聲令下,

他今年二十七歲,年紀輕輕,卻為將軍,這和他的天賦不無關係,他也確實是一個打戰的好手,至尊天域,自六星成為八星勢力,其中大小十五戰,全是他打下來的。

他在軍中的話,比風雲橫還管用。

「是,將軍。」

剛才的副將立馬應聲道,

他原本是殺手出身,本來還是來行刺縹緲的,但縹緲卻放過他,

之後,二人不打不相識,成為主僕關係,陰山副將,他的潛藏術,比一般人高明的多,更不是斥候可以相比的,

話音落下後,陰山跳下船,進入江水之中,

入水之時,一點水花,一點聲響都沒有,

縹緲將軍嘴角含笑,作為一個將軍,若帳下一群酒囊飯袋,那麼就算他這個將軍再厲害也是無用的,

對於陰山,他很滿意,

還有其他幾個副將,都是縹緲親自挑選出來的,每一個人除了修為在秘宗之外,

他們更有各自的一兩手絕活。

試問,他帳下,這麼一支水軍,如何會敗呢?

不管到來的是什麼對手,

縹緲都從容應付之。

......陰山,不被察覺的到了對岸,他不用鑽出頭去,他的武皇元素乃是水,對水的掌控,精妙無比,

靠著水元素,與自身本領,他在江水下,也足以聽到岸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的眼睛,在水下,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水面上,岸邊發生之事。

他看到了,

也聽到了,

原來吳天的軍隊果然來了,

而宇文拓則仗勢欺人,年紀輕輕,獨領一軍,就看不起人了?

於是乎跟周不同打了起來。

當然,陰山不是那麼好騙的,他要看清楚,岸上的兩個人,到底是演技,還是來真的。

......岸上,

宇文拓不知道是否對方是否已經有人到來,

但想來,也該來了。

那位縹緲,肯定的會派出斥候,

這一次「周瑜打黃蓋」

必須要打的真。

「區區武皇,不自量力。」宇文拓一腳踹出,

神火,席捲而去,空氣,熊熊燃燒,一一殆盡。

「我跟你拼了。」周不同火也打出來了,

一拳轟出,

「青帝拳。」

這一拳,出現的很是突兀。

然而,

「轟」

終究不敵宇文拓的神火,

二者境界,差距太大,神火破開青帝拳,如一把火焰之劍,璀璨耀眼,直接刺入周不同胸膛,貫穿而過。

「噗。」

一個血淋淋的大洞,出現在周不同胸前,一口鮮血,猛然噴出,周不同氣勢萎靡,不由倒下。

......江水下,陰山詫異,

打成這樣,肯定是真的啊,不是九幽之尊,傷成了這樣,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岸上,

宇文拓手中的軒轅劍有異動,但宇文拓緊緊握住它,不讓它躁動,他知道周圍肯定有敵人。

他秘宗境發現不了多方,說明對方,也是秘宗。

若不是軒轅劍,還真的不知道對方來了。到了這時候,演戲,就要演全套。

「周不同,你該死了。」

宇文拓面色冷然,大步朝著倒地,還在吐血的周不同走了上去,身上殺氣騰騰,手掌一握,神火凝聚為劍,就是要直接刺死周不同。

「將軍,不可以啊。」

「不錯,將軍,他怎麼說都是陛下的弟子,你殺了他,陛下那邊解釋不過去。」

「對,我看他也沒多長時間好活了,找個地方丟了吧。」

「對,傷成這樣,必死,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舉?」

早被安排好的一些士兵,立馬上來勸諫。

「好,那麼就將他丟了。」宇文拓手掌攤開,神火之劍消散,語氣冷然:「你們也要記住,回去後,就說周不同死於我們和至尊天域的交戰之中,懂了嗎?」

「懂」!

全軍上下,一一應道,

「我......我詛咒你......」

周不同,感覺生機,徹底在流失,

沒想到宇文拓居然真的真的是來真的,現在的他,五官都在流血,便是被士兵抬走,拿到無人的江水邊,丟掉。

......江水之下的陰山,立馬游去,帶走周不同,這樣的情況下,完全可以說服周不同,變成他們的人。

另外,剛才宇文拓的軍中那麼多人為周不同求情,說明周不同完全有策反宇文拓大部分士兵的能力啊。

這是一張好牌,

必須帶回去!!!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