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逆天妖帝 歷史軍事

洪荒之逆天妖帝 第五十六章 望舒戰廣成子

作者:神仙愛凡塵

本章內容簡介:教大弟子,元始天尊所賜給他的法寶可不少,而且沒有一件是差的,即便對上陸壓,他心中也絲毫不懼,只有擊敗了陸壓,方能替闡教找回一些面子。 陸壓見此,正欲出手,而一旁的望舒則開口說道:「大哥,你已戰...

確實很冤,論修為,燃燈在大羅金仙之中絕對是頂尖的,但偏偏手中沒有什麼厲害的法寶,只能靠著一盞靈柩燈撐門面,但即便如此,憑藉自身神通修為,硬是用靈柩燈硬捍紫薇帝璽,可見燃燈也著實十分厲害,但可惜,他的法寶太少了。

若非有一件下品先天靈寶的玄月道袍護身,再加上廣成子提醒,他提前有所防備,以法力護體,恐怕那道白光便足以將燃燈的頭顱斬下了,雖沒有身死,但卻也受了不輕的傷,燃燈自然無力再戰陸壓,畢竟他原本就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更不用說現在了。

燃燈三招敗北,這也著實讓關注此戰的諸聖以及洪荒各方大為意外,陸壓出世不過上百萬年,一直頂著妖族太子這個耀眼的光環,但如今卻三招敗了曾經紫霄宮三千紅塵客之一的燃燈,這足以讓陸壓在洪荒之中聲名大振了。

與此同時,眾人也不由感嘆妖族的富有,看看陸壓便知道,只他一人,手中便有兩件極品先天靈寶,而身上說不定還有其他法寶,如此身家,洪荒之中又有幾人能夠比上,即便是諸聖,其中也有大不如他的存在,讓人看著都著實十分羨慕嫉妒。

壕無人性,這句話用在陸壓身上絕對沒錯,陸壓一個大羅金仙便擁有兩件極品先天靈寶,而西方二聖,兩個人加在一起也不過只有一件而已,當真是應了那句老話,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恐此刻想要搶奪陸壓手中法寶的人不在少數,不過也只能想想了。

燃燈重傷敗北,廣成子神色頓時一凝,雖說他也知道燃燈並非敗於修為,而是輸在了法寶之上,但這也著實讓整個闡教有些顏面無光,於是他上前一步,沉聲說道:「陸壓道友好手段,好法寶,貧道廣成子,前來領教道友高招。」

廣成子可不是燃燈,雖然他才是大羅金仙初期修為,但因深得元始天尊喜愛,又為闡教大弟子,元始天尊所賜給他的法寶可不少,而且沒有一件是差的,即便對上陸壓,他心中也絲毫不懼,只有擊敗了陸壓,方能替闡教找回一些面子。

陸壓見此,正欲出手,而一旁的望舒則開口說道:「大哥,你已戰國一場,這一戰便交給小妹我來吧!我也正想領教領教闡教大弟子的手段,看看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陸壓見望舒要戰,不由微微點了點頭,輕聲囑咐道:「小心一點,莫要大意。」

陸壓退回陣中,望舒則是上前,與廣成子遙遙相對,然後開口說道:「廣成子,本仙子乃妖帝之女、太陰星君望舒,你既要為闡教討回顏面,本仙子奉陪,出手吧1

廣成子見此,神色一凝,即便對手是個女子,他也不敢大意,畢竟望舒可是帝俊的女兒,陸壓身上有如此厲害的法寶,難保望舒就沒有,只見他一抬手,召出一灰色銅鈴,輕輕搖晃,頓時發出一陣清脆鈴聲,直朝望舒而去。

望舒見此,也不慌張,一伸手便取下腰間的碧玉長簫,然後直接吹奏起來,悠揚的簫聲瞬間響徹天地之間,不過簫聲雖悅耳動聽,但卻也並非那麼好承受的,一眾闡教弟子聽后,頓時感到頭痛欲裂,著實難受的很,一些修為低的外面弟子甚至一下子變得臉色慘白。

廣成子見此,不由加大了搖晃鈴鐺的幅度,原本那清脆的鈴聲瞬間變得有些刺耳起來,當鈴聲與簫聲在空中觸碰,更是發出極為刺耳的嗡鳴聲,周圍的觀戰之人都收到了影響,紛紛開始催動法力,抵抗這些聲音對他們元神的傷害。

落魂鍾,中品先天靈寶,可以鐘聲傷人元神,妝若銅鈴,蘊涵神奇力量,施展時用手搖動,可使人失魂落魄,戰慄不穩,封神之戰中,廣成子曾將他賜給徒兒殷郊,結果殷郊在申公豹攛掇之下倒戈,反過來用廣成子所賜法寶來對付廣成子和闡教弟子,竟然連敗闡教數人。

廣成子見落魄鐘不能建功,一抬手,便又召出一寶,正是他手中最厲害的法寶,番天印,雖只是極品後天靈寶,但威能絕對可以匹敵極品先天靈寶,廣成子一抬手,便直接祭出番天印,化作磨盤大小,朝著望舒砸去,絲毫沒有一絲留手。

望舒將番天印砸來,臉中便有閃過一絲笑意,只見她一抬手,一枚長著翅膀的錢幣便已然握在手上,然後直接拋出,向著番天印飛出,只一瞬間便貼在了番天印之上,原本磨盤大小的番天印立時恢復到原本的大小,然後落在瞭望舒手上。

廣成子見此,臉上不由露出了大驚之色,他完全沒有想到,一枚小小的銅錢竟然直接讓他失去了對番天印的控制,眼看著番天印落入望舒手中,然後被封印收了起來,失去最寶貴的法寶,廣成子不由急聲道:「望舒,還我法寶1

望舒聽后,淡淡一笑:「笑話,你我鬥法,我收了你的法寶,你覺得我還會換給你嗎?」

廣成子見此,臉色不由變得極為難看,這時他也才發現,望舒中的那枚錢幣也並非凡物,竟然也是一件極品先天靈寶,更讓廣成子忌憚的是,那件法寶是否能夠無限制使用,如果是那樣的話,他有多少件法寶都不夠望舒收的。

即便那件法寶有所限制,但廣成子如今也不敢輕易出手,雖說他身上還有幾件法寶,但若再有損失,也著實會十分心疼,法寶到瞭望舒手裡,基本就沒了討回的可能,畢竟望舒可是帝俊的女兒,洪荒之中,恐怕還沒人能夠逼迫得了帝浚

如今,廣成子是戰也不是,不戰也不是,著實尷尬得很,望舒的落寶金錢實在是讓人有些頭疼,自己最強的法寶竟然一下子就沒了,接下來該如何與望舒一戰,難不成只靠道法不成,嗯?廣成子看著手中的落魂鍾,眼中不由為之一亮。

番天印被望舒收走,但為何望舒沒有用那法寶將落魄鍾手中,這其中必有緣由,廣成子本就天資不凡,心念通達,瞬間有了幾個猜測,不過還需驗證一番才行。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