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六十二章 驚險回憶

作者:賭神大司馬  |  更新時間:2019-01-22 09:00  |  字數:2443字

我很害怕,畢竟我當時覺得,這可能是我活著的最後一個晚上了,換做誰都不可能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就在我握緊匕首,準備隨時歡迎他們進來時,他們幾個卻像野獸一般。

趴在那具屍體旁邊,開始瘋狂的撕扯著衣服,很快這個人的屍體,就被撥了一個精光。

他們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我大驚,原來他們是回來吃這具屍體。

只見到他們吃的津津有味,而我面對著充滿血腥的場面,只能強忍著胃部的不適,各種想要狂吐的衝動。

可是看到外面那具屍體的慘狀,我怕我一出聲音,就會換來同樣的待遇。

他們都在為到底吃那裡,開始大打出手,很多人都想先吃頭部。

我真不明白,他們是怎麼動了嘴的,人頭同類的頭顱,居然能吃下去。

四個人為了頭顱,先是大打出手,最後一個比較高大壯碩的人,打贏了其他三位。

這個頭就歸他所有了,我很恐懼,可能這是人類的本能,面對同類就在自己面前,這樣被分食。

我很有種衝動,想要衝出去,拿刀把這些,分食同伴的四個傢伙,統統殺死。

我期待這場視覺盛宴,快點結束,伴隨著陣陣微風,一股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就這樣直衝我的腦海。

那個場景,是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包括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是會讓我,頭皮發麻身四肢無力。

幾乎本能的反應就是想吐,想要逃離,可是我怕驚動,著四個畜生只能這樣忍著。

吃著生肉,也許他們並不滿足,卻又想到了別的吃法,居然跑到我藏身的地方,準備把樹枝點火。

還用刀子,利落的割肉,不一會一具屍體,就被徹底的分解成了碎片。

而他們的動作也嚇的我不輕,畢竟荊棘太多,我並沒有辦法,在往裡面擠。

我身上也有很多地方,被荊棘劃破了,而且四周都是老鼠和飛蟲,尤其是蚊子更是嗜血。

而此刻天邊也映出了紅霞,那是日出的時刻,不能借著黑暗的保護傘,看來這次的搏殺,我是避無可避了。

看樣子我也只能是先發制人,我躲在荊棘里,這個走過來,準備半段寫燒柴的人,像是發現了我的藏身處。

嘴裡先是低吼了一聲,而眼睛分明是一種不確定,但是又好奇的往我的地方看。

像是說,你看看這裡好像有個人,然後又不確定自己的猜測,就這樣看著我躲藏的方向。

這個人亮出了手中的匕首,我也能猜到了幾分,看來他是真的發現我了。

而另外三個較為瘦弱的,還在拚命的啃食著肉,並沒有在意我這裡。

的確這就是我的機會,我要是能借著殺掉這個人的機會,震懾他們也許我就能逃走。

畢竟這個人剛剛是打贏這幾個人的,而且食人族的智商都很低,相信他們通過有力的震懾,就不敢輕易招惹,不容易得到的獵物。

畢竟吃肉,也不是為了送死,這個計劃在我心中形成,我也坐好了隨時,送走眼前畜生的機會。

「啊亞西亞西,嘰里呱啦。」

&nbs--

p;?食人族高大男子,大吼一聲就朝著我撲了過來。

我身子只是簡單的朝著旁邊一歪,而人類面對疼痛,都是會本能的往後退縮。

這是人類的通病,因為我躲在灌木的原因,所以高大男子,往前準備刺殺我時,被荊棘刺痛了。

他吃痛本能的往後撤時,就是我的機會來了,我身體往邊上躲,可是我的手卻沒有停止動作。

我手上的匕首,早就朝著男子的胸口飛了過去,我也隨著發出巨大的吼聲,像極了反擊的野獸一般。

此刻被高大男子喚醒的其他三個人,也看向了我這邊。

我借勢將男子搬倒,隨後欺身而上,匕首從他的勃頸處鑽了進去,而此時其他三個人,也飛撲了過來。

想要將我拿下,成為他們的食物,我的刀子向上挑,高大男子也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我雙眼變得冰冷凌厲,看著三個蹲在半路的人,他們免不免相聚。

我看出來了,這招還是奏效的,畢竟他們是同類,可以感受到來自同伴的痛苦,這是本能的反應。

就是害怕,此刻我竟然在,這些猶如冷血動物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懼。

而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我從這個男子身上,站了起來這個男子,也早就魂歸西天了。

我步步緊逼,三個人步步後退,最後竟然想著,把手裡的食物給我,希望通過分享食物,來祈求我的放過。

可是我真的不打算這麼做,因為他們簡直就是不能留的畜生,有他們在不知還會有多少人,會成為盤中餐。

一個較為弱小的男子,晃動著手裡,被他吃的剩下一半的手,支支吾吾的說著他的話。

意思問我吃不吃,我搖著頭嘴裡也發出怒吼,眼神也絕對犀利冰冷。

而此刻他們看了眼我身後的高大男子的屍體,居然滾動著喉嚨,意思就是想來分食,可是卻因為我在,不敢過來。

最後連手裡的食物都丟下了,只能掉頭就跑,邊跑邊回頭看看確認,我是否跟著他們。

原來我以為,食人族為了吃人,是什麼也不怕的,原來他們也懼怕生死,只是他們千百年來,傳下來的規矩。

就是食用人肉,讓他們覺得,同類也是可以吃的,不會像現代文明那樣,覺得高等動物,就是不會吃同類的。

想起那些,又看看當下,也是漆黑一片,我想那麼艱難的都過來了。

我絕對不能讓孟德江出現什麼意外,那麼蝶戀之花就又成功了,而我們設計抓她也是要功敗垂成了。

我抓著猛德江的手臂,能感覺到他的緊張情緒,心中不免有些擔憂。

至少我此時抓著他的脈搏,能夠感覺到他的心跳,就證明事情還是沒有那麼糟糕的。

我幾乎本能的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一個不留心,一般利刃就可以憑空飛出。

而我們都沒有見到蝶戀之花的身影,她就可以取走猛德江的性命,真就是猶如探囊取物了。

我在回憶中清醒,思緒都隨著周圍的空氣變化著,此刻靜的能夠聽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離我最近的猛德江更是,心臟緊張的都要跳到了嗓子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