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64章 你這是弄啥哩

作者:古西風  |  更新時間:今天15:19更新  |  字數:2683字

樓上的高手皆是一驚,心道這魔頭果然對蛋有特殊的癖好,著實兇殘的很啊!

男人要是沒了這東西,那還叫個什麼男人。

一群高手裡,只有韓山淡定坐著喝茶,氣度相當不凡。

樓梯上,一陣腳步聲傳來。

每走一步,屋裡的桌椅便震動一下。

這腳步聲,好像帶著特殊的韻律,讓裡面的人忍不住都屏氣凝神,威壓倍增,好像要看見一頭野獸從下面走上來。

不曾想,一個年輕人帶著兩個絕色的女人出現在他們的視野里,讓他們同時瞪大了眼睛。

這年輕人的手上,拎著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刀子沾血,閃著寒光。

屋子裡的人不由得緊了緊雙腿,一陣喝罵,「小賊,你真是好膽,竟然敢露面。」

「今天來了,就別出去了。禍害武林的東西,今日比斬你。」

「偷蛋狂魔,我洪拳李振彪第一個不饒你。」

咣當一響,洪拳李振彪給手腕上套上了金剛鐲子。

他拎了兩口袋過來,一個袋子里裝著十五個鐲子,明晃晃的,一個重有一斤。

這兩臂的鐲子,足有三十斤。

張三爺眯起了眼睛,沒想到這個偷蛋狂魔如此年輕。

他攔住了李振彪,擺出一副大哥的氣度,先行問話道,「你就是打傷我兄弟虹橋龍哥的人?」

「是!」

龍飛單手負後,一手轉著明晃晃的餐刀。

刀不驚人,十塊錢在超市買的。

偏偏這刀,從樓下殺到了這裡。

刀刀見血,刀刀掏蛋。

下面的人滾了一地,把店家和服務生都看傻了,全都嚇得趴在桌子下面大叫。

柳如煙和張萱兒的臉都紅到了脖子上,心道龍飛什麼時候有了這種癖好。

這也,太那個了。

下面的保鏢,全都是褲襠大開,無心瞧見,別提有多尷尬。

張三爺一手防備著下面,一手玩弄著玉石核桃道,「好膽量,年輕人有本事是好,但是做事情別太過分了。我見你也是個人才,只需跪下給我求個饒,我可以留你一命,還能給你一份不錯的酬勞。」

先禮後兵,一直都是張三爺做事的原則。

一見面就打打殺殺,那是草莽武夫做的事情,張三爺自然是瞧不上。

龍飛盯著他問道,「你就是那個張三爺?」

「不錯。」

張三爺點頭。

龍飛道,「我說了,讓你洗乾淨了等我。我說的話,是不會改變的。」

「那就是沒得談了?」

張三爺動了怒色,沖著李振彪這才使了個眼色。

李振彪大怒,「臭小子,你太猖狂了。」

他掄起雙臂,好似兩柄鐵錘,沖著龍飛的腦袋猛砸了上去。

這一招不顧生死,下手極恨。

龍飛手裡的刀一個旋轉,好似一道白光從他的褲襠下面穿過,而後又回到了手裡。

速度極快,旁人甚至都沒看清他出手。

但是李振彪卻捂著褲襠滾在了地上,兩臂上的手鐲噗通砸在了地板上,把木地板都砸了個粉碎。

他滿臉扭曲,瞪著眼睛,一聲嘶吼,「卧槽,你做了什麼?」

地面上,留著一灘腥紅的血肉。

柳如煙和張萱兒紛紛捂住臉,一副我們不認識這個人的反應。

「掏蛋狂魔。」

「你下手太狠了吧?」

「混小子,你找死!」

「你這鱉孫,果然陰毒!」

嵩山鐵頭強看不下去了,肚子一鼓,腦袋一低,似是炮彈一樣猛地沖著龍飛撞了出去。

這一撞,速度極快。

好似是一頭猛獸沖了上去,普通人根本無法躲閃。

龍飛根本不看一眼,仍舊是很隨意的把手上的餐刀拋了出去。

咻的一響,刀光從鐵頭強的下面而過。

龍飛閃過身子躲開,鐵頭強的腦袋重重撞在了對面的牆壁上。

噗通一下,水泥牆壁被他撞出一個窟窿。

他卻雙腿加緊,重重跪在了地上,嗷嗷大叫,「咦,俺滴娘啊,你這是弄啥呢!」

場上的高手嚇壞了,心道龍飛這刀法也太詭異了些,竟然能做到刀隨心走,收發自如?

鐵扇子吳俊叫道,「暗器傷人,算什麼本事!」

他手上的扇子,似是圓月彎刀一樣飛出。

扇面如刀,呼呼帶風,殺氣逼人。

任是誰見了,脖子都得一涼。

龍飛揮手一拍,啪的一下,鐵砂好似豆腐,在空中猛然爆炸。

鋼鐵打造的東西,竟然炸成了一股青煙。

要不是親眼所見,在場的人那裡能信。

他手裡的餐刀同時飛出,在地上划過一道曲線,刷的一下同樣從吳俊的褲襠飛了過去。

吳俊嗷嗚一叫,猛然到底,眼睛都疼的差點裂開,咬牙大叫,「魔頭,你太陰狠了!」

其他大師嚇得往後直退,紛紛捂住了褲襠,沖著龍飛臉色煞白道,「兄弟,有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

「對,對,咱們都是來喝茶的,沒有別的意思。」

「小兄弟,最近開放二胎,咱們還想再生上一個,你可千萬別亂來啊!」

龍飛輕哼,「怕死的現在就走。」

這夥人二話不說,慌忙離開。

一個個從窗戶上,樓梯上跟兔子一樣溜走,好像是大白天見鬼一樣,差點嚇出尿來。

張三爺大罵,「沒義氣的東西,老子不認識你們。」

有人在下面大喊,「三爺,對不住,咱還想留著命根子再生一個呢!」

「三爺,小心護住褲襠啊!」

「三爺,認輸吧!」

二樓大廳里,一下安靜了下來。

座位上,只有韓山還在淡定的喝茶。

張三爺躲在他的後面,連聲大叫,「韓山兄弟,這小子交給你了。」

韓山起身,二話不說,一掌拍在了桌上。

嗖的一下,上百斤的紅木桌子被他拍飛,沖著龍飛三人猛撞了上去。

「不錯,還有一位高手坐鎮!」

龍飛輕哼,揮刀斬下。

短不過一尺的餐刀,當空划過一道亮光,卻勾連了一米多的刀氣。

咔嚓一響,將這紅木的桌子斬成了兩半。

饒是韓山氣定神閑,此刻也忍不住悶叫出來,「刀氣?你竟然走出了那一步?」

他五十歲才突破築基境,還是在張恆宇的指點下。

眼下見龍飛如此厲害,心中震驚,不由得浮起了一絲羨慕嫉妒的神色。

在普通人里,他的境界已然很高。

但是在龍飛面前,他卻弱的不值一提。

他不自知,只以為龍飛剛突破了築基境,眼睛裡帶著凶光道,「你得罪張家,今天斷然擾不得你了。這都是你自己找死,見了閻王爺也別喊冤。」

。九天神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