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與你入羅帷 散文詩詞

春風與你入羅帷 第四百零一章 對質

作者:唐希爾

本章內容簡介:候,她當即冷笑了兩聲,剛想開口,卻是被我無情打斷。 「是個人的家裡就有監控攝像頭,我敢保證,最近幾個月以來,我絕對沒有去過唐天齊的家裡,就算是我們真的在外邊做了那種事情的話,他要帶個裙子回去干...

隨著我話音的落下,這群記者也通通從不知道哪裡鑽了出來,就我所看見的,除了照相的之外,更甚的還直接現場直播了起來。

我看了身旁的羅威一眼,他也是有些獃獃地看著周圍那些忽然出現的記者,喉嚨有些乾澀地問道。

「你叫來的?」

怎麼可能!

我看向趙敏,眼神逐漸冰冷了下來,這些,十有**都是趙敏搞的鬼!

事實也正如我所料的那般,當這些記者出現之後,便有幾個靠近了趙敏,拿著話筒對她進行一系列採訪。

「請問趙小姐您對於江未然江小姐的指控,有何辯解?」

隨著這個問題的提出,趙敏的目光也隨之向我的身上移了過來,她看著我,冷幽幽地說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1

聽到趙敏這冠冕堂皇的話之時,我也是被氣笑了,我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做的事,做完了還理直氣壯地反咬別人一口的人。

「那我倒是要好好聽聽,你口口聲聲說的,那件我的裙子,是怎麼來的?自己飛過來的嗎?」既然趙敏喜歡瞎編亂造,那索性,我就陪她一起!

沒等她開口說話,我便戲謔地看了他一眼,搶在她之前開口道。

「還是說,那件所謂的裙子,其實是趙敏您自己的呢?」

這話一出口,趙敏的臉色當即微不可查地變了變,她的額角的青筋開始跳動了起來,我看得出來,現在她很想發飆,但是礙於有人在現場做著直播,她沒那個勇氣開口。

沉默了好半天,她這才憋屈地冷哼了一聲,斜眼看著我,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自然是有人看不慣你,所以才偷偷把證據拿來給我的。」

趙敏這話不可謂不妙,一句話就直接將包裹甩給子虛烏有的人,只要在找只替罪羊過來,那趙敏就可以完美脫身。

我怎麼可能會如她的意?!

趙敏還自以為聰明地找來了記者,殊不知,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掣肘,仗著這一點,我絕對不會給她翻身的機會。

「到底是誰偷拿出來的,且先不論,單單從唐天齊的家裡這條裙子出來,就算是我的,又能夠說明什麼?我去唐天齊的家裡做過客嗎?」

當趙敏聽到我這話的時候,她當即冷笑了兩聲,剛想開口,卻是被我無情打斷。

「是個人的家裡就有監控攝像頭,我敢保證,最近幾個月以來,我絕對沒有去過唐天齊的家裡,就算是我們真的在外邊做了那種事情的話,他要帶個裙子回去幹嘛?約炮紀念品嗎?這根本不符合邏輯1

先將局面的優勢扯向我這邊之後,我又立即打蛇隨棍上,將髒水潑回去給趙敏。

「倒是你,思想很危險啊,只是一件裙子而已,你就能夠聯想出來這麼多的東西,莫非……你對這種事情嫻熟得很?」

當我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趙敏的臉色便開始青紅變換了,看得出來,她被我氣的不輕,就連她那不大的胸脯,也可以看出來,在劇烈地起伏著。

當我們在爭執的時候,被她請來的記者可不管到底誰說的有理,他們的眼中就只有新聞,所以,便不顧趙敏越來越黑的臉色,自顧自地報道著。

在我看來,趙敏請來的記者,現在無疑是在幫著我,這種自己搬來的救兵,最後卻是倒打自己一耙的憋屈感,終於讓趙敏惱羞成怒了。

她絲毫不顧形象地走到那個正在直播的記者面前,一把搶過她手中的話筒,猛地砸向攝像師,趁他們不注意,瞬間將攝像機給摔成粉碎。

現場忽然鴉雀無聲了起來,眾人看著趙敏,沒一個敢喘大氣的。

畢竟趙敏的身份擺在那兒,而且這還是在他們的家門口,就算是再大的不滿再大的憋屈,也得老老實實地往肚子里咽。

然而,他們害怕趙敏,我可不怕,冷笑兩聲,我毫不留情地譏諷道。

「喲,被說中痛處,變臉啦?」

趙敏聽聞,猛地轉過頭來,雙目赤紅地盯著我看,就好像擇人而噬的野獸一般。

「江未然,你不得好死1

留下這聲意義不明的怒吼之後,趙敏便轉身回了趙家大院,絲毫不顧外邊的我們,噹啷一聲,直接將門給關上。

「造孽啊,我得罪誰了我,我的攝像機就這麼沒了礙…」

待到趙敏回去了之後,被摔掉攝像機的攝像師這才堪堪地反應過來,趕忙從地上撿起攝像機,心疼地撫摸著。

「就別心疼你那機子了,壞了還能修,先看看裡邊的攝像記錄還在不在1見攝像師一直抱著攝像機不放,與他搭檔的那個記錄著急催促道。

「沒了。」搗鼓了一下,攝像師忽然欲哭無淚地說道:「現在倒好,人財兩空……」

看著他們這幅模樣,我知道他們心中對趙敏的行為舉動十分不滿,但也是敢怒不敢言,畢竟趙敏他們可得罪不起。

見到他們一副憤懣委屈的模樣,我忽然心中一動,意識到這是個機會,於是我上前拍了拍那個記者妹子。

在她疑惑的眼神之中,我將腦袋湊到她的耳邊,低聲開口,聲音宛如惡魔般誘惑道。

「想要大新聞嗎?」

……

我絕對是沒有想到,趙敏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雖然這一次的採訪內容的素材被她搗壞了,但是她並不肯就此罷休。

她覺得我損了她的顏面,更是對我進行了一次瘋狂至極的報復。

原本我是帶著警察去找趙敏的晦氣的,可最終卻是被她自己找來的人尋了晦氣,對此我只得暗笑。

當我們懲戒完趙敏,踏上回程之時,天色已經快黑了。

「這下趙敏污衊你的風波,應該算是過去了吧?」車上,羅威這般問道。

「沒有。」我搖了搖腦袋,想了想,又再一次重複道:「遠遠沒有。」

本來對質那會兒,事情可能就此結束了,可偏偏,趙敏摔倒了人家的攝像機。

要知道就連我,也不敢輕易得罪那些記者,要是他們瘋狂起來,故意要針對你,那是誰都攔不祝

再者,我已經事先埋好了伏筆,只要趙敏有任何出格的舉動,便會被媒體大肆吹誇,相信應該有不少吃瓜群眾喜歡看大人物的緋聞的。

「大小姐,接下來你還打算去哪裡嗎?」這個時候,正在開著車的羅威打趣著問道。

「不了,很累今天。」我沒有理會羅威的打趣,抬起手有些疲倦地揉著眉心,畢竟今天這一整天的,我經歷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現在不說是身心俱疲,但也是相差無幾。

最後我更是拒絕了羅威的邀請,連飯都不吃,就要他送我回家休息,畢竟我還要養好精神,以應付明天中午的事情。

一念至此,我忽然驚醒,劉毅成說是在琢磨著要怎麼對付趙乾,但琢磨到現在,卻是一個消息都沒有給我捎過來。

不過轉念一想,他跟林騰暗中肯定有所來往,既然林騰叫我裝傻就行,想必這應該也算是劉毅成的意思吧。

想到這一點,我懸著的心也就隨之放了下來,現在我的腦海里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休息。

當羅威將我給送到家門口之後,他便回去了,目送著他遠走之後,我這才轉身推開門走了進去。

然而當我走進家裡,推開房間門的那一刻,瞬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因為我的房間里,竟是還有別人的存在!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

架在我脖子上的刀把,已經說明了一切。

「識相的話,最好老老實實呆著不要亂動1

隨著這句話落進了我的耳朵里,一直隱藏在門後邊的人也逐漸現出了身形,他一手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另一隻手緊緊束縛住我的雙手。

「冷靜,冷靜,要冷靜1

此時此刻,我不斷地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要亂了陣腳,平復了一下躁動的心緒之後,我這才冷著聲開口問道。

「你是誰?我跟你之間,有何恩怨?」

聽到我的問題,身後的人陰陽怪氣地冷笑了兩聲,他說道。

「恩怨倒是沒有,就是有人花錢要你的命而已。」

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中竟是罕見的沒有一絲慌張,我也不著急說些什麼,甚至連求饒都沒有,直接閉上了眼睛,就好像在等死一般。

好半晌,身後的人這才再一次開口,他帶著幾分驚異問道。

「你難道就不怕死嗎?」

聽到他這話的時候,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要是真的想要我的命的話,那還會在這兒跟我墨跡?

我推開門的那一剎那直接給我一刀不就完事了?

這人沒有殺我,而是跟我說了這麼多的廢話,擺明了就是有所圖,我也不廢話,直截了當地問道。

「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給你的,都給你。」

聽到我這話的時候,身後的這個揚言要殺我的人沉默了好半天,他這才開口說道。

「看來你也算是個聰明人,那我也就不跟你多說廢話了,有人花錢雇傭我,要我在你的身上拿些東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