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動了我的劇本 科幻小說

誰動了我的劇本 第246章 18厘米

作者:紅塵誌異

本章內容簡介:就把「李清歡」這個人忘得差不多了,根本談不上什麼兄弟情義。 張樺切了一塊牛肉,放在李清歡的盤子里,招呼道: 「牛排得趁熱吃,涼了不好吃了。」 李清歡紋絲不動。 張樺越是...

李清歡恍然大悟,原來「嗜血大魔王」是自己心血來潮想出的稱號。

兩人回憶著童年的點點滴滴。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事情李清歡早就忘了,而張老大細數過往就像回憶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事無巨細,讓李清歡非常詫異。

張樺說話的聲音沙啞,時不時發出幾聲咳嗽。

李清歡感覺他的身體不太好,儘管滔滔不絕,面容卻憔悴得像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

「打擾了,請慢用。」

兩人說話的時候,一個漂亮的女保姆端上一瓶陳年的紅酒、兩盤五分熟的牛排,以及銀亮的西式餐具。

李清歡一邊用刀切牛排,一邊好奇地問:

「老大,這些年,你是怎麼過來的?」

張樺切了一塊牛肉放在嘴裡,邊嚼邊說:

「托你的福,還有那個劇本,才能有今天的張樺……」

張樺開始講述自己這些年的經歷。他死於十多年前除夕夜的大火,重生於華語電影的黃金年代。重生后的世界正如劇本描述的那樣,沒有了很多熟悉的文學作品,音樂作品,影視作品……

那一年,娛樂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張樺在這樣的背景下,從籍籍無名走上人生巔峰。他覺得自己這一輩子活得很精彩。

兩周前,他自編自導的第三十八部商業大片《阿凡達5》收穫60億票房,打破國產電影的紀錄;

兩天前,好萊塢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婦聯6》邀請他擔任總導演;

昨天,國家廣電的首席領導邀他共進晚餐;

……

張樺說話時眉飛色舞,自豪地感慨道:

「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不是成為人們口中的『娛樂教父』,也不是我得到的財富和地位。我最驕傲的是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有些人只能口頭說說,而我真的做到了1

李清歡調侃道:「老大,除了那顆被踢碎的蛋,你的人生還有什麼遺憾嗎?」

張樺搖了搖頭,「沒有,很完美……不,如果非得說有什麼遺憾,應該就是……我快要死了。」

李清歡楞了一下,旋即笑道:

「老大,咱別開這種玩笑。」

張樺的表情很認真:「沒開玩笑。我也是最近幾個禮拜,才知道這件事……」

李清歡皺眉問:「什麼事?」

「半年前,我開始咳嗽,一直沒去醫院檢查。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怕打針吃藥,最煩去醫院。後來,我咳嗽越來越厲害,本來以為是肺結核,沒想到查出有惡性腫瘤,已經擴散了,幾家醫院都確診是肺癌……晚期……」

說著,張樺用一隻手抓起腦袋上的假髮,摘下后露出光溜溜的腦皮。李清歡知道他的光頭是化療導致。對於晚期肺癌患者而言,手術切除的可能性很低,只能通過放化療延長壽命,盡量提高生活質量,治癒的可能性趨近於零。

張樺作為劇本《我有18厘米》的主角,雖然享受著金手指帶來的完美人生,但並不具備修改劇本的能力,也不知道天公將軍張角續寫的那部分關於「靈氣復甦」的內容。

李清歡想起圓圓投資的「不死葯」項目,或許能幫助張老大。然而,他卻在猶豫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好兄弟,因為在此之前,他先要確認今時今日的張樺,究竟還是不是自己的好兄弟。

「老大,你的18厘米能借我看看么?」

李清歡突然提出這個問題,讓張樺的目光微微有些動遙

「你說什麼?」

李清歡心裡清楚張樺在明知故問。作為劇本《我有18厘米》的主角,張樺應該有一把蘊含正義能量的魔法戒尺,長度18厘米,具備很多神奇的功能:

:可以抽到各種屬性的加持,例如:財運簽、幸運簽、桃花運簽……

:可以獲得各種逆天的道具,例如:敏捷藥水、力量藥水、魅力藥水、記憶藥水……

……

李清歡在天公將軍張角偷出的那頁劇本稿紙上看到了「記憶藥水」的設定:只要喝過「記憶藥水」就能想起很多過去的事情。張樺剛才正是通過這種藥水回憶起那些童年往事,其實早就把「李清歡」這個人忘得差不多了,根本談不上什麼兄弟情義。

張樺切了一塊牛肉,放在李清歡的盤子里,招呼道:

「牛排得趁熱吃,涼了不好吃了。」

李清歡紋絲不動。

張樺越是刻意迴避「18厘米」的存在,李清歡越是懷疑。他懷疑校長辦公室外的擦身而過,張樺是否真的沒有注意到自己?重生后的這些年,難道張樺從來沒有關注過自己這個大反派?

張樺舉杯道:「兄弟同富貴,以後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李清歡沒有跟他碰杯,只是盯著他杯中的紅酒,問:

「老大,聽說過基金會福利院么?」

張樺緩緩放下刀叉,臉色一沉,臉色陰沉地說:

「我剛才一直納悶,你怎麼偏偏這時候來找我,原來是關一齋派你來的……李清歡,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讓我身敗名裂?」

張樺的表情變得冷漠,從他的眼睛里,李清歡再也看不見兄弟二字。他預感到張老大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與其假裝稱兄道弟,不如早點捅破窗戶紙。

「老大,別誤會。我不是來搞你的,只想勸你臨走前發發慈悲。反正,你這輩子活得夠本了,名利兩個字,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死後怎樣都跟你沒關係了。況且,那些作品本來就不是你的,等你走後,還他們一個名分吧。」

「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喝多了,自己冷靜冷靜吧。」

說著,張樺站起來,徑自走出房門。

李清歡意識到不對勁,猛然起身追出去,卻發現張樺不見蹤影。

突然間,燈火熄滅。

寂靜黑暗的走廊里一個人都沒有。李清歡發現手機在這裡沒有信號,只能通過屏幕的光線在迷宮般的樓道里摸索,轉了一圈又一圈,卻始終找不到出口。

不知過了多久,黑暗的環境里傳出張樺沙啞的聲音:

「兄弟,別走了。等我死後,這棟房子就是你的。你留下來,讓我兒子養你後半輩子。」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