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腦洞是個世界 歷史軍事

我的腦洞是個世界 第五百二十章 誘餌

作者:斑馬行空

本章內容簡介:然跪坐的李子陽以外,在瑪姬等人視線之內的範圍中,便也只有蘇牧一人正謹慎的站在相對安全的距離。 如今看來,其實蘇牧和瑪姬的彼此追逐,竟然是那般的可笑又滑稽。 兩人中的前者,乃是什麼都並不...

其實蘇牧二人距離所謂落月之淵,本來也就只有極近的一段距離。

而在蘇牧二人那各自堪比高字假度下,這份本就不甚遙遠的距離,更是頃刻中便已經愈發的迫近。

不過隨著一馬當先的瑪姬,正無限的逼近落月之淵的位置。

此時的瑪姬心中,也終於湧起了一絲絲的怪異:

雖然也正如蘇牧所認為的那樣,其實就算是瑪姬她自己,也並不會以為單單憑藉著立教神機營的眾人,便能夠成功將路晰給擊敗。

然而就算是這樣,但對於擁有高度協同性的立教神機營而言,只要他們不是太過於的激進,只是想要成功將路晰給拖延住的話,似乎也依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畢竟在瑪姬一開始的計劃中,她也本就是打算於解決掉蘇牧之後,這才立刻加入對路晰的圍獵當中。

但此時此刻,在瑪姬愈發迫近的的落月之淵方向上:

月野下的凜冽空氣之中,雖然也的確有著能的震蕩在回蕩,然而在這些四散回蕩的能里,卻並沒有任何一道能夠令瑪姬感到驚懼的息。

或者說,在前方所有發生交戰的個體中,其實並沒有任何值得瑪姬所在意的存在,自然也就更不可能擁有……真正的高字級強者路晰!

一瞬之間,瑪姬似乎終於明白了蘇牧始終阻攔著自己的目的。

所以就在那高度的移動中,瑪姬更是再度以精的爆裂作為推動,又一次提升著自少度,瞬息間便逼向了落月之淵的邊緣。

毫無疑問,瑪姬的預感的確就是事實。

無論是那道刻意顯眼的逃離痕,還是蘇牧那突兀的橫路攔截,甚至是此時的蘇牧、其仍舊保持著的這番急切追趕。

所有的一切,無疑都只是為了營造出同樣的假象……被寄予著逃離希望的路晰,如今也正在從這個方向上、正飛速的逼近著落月之淵!

不過此時此刻,隨著瑪姬於再度爆加速之中,已然化作一道銳利的疾風,頃刻掠向了落月之痕外發生交戰的位置。

如今呈現在瑪姬眼前的景象,卻無疑已經清晰的說明著:

無論是身後緊隨而來的蘇牧,還是那個早已在立教神機營的圍殺下、也只能頹然支撐的李子陽,他們其實都只是用來掩護路晰行蹤的誘餌而已。

至於真正的路晰本人,顯然卻是早在蘇牧兀然現身之前、便已經改變了行動的方向,已然在悄無聲息的迂迴之中……從其他的方位向著落月之淵所靠近!

……

「你真覺得……我不會殺死你?」

一道從月野深處刮來的微風,輕輕的掃蕩著靠近落月之痕后愈發繁茂的草木。

而隨著微風的輕輕滑過,早已用盡了全力去拖延住整個立教神機營的李子陽,也終於在渾身的鮮血之中,慘然的跪倒在了人群的中央。

這一刻,蘇牧的真正目的也終於被清晰的揭露。

但也同樣就在這一刻,在蘇牧和李子陽那各自不顧生死的努力之下,兩人的目的卻顯然已經被成功的實現。

所以也就在這一個瞬間,就連撕開了偽裝后始終冰冷森然的瑪姬,也終於還是被挑起了絲絲的怒氣。

那是一種源自被愚弄的,發自心底的真正憤怒。

此時此刻,早就預料到了眼前這一幕的蘇牧,無疑也早已停駐在了瑪姬身後的數十米外,並沒有輕易將自身置於最危險的境地。

其實蘇牧他之所以一直無法追趕上瑪姬,除卻瑪姬本身爆發出的迅疾以外,也未嘗沒有蘇牧所刻意維持距離的原因。

蒼莽月影之下,除卻只能支撐著長槍頹然跪坐的李子陽以外,在瑪姬等人視線之內的範圍中,便也只有蘇牧一人正謹慎的站在相對安全的距離。

如今看來,其實蘇牧和瑪姬的彼此追逐,竟然是那般的可笑又滑稽。

兩人中的前者,乃是什麼都並不知道的,只是不顧一切朝著一個虛假的目標而去;而兩人中的後者,則是在早有預謀的中,也同樣不敢真正靠近自身所追逐的目標。

就像是玩著過家家的幼童一般,竟然讓眼前充滿血腥氣息的戰鬥,反而醞釀出了那般稚嫩而荒唐的的意味。

所以如今的瑪姬,也終於冰冷的回頭看向了蘇牧的位置。

然後才從金屬面具下的唇齒縫隙間,輕輕落下了那句更加森寒的質問:「所以說……你依舊還是認為、我並不會真正的將你給殺死?」

……

瑪姬的這句問話,伴隨著那道月下拂過的微風,赫然被她接連疑問了兩次。

但很顯然的卻是,瑪姬每一次說出這句疑問,她眼中那冰冷而又澎湃的殺戮意志,便也愈發的狂亂和沸騰。

其實按照最安全的預想,蘇牧一旦確定了李子陽的潰敗之後,自然便應該立刻轉身而逃,瞬間將先前的那番追逃給逆轉過來。

然而如今的蘇牧,他卻依舊選擇了佇立在原地。

那麼關於蘇牧仍舊想要達成的目的,無疑便只可能有那一個:「你還試圖繼續的拖住我……以及所有的立教神機營成員?」

瑪姬這句漠然的問話,顯然卻也正好點明了蘇牧此時的想法。

雖然而今的蘇牧,無疑也並不知道路晰真正的狀況;自然也更加的無法去確認,路晰究竟是否從其他途徑到達了落月之痕。

不過比起糾結於那些無法確認的訊息,蘇牧如今唯一能做的卻是:

繼續將眼前的糾纏……再度的延續於瑪姬的眼前!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瑪姬剛剛指明了蘇牧目的的同時,蘇牧卻是已經再度於四象全開之下,又一次的緊握雙刃疾刺向了前方。

並且這一次,蘇牧所真正襲擊的目標,也根本就不是瑪姬一人,反而整個立教神機營的所有成員。

漫天的赤炎,在蘇牧飛身刺出的同時,便已經將天空染得一片赤紅;而轟鳴的雷霆之握,更是準確的廝纏向了每一名神機營成員,令所有人都無法忽視蘇牧的存在。

至於距離蘇牧最近,也是對蘇牧威脅最大的瑪姬,蘇牧更是反而選擇了徹底的無視,直接腳踏著詭變的凌風,凌空越過了瑪姬所在的位置。

蘇牧的這般做法,無疑也正如瑪姬所苛問中的那般瘋狂。

雖然對於眼前的力量對比來說,其實就連蘇牧自己也充分的明白……他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獲勝可能,甚至也時刻都面臨著會被當場擊殺的兇險。

但就算這樣,就算在如此險惡的力量對比之下,蘇牧卻依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直接便揮劍刺向了眼前的人群。

因為,如今的蘇牧他本身,也本就是為了令路晰成功逃離的一枚誘餌。

更因為,一枚真正合格的誘餌,也不但要能夠吸引住對方的注意,還得讓對方根本無法抽出分心它處的那份餘力。

而所有的這一切……蘇牧顯然都已經一一的成功做到!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