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四十七章:大力出奇蹟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  更新時間:今天04:09更新  |  字數:3628字

一車車的馬車長途跋涉出關,蔚為壯觀。

這些馬車,就如沿途的宣傳隊。

以至於沿途州縣,都知道是去拉礦了。

關中一帶,並沒有濃烈的讀書氣氛,詩書傳家的人不多,畢竟……考也考不贏那些考霸,因而……倒是頗有幾分商業氣氛。

不少人,竟也抱著疑慮,拉著車去。

而在破虜衛這裡,一座新城已經拔地而起,近十萬的韃靼人和漢人,混居在此。

韃靼徹底的瓦解了。明軍可以直搗韃靼內部,這使得,除一部韃靼人不得不向更荒蕪的北方遷徙之外,不少韃靼人,不得不寄人籬下。

他們也是人,攜妻帶子到了破虜衛,本以為是為奴為仆,結果……他們驚奇的發現,漢人居然當真對他們進行了安置。

有氣力的,上山挖礦,山上到處都是財富,有金銀銅鐵,大量的富礦,遍布在附近的山脈之間,這裡在此前,幾乎沒有開發,因而,露天的鐵礦和煤礦到處都是。

不只如此,在山下,還有數不清的冶煉作坊,所有的礦石下了山,進行冶煉,最終,成為一塊塊的生鐵,煤炭也會碾成粉末,而後,去除雜質。

這裡的金銀銅,乃是人們最愛採掘的,每年產金三千五百多斤,產銀數萬斤以上,還有大量的銅礦石,最終製成了銅錠。

而這……還只是前期的採掘而已。

前兩年,產量不高,是因為上山的道路崎嶇,精力都花費在了道路的修建上,而如今,按著方繼藩的法子,人們直接在礦區沿著冶煉的作坊,直接搭起了一個個木軌,軌道上,可用車通行。

未來,各種礦石和冶煉出來的金銀銅鐵,產量還將不斷的翻倍。

男人們挖礦,女人們或是負責帶孩子,還有生活造飯。當然……一般人家,還會養上幾十頭牛羊。

韃靼人並非是天生殘忍。只不過是在惡劣的環境之下,根本沒有其他出路罷了。

而現在,可以穩定的定居,妻兒們,不必跟著男人四處游牧,靠著工錢以及賣出去的牛羊,便可吃飽喝足,不少的韃靼人,對此甚是滿足。

穩定和富庶的生活,本就是人們所期待的,尤其是,韃靼男人氣力大,耐力也強,他們挖的礦石,往往多一些。

這一片的礦區大總管,乃是鄧健。

鄧總管按照方都尉的命令,採取的是計件的薪酬,誰採掘出來的礦石多,誰的薪水便多。

一月下來,賣了氣力,也有一二兩銀子,這個數目,莫說對韃靼人,便是對尋常的漢人,也已足夠了。

人們是沿著黃河定居的,兩面都是峽谷,如河西走廊所有的地貌一般,城市規模沿著黃河的南側,不斷的擴大,形成狹長的生活區域。

這裡的人,臉俱都像染了一層灰,數不盡的商賈,會將糧食運來。

當然,在附近放牧和耕種的漢人、韃靼人也是不少。

這裡的糧價貴,哪怕是土地貧瘠,種出的糧食少,也足以讓一個農人養活一家老小了。

鄧健如往常一樣,翹著腳,坐在總管廳里喝茶。

他最近喜歡看書。

讀書使人快樂。

雖然他認得的字不多,可不妨礙他倒著拿著一部《春秋》,反覆咀嚼。

書有些泛黃。

顯然是被人看得多了。

鄧健一面吃著花生米,偶爾,舉起溫好的黃酒,一口下肚,痛快。

看完了書,他便將書放下,整整齊齊的將其疊在案牘上那一堆《禮記》、《左傳》、《公孫羊》、《穀梁傳》之中。

「鄧總管,鄧總管……」

有文吏匆匆而來,一看到鄧總管正在擺弄他的書,頓時肅然起敬。

「吼什麼吼,沒有規矩。」鄧健板著臉。

他長出了一點鬍子,因為來了河西,所以臉上多了一些滄桑,他最討厭有人一驚一乍了,不像樣子。

「是,是,小人該死。」

「鄧總管。」這文吏又道:「突然來了許多車馬,都是來求購生鐵的,好多啊,看不到盡頭。」

鄧健面上沒有多少表情:「求購就求購,倉促里,不多的是生鐵嗎?」

「是,是,只是覺得蹊蹺,還有,這裡有一封方都尉的書信。」

啥……少爺。

一想到少爺,鄧健的表情就變了。

他永遠都無法忘懷,當初自己和少爺在一起的時光。

少爺是個多好的人啊,自打得了腦疾,還是自己前前後後的照應著呢,來此這麼多年,妻妾早就成群了,現在住在礦區最華美的大宅里,身邊又十幾個丫頭隨時伺候,兒子也已有了九個,女兒不多,也有四個還是五個來著?

總而言之,雖然對於現狀一切都還滿意,可是鄧健永遠無法忘懷關內的某個人……至親至愛的少爺。

--

「拿書信來。」

那文吏忙是取了書信上前。

鄧健打開,一看,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認識的字不多。

於是將書信丟給那文吏:「你來念。」

文吏哪裡敢怠慢,站在鄧健身邊,看了書信一眼,沉默片刻,才遲疑道:「狗一樣的東西。」

鄧健豁然而起,揚手就是給這文吏一個耳光:「你罵誰?本總管也是你罵的,這是礦區,天不管地不收,我家少爺,在此就是王法,我現在宰了你,你信不信。」

文吏被打翻在地,幾乎要哭出來,忙是起身,勉強擠出笑容,摸著自己鼓起來的腮幫子:「鄧總管,這是書信里寫的,書信里寫著的第一句話,就是狗一樣的東西。」

鄧健身軀一震。

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