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散文詩詞

明朝敗家子 第七百三十章:回家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本章內容簡介:棘重重,這點人,怎麼夠去,不去,不去,張鶴齡要哭了,突然有一種自己是母芯醯最後,他不得已,幾乎被要嘩變的水兵們,拉上了船。 雖然留下了自己的兄弟,可那金山,依舊還遙不可及。 「我張鶴齡...

方繼藩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其實……這在後世,有一個術語,叫做同溫層。

每一個人群都是不同的,自然思維也不同。

而在這個時代,不同的人,被割裂的越厲害。

譬如廟堂之上的人,他們的思維,和尋常百姓的思維,就全然不同。

所以弘治皇帝無法理解,自己勤政至此,百姓們為何就不理解呢。

朱厚照這般咋咋呼呼,反而獲得了擁戴。

方繼藩道:「這是百姓們愚蠢埃」

弘治皇帝冷冷看著方繼藩:「只以為如此?」

方繼藩道:「可是他們的愚蠢,是誰造成的呢?」

「……」弘治皇帝一愣。

「人們對他們不屑於顧,比如寧王,寧王只想著謀反,身為藩王,只想著利用這些人,讓他們成為馬前卒,為了他的宏圖大業,去做卒子。又如巡撫王震,寧王欲反,他風骨依然,不肯依附,可王震為巡撫,眼裡可有這些愚蠢的百姓嗎?莫說是貴為堂堂巡撫的人,哪怕是知府,是縣令,是南昌縣和新建縣的縣丞、典吏,又可曾,將他們放在眼裡嗎?」

「老表們的愚蠢、貪婪,還不愛洗澡,他們目光短淺,可這……卻是千百年來,他們被人忽視的結果,江西布政使司,乃是魚米之鄉,魚米之鄉,卻有這麼多人,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衣衫襤褸,食不果腹,他們要嘛不得已去做賊,要嘛,便被指斥為愚民、刁民,這是自內閣以降,而後是巡撫、是布政使、是府縣,哪怕是小小的一個典吏,視若無睹的結果。」

「太子殿下渾身都是臭毛箔…」

弘治皇帝沉默了。

方繼藩道:「可能在陛下眼裡,太子所做的,不過是胡鬧,只是和老表們耍著玩,不過是他一時的興緻所至。可也正因為,這從上到下的忽視,所以,太子殿下,只隨手給了這些愚蠢的老表們一個甜棗,這些老表們,便對太子殿下,死心塌地,感激不已,臣敢打賭,三十年之後,這裡的百姓,他們的子孫,依舊還會記得,太子殿下來過這裡,太子殿下在此,帶著他們清理了淤泥,開墾了土地,修築了堤壩。」

弘治皇帝動容了。

方繼藩又道:「所以,問題的根本,不在於太子殿下,有多好,太子殿下也就給了他們一口飯吃,一個出路而已。問題的根本,在於朝廷對他們的忽視,是這地方上下官吏,發自骨子裡的傲慢。陛下的勤政,大臣們可以看到,可這些百姓,看不到埃」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天氣有些冷,蕭敬要上前,給他披上一件披風,弘治皇帝擺擺手,蕭敬只好無奈退下。

弘治皇帝道:「方卿家此言,真是誅心了,誅了廟堂諸公的心,也誅了朕的心。」

方繼藩樂呵呵的道:「臣是仗義執言。」

弘治皇帝背著手,鎖眉:「朕聽說,太子背後罵了朕。」

方繼藩搖頭:「沒有的事,臣可以用我大明英烈,劉瑾劉公公的名節來擔保。」

「該罵1弘治皇帝蹦出一個詞兒。

方繼藩樂了。

見弘治皇帝臉色鐵青,又忙是著臉:「不該罵,不該罵,罵人終究是不好的。」

弘治皇帝道:「西學的本質,便是這同理,同理,就是和太子這般嗎?」

方繼藩想了想:「西學的理論,歷來是兒臣的弟子王守仁完善,兒臣是個大老粗,能懂個啥。」

弘治皇帝道:「你呀,就是什麼功勞,都願意讓給別人,難怪歐陽卿家總是說吾師如何如何,朕要聽出繭子了。」他頓了頓:「也罷,朕三省吾身,自己琢磨琢磨吧。」

說罷,上了乘輿。

…………

鄱陽湖縱橫八百里,沿岸蘆葦重重,水泊相連,劉瑾抬頭看天,欲哭無淚。

這裡……是鄱陽。

他被抓了,打的鼻青臉腫,可很快,寧王被誅的消息傳來,不少賊子,連夜逃竄,有人帶上了他。

被帶來了這賊子們在鄱陽湖的巢穴,可很快,賊人們散去,各謀生路,劉瑾幸運的,活了下來,只是……看著這百里之內,荒無人煙,劉瑾吸了吸鼻涕,有點冷,可他還是決心,要活下去。

他最後悔的事,自己的雞腿,給人搶了去。

這些日子,都只吃了一些炒米。

太子殿下……奴婢想你。

劉瑾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下,而後,咬咬牙,彎著腰,在淤泥里撲騰,片刻之後,他抓起了一隻螃蟹,螃蟹在他手中掙扎,劉瑾咧嘴笑了……

…………

一支艦隊,已徐徐的自西向東而來,巨大的艦隊,鼓著風帆,一路東進。

船上的水手們,個個眼裡放光。

而今,艦隊已越過了滿臘加,也即是後世的馬六甲,眼看著,nnn國,就遙遙在望,他們隨後,將繞過nnn,在泉州進行補給,最後一路北上,抵達天津港。

第二次下西洋的艦隊,回航在即。

只是,去時是數十艘大船,回來是艦船的規模,反而銳減了一半。

去時的數千人,而今,回航時,不過區區八百人而已,有的人,死在了wngyng大海之中,而更多人,卻在黃金洲以及崑崙洲,留了下來。

一方面,是有人實在受不了回航的痛苦,另一方面,那裡的財富,實是令人難以想象,那是一片還未開發的處NV地,許多人發現,在那裡,甚至不需精工細作,哪怕只是隨手撒一些種子,便可得到足夠的口糧,不只如此,那兒人煙稀少,哪怕是有土著,這位土著們,有大量的黃金白銀,只要願意,哪怕只是拿一匹布,便可換來數之不盡的財富。

新建伯張延齡『奉旨』留了下來,他帶領數百人,在西班牙人原有的堡壘里,開始建立營地。

而壽寧候張鶴齡,則和周臘,乖乖跟著徐經返航。

徐經對於這兩個劣跡斑斑的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不認同。

可這艦隊上下,幾乎所有人,見了張鶴齡,都忍不住翹起了大拇指。

仁義啊!

壽寧候是真的仁義,這一路上,所有劫掠的黃金、白銀,足足裝了兩艘大船,可壽寧候怎麼著?他大手一揮,統統賜給了水兵和水手,自己,不取分文,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張鶴齡本是不肯回航的,他咬著牙,流著眼淚要催促著將士們去那金山,可所有人看了輿圖,數千里地呢,荊棘重重,這點人,怎麼夠去,不去,不去,張鶴齡要哭了,突然有一種自己是母芯醯最後,他不得已,幾乎被要嘩變的水兵們,拉上了船。

雖然留下了自己的兄弟,可那金山,依舊還遙不可及。

「我張鶴齡,會回來的1

艦隊里,人們哼著歌,發出歡呼。

這一群從新世界回來的人,已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們激動的手舞足蹈,巨大的財富,就在他們的船艙里,堆砌乳山,數不盡的珠寶,無數的香料、象牙,這一趟回來,足以使任何一個人暴富,哪怕家裡出了一個敗家子,也揮霍不荊

徐經在船艙里,披著衣,古銅色的手,取筆:「自返航至今,過蘇門答臘、滿臘加海域,士卒歡聲不絕,比之首次下西洋返航時,士氣更盛,壽寧候許水兵以利,而使將士臣服,這……」

徐經陷入了深思。

這一路來,足夠令他思考。

下西洋時,每一個人都是淚流滿面,那無盡的寂寞,還有海中的磨難,讓每一個人都心怯不已。

自己要尋找的東西,並非是水兵們的願望。

可現在……他突然意識到,能夠促使水兵們楊帆千里的動力,恐怕憑功勛是不夠的。

徐經很嫌棄張鶴齡,可不得不承認,張鶴齡這廝的法子更直接,更有效。

啪啪啪……

外頭有敲艙門的聲音。

「進。」

張鶴齡一面捉著身子里的虱子,一面弔兒郎當的進來:「徐大使,咱們時候能到達泉州?」

「快了,十日之內。」徐經平靜的看著張鶴齡。

張鶴齡道:「那咱們什麼時候,三下西洋呢?」

「這要看朝廷和恩師的安排。」

張鶴齡眼睛紅了:「得趕緊啊,要開春了,下一次,多帶一點人,他娘的,我算來算去,吃虧了啊,別人都發大財了,腰纏萬貫,我仔細算了算,我還是很窮的。」

張鶴齡守著,眼睛眨了眨,淚水便忍不住落下來。

自己挺聰明的啊,可當初,怎麼就那麼闊綽呢。

不過,他很快安慰自己,自己……是擁有金山的人,不要在乎這點小錢,這算啥?到了金山,我張鶴齡……看到地上的金磚,都懶得彎腰去撿,這群該死的窮鬼,真是沒見過世面啊,我張鶴齡,隨便糊弄一下,給他們幾十箱金子,幾艙白銀,還有幾艙香料和象牙,他們就滿足了,蠢!

徐經莞爾一笑:「卻不知建昌伯,如何?」

張鶴齡卻是滿不在乎:「他沒在身邊,我是清凈了不少啊,最近連脾氣都好了。」

………………

定了鬧鐘,結果沒把老虎叫起來,抬眼看了一下腦中時間,又睡過去了。天氣好冷,賴床了。求月票。1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