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一十九章摸了這麼久滿足了吧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他在心中慶幸,好在自己鴻運滔天,奇遇驚人,得到過一件冰蠶保甲穿在身上,這才卸掉了令狐沖的大部分力道,並且成功地偷襲了眼前這個恐怖的傢伙。 令狐沖的武功的確厲害。就算是他也不是對手,但是這小子...

嵩山太保樂厚,江湖人稱「大陰陽手」,修鍊的是獨門絕頂武學「陰陽神掌」,這門武功極為邪門陰毒,中招者體內陰陽之氣會相互衝突逐漸失去平衡,直到最終爆發,輕則變成不男不女的陰陽人,重則當場走火入魔,一命嗚呼。

樂厚少年時相貌極為英俊,被稱為嵩山派的第一美男,自從十八歲那年修鍊「陰陽神掌」走火入魔,真氣流進岔道,差點爆體而亡,僥倖被嵩山派的高手運功救回性命,卻因體內陰陽之氣失衡,導致相貌大變。

原本英俊的臉龐猶如被一把尖刀從中間劈成兩半,左臉膚色猶如火炭一般赤紅無比,右臉上的皮膚卻像是新鮮的牛屎,又黑又硬,這些年來也他尋遍名醫卻束手無策,沒有任何辦法能夠讓他恢復原貌。

自此樂厚的性情大變,變得陰毒詭異,喜怒無常,稍有不順就打開殺戒,成為了江湖中令人聞風喪膽的活閻王。

「樂大俠說得有道理,這件事的確是我冒失了,我令狐沖理應隨你一起去和左掌門解釋一下。」

令狐沖臉上帶著真誠歉意的笑容,對樂厚低聲道。

若是不清楚令狐沖前面所做的事情,任誰看到令狐沖現在的模樣,都會被他的表演所欺騙,還以為令狐沖真心要自縛雙手,任由樂厚處置。

「呵呵,既然令狐師侄願意解釋,那樂某自然不會以大欺小,對令狐師侄出手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面見掌門師兄吧。」

見令狐沖如此識趣,嵩山太保大陰陽手樂厚也是微微點頭。將隨身的寶劍插回腰間,微微側身示意令狐沖跟他一起走。

「鏘1

在樂厚微微轉身的一瞬間,令狐沖與樂厚兩人同時快速拔出自己的隨身兵器,狠狠地劈向了對方,兩把絕世神兵狠狠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地低鳴聲。

「我狂擦你三千六百下,早知道你會來這一手1

令狐沖與樂厚兩人不約而同地破口大罵道。

「獨孤九劍,破劍式1

令狐沖的玄鐵重劍彷彿帶著萬斤之力快如閃電地砸飛了樂厚的寶劍,並且毫不猶豫地砸斷了他的兩根肋骨,將他狠狠地砸在牆壁上。

「我令狐沖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騙,你這個不男不女的陰陽人竟然敢跟老子玩陰的。真是不知死活1

令狐沖將玄鐵重劍倒插會背後的劍鞘,踱著腳步慢慢走到樂厚的身邊,吐了口唾沫,低聲罵道。

「陰陽神掌1

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大陰陽手樂厚突然像是吃了春哥親自製作的春藥一般,滿狀態原地復活了,蹦起身來一掌擊中了令狐沖的丹田。

感受到手心傳來柔軟溫熱的血肉之感。大陰陽手樂厚的臉上露出了殘忍恐怖的笑容,他在心中慶幸,好在自己鴻運滔天,奇遇驚人,得到過一件冰蠶保甲穿在身上,這才卸掉了令狐沖的大部分力道,並且成功地偷襲了眼前這個恐怖的傢伙。

令狐沖的武功的確厲害。就算是他也不是對手,但是這小子畢竟還是太年輕了,經驗不足,讓自己偷襲得手。

陰陽神掌的威力究竟有多麼恐怖,號稱大陰陽手的樂厚是再清楚不過的了,不要說令狐沖,就算是掌門師兄左冷禪毫無防備的中了他這一掌也絕對不會好過,被他的陰陽神掌所傷,令狐沖這一身恐怖的修為基本上就要報廢了。

嵩山太保樂厚已經迫不及待地等待令狐沖慘叫倒地,然後他要施展最殘酷的刑罰。將令狐沖這個令人討厭的傢伙生生折磨致死,這樣才能泄掉他的心頭之恨,這樣才能讓他得到巨大的滿足感。

「死吧1

在觸碰到令狐沖丹田的一瞬間,樂厚毫不保留的將體內真氣兇猛地從掌心中傾瀉而出,瘋狂地侵入令狐沖的**。要破壞他體內的五臟六腑與陰陽之氣之間的平衡。

「用點力,別留手,再賣力一點,真氣的輸出頻率再大一點1

意料之中的慘叫聲遲遲沒有傳來,令狐沖那令人討厭,油腔滑調的調侃聲卻再次在樂厚的耳邊響起。

「納尼?什麼情況這是,活見鬼了嗎?」

樂厚鬱悶地抬起頭,驚恐地望著令狐沖那充滿鼓勵的眼神。

「難道我剛才真氣走岔了,陰陽真氣並沒有灌進令狐沖這小子的體內?」

樂厚兩眼獃滯,徹底茫然了,他一咬牙,毫不遲疑地再次加大力度,拚命地運轉真氣往令狐沖體內瘋狂地傾瀉進去。

老子就不信了,你這個變態難道還能用**抵抗我大陰陽神掌的侵蝕。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用點力,再加大力度,好爽好過癮啊1

令狐沖任由樂厚往自己體內灌注那令江湖中人聞之色變的陰陽真氣,不僅如此,還擠眉弄眼地在樂厚耳邊怪叫不止。

「嗚,你這個變態,混球……」

樂厚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賣力地將自己的陰陽真氣瘋狂地灌入令狐沖的丹田之中,想要一舉破壞令狐沖的五臟六腑,將他震得內出血而亡。

可眼前的一幕就像是在做夢一般,原本應該慘叫不止的令狐沖不僅沒有表現半點痛苦之色,而然像是在享受「帝王級別」的高級按摩服侍,爽得翻了天。

那傢伙充滿挑逗鼓勵的眼神,彷彿在催促他再賣力一點,那猥瑣的聲調語音猶如九天魔音一般,不斷地摧殘著他那顆飽經風霜的脆弱心靈。

當自己最後一絲精純的陰陽真氣完全輸入令狐沖體內,而令狐沖卻依舊生龍活虎,彷彿吃了十全大補丸一般精神奕奕,嵩山派的活閻王無力地癱倒在地,憋屈地哭了,臉上那張紅黑相間的鬼臉流露出悲傷至極的表情,看起來噁心極了。

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變態啊,怎會出現這種不科學的現象,難道我樂厚是在做噩夢嗎,為何會有這種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埃

「啪」的一聲,令狐沖反手一巴掌將哭得正歡的嵩山太保,大陰陽手樂厚扇倒在地,一本正經地說道:「摸了這麼久,現在應該滿足了吧,接下來便由我來提問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