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一十一章大獲全勝皆大歡喜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住火種,以期待下一次的再次崛起。 不得不說左冷禪不愧為一代梟雄,雖然稱霸五嶽劍派十數年,被多年無敵的心態弄得有些飄飄然失去自我,但在這生死危急之時。終於還是能夠顧全大局,冷靜地選擇退縮。梟雄不...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藹—」

耀眼的白色劍芒與紫色劍芒交錯而過後,左冷禪突然痛苦地悲呼出聲。

他的寒冰寶劍已經無力的滑落在地上,雙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雙眼,指縫中不斷的溢出一絲絲濃郁的鮮血。

「掌門師兄?」

左冷禪突然落敗受到重創的突髮狀況把在後台運籌帷幄的湯英鶚驚得魂飛魄散,慌忙帶著嵩山派的高手衝上高台將左冷禪團團圍住,深怕岳不群趁機再對左冷禪下毒手,換位思考,若是此刻是左冷禪佔據上風,他一定不會對岳不群手下留情,一定會趁機將岳不群幹掉,以除後患。

「左師兄,你無礙吧,剛才全力出招之下岳某無法收回力道,誤傷了左師兄,岳某真是萬分慚愧。」

岳不群一臉愧色,似乎對「誤傷」左冷禪之事耿耿於懷,自責不已,他扭頭對台下的岳靈珊大聲說道:「珊兒,速速派人趕回華山稟告你娘,從寶庫中取出我華山派的療傷聖葯送往嵩山,為左師兄治傷。」

「是,爹1

岳靈珊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脆生生地應聲道。

岳先生不愧為君子劍,果然是有古之君子之風度,在生死對決之時誰也不能保證對手避免傷亡,否則幹嘛還生死相搏,別說是刺瞎對方的眼睛,就是一劍刺死對手也是理所當然,在所難免的事情。

岳先生宅心仁厚,一招獲勝后卻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立刻停止攻擊,並讓嵩山派的人上來支援,更是讓華山派弟子去取療傷聖葯為其療傷。岳先生武德之高,真是讓我等江湖人士敬仰萬分,是我輩之楷模。

在場的江湖名宿與武林高手們紛紛對岳不群報以崇敬的目光,心中紛紛稱讚岳不群乃當世聖人,正義的代表。忠義的代言人,這一幕就是表現岳不群「俠肝義膽」的現場直播。

「岳不群你不要在這裡假惺惺,我們嵩山派不會領情,你傷我掌門師兄,我們嵩山派不會與你善罷甘休的,嵩山眾弟子聽令。給我圍殺岳不群,為掌門師兄報仇雪恨1

湯英鶚顧不得保持那副風度翩翩的智囊形象了,氣急敗壞地對身後的嵩山派眾高手大聲下令道。

「住手1

就在嵩山派的高手即將一窩蜂湧向岳不群的時候,臉色慘白的左冷禪突然大喝一聲,阻止了眾人,他強忍著眼睛部位傳來的鑽心般的疼痛。怒聲道:「你們這是幹什麼,這是公平切磋比試,誤傷在所難免,岳師兄劍法蓋世,左某不如,敗得心服口服,五嶽派總掌門之位就由岳師兄擔任了。」

被岳不群一劍刺瞎雙眼的左冷禪太清楚不過。面前這個風度翩翩的謙謙君子是個多麼恐怖的人物,莫說嵩山十三太保已經去了大半,就算是嵩山十三太保盡在此處,一起圍攻岳不群也不見得能夠保住性命,想要全身而退都難如登天。

隨著左冷禪的落敗,嵩山派大勢已去,為了不做無謂的犧牲,左冷禪當場喝止了準備一擁而上圍攻岳不群的嵩山派眾高手,如今之計只能退縮避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保留住火種,以期待下一次的再次崛起。

不得不說左冷禪不愧為一代梟雄,雖然稱霸五嶽劍派十數年,被多年無敵的心態弄得有些飄飄然失去自我,但在這生死危急之時。終於還是能夠顧全大局,冷靜地選擇退縮。梟雄不是光憑熱血就能稱霸江湖的,做梟雄,一定要能伸能屈,一定要知進退,辨形勢。

「這個左冷禪倒不失為一代梟雄,果然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令狐沖輕聲道。

身邊的東方不敗微微點頭,同意令狐沖的觀點,能夠連續十數年屹立在五嶽劍派之巔峰,並帶領嵩山派成為江湖中僅次於日月神教,靈鷲寺與武當派的傳世門派,左冷禪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沒有半點能耐的武夫草包。

左冷禪與岳不群是爭鬥多年的老對手,對岳不群的性格也是非常了解,只要他在台上服軟認輸,岳不群就算是在想殺他或者對付嵩山派,他也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動手,畢竟這麼多江湖名宿與武林同道在場,岳不群還是要維護他那個虛偽的「君子劍」的形象。

安慰了幾句話之後,岳不群便莊重地吩咐嵩山派的眾弟子將左冷禪攙扶下去好好養傷,那副情真意切的模樣,甚至連嵩山派的人都被感染了,心中不禁產生一種左冷禪與岳不群是生死仇敵而是至交好友的荒謬念頭。

五嶽劍派的兩位絕世高手之戰到此落下帷幕,最後的結局打大出眾人所料,鋒芒畢露,盛氣凌人的一直代表五嶽劍派最強者的嵩山派掌門左冷禪居然敗了,反而是溫文儒雅,不顯山不露水的華山派掌門「君子劍」岳不群笑到了最後,成為了五嶽派的總掌門,掌握了五嶽劍派的總資源。

左冷禪自以為神功蓋世,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到最後卻被岳不群後來居上,摘取了左冷禪費盡心機謀划數十年的勝利果實,成為了本屆五嶽同盟大會的最大贏家。

對於這個結果,各派都非常的歡喜,相比起咄咄逼人,囂張霸道的左冷禪,溫文儒雅,風度翩翩,又充滿正義的岳不群無疑是更好的總掌門人選,至少不用擔心他處事不公,中飽私囊。

尤其是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與泰山派代掌門天松道人,左冷禪用劉正風一家的名譽性命脅迫莫大先生就範,早就讓他心裡起了疙瘩,恨不得立刻乾死左冷禪,才能解他心頭之氣。

而天松道人雖然不怎麼聰明,但是他的掌門師兄天門道長被師叔玉磯子與青海一梟聯手羞辱致死,若說這事跟嵩山派,跟左冷禪無關,他是萬萬不會相信的,極有可能就是左冷禪一手策劃,害死了天門道長,想要謀奪他們泰山派的底蘊資源。

所以對岳不群打敗左冷禪一舉登頂,天松道人也是非常的開心,雖然自己武功低微無法親自為師兄報仇,但是岳不群出手重創了左冷禪,打擊了嵩山派的囂張氣焰,也讓他心中出了一口惡氣。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