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零九章延續二十年的決鬥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群的風格向來都是溫文儒雅,再加上他想要給現場圍觀的江湖名宿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不會輕易地幹掉左冷禪。 左冷禪是想要表現出自己舉世無敵的梟雄氣場,所以全力出手想要一招搞定岳不群,而岳不群卻...

「紫霞神劍斬第一式,紫氣東來1

「刷」的一聲,紫霞寶劍與岳不群人劍合一,化作一道紫『色』閃電,帶著奔雷般恐怖速度直奔左冷禪而去。

「來得好1

左冷禪雙目中閃過一道精光,手中的寒冰寶劍散發出一道濃郁的白『色』劍芒,狠狠地迎向了岳不群。

兩人是多年的老對手了,所以也沒有試探的必要,一出手就是必殺絕招,毫無保留。

「鏘1

一聲尖銳刺耳的撞擊聲響徹整片空間,數百名在現場圍觀,功力不深的江湖人士當場被這股音爆之音震爆了耳膜,拚命地捂住耳朵在地上痛哭的翻滾。

現場一片混『亂』,尤其是靠近高台位置的眾人,被岳不群與左冷禪的交手產生的音爆嚇得臉『色』蒼白,目測起碼超過百人當澈尿』了褲子。

紫霞寶劍與寒冰寶劍兩把絕世神兵在半空中劍尖相撞,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將岳不群與左冷禪同時拋飛了出去。穿越令狐沖409

兩人倒飛了七八米遠才落地,落地后還再次狼狽地倒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身形,顧不得自己狼狽的形象,左冷禪立刻抬起頭,死死地盯住岳不群,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全力一擊交手之後,岳不群與左冷禪平分秋『色』,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岳不群倒是冷靜依舊,沒有『露』出什麼奇異的表現,而左冷禪的臉『色』就難看到了極點,一陣紅一陣白,就像是川劇變臉一樣,眼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實在不願意相信,岳不群竟然可以與他正面交鋒而不落絲毫下風。

按照他的預期。就算岳不群突破了自身的桎梏,成為了江湖中屈指可數的絕世高手,但也絕對只是初入絕世之境,與他絕世後期積累十數年的功力根本沒有辦法比。

但通過剛才的交鋒,左冷禪竟然發現,岳不群竟然有了與他正面對抗的實力。這怎麼可能,要知道五年前的那一次五嶽同盟大會上的切磋,岳不群根本撐不過他的三十招,那還是他沒有用盡全力的原因,他有把握,若是底蘊盡出,他一定可以在十招之內解決岳不群。

由於是知根知底的老對手,左冷禪也想要一舉擊潰岳不群而在眾人面前樹立他那絕世無敵的威望,以後成為五嶽派總掌門之後也能儘快消除其他四派的抵抗情緒。所以左冷禪是全力出手,根本沒有保留半分力道,想不到即便如此,他也依然只能與岳不群拼個旗鼓相當。

與左冷禪不同的是,岳不群在與左冷禪拚鬥的瞬間,盡然還收回了兩分力道,倘若不是如此,此刻的左冷禪已經落入絕對的下風了。

岳不群不僅天賦出眾。而且底蘊基礎非常牢固深厚,所以在得到了令狐沖傳授的絕世神功后。武功突飛猛進,一路凱歌勢如破竹,直接突破到了絕世後期境界,閉關鞏固自身境界后,他的戰鬥力已經遠超同境界的絕世高手,憑藉絕世劍法獨孤九劍與絕世輕功凌波微步。就算是對上絕世巔峰高手他也有把握立於不敗之地。

左冷禪不過是被一本山寨版的《辟邪劍譜》弄『亂』了經脈,誤打誤撞地突破到絕世後期境界,不僅無法在短時間內鞏固修為,甚至體內還存在了重大的安全隱患,無數道散『亂』。不聽指揮的真氣在經脈中『亂』竄,一不留神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常

此消彼長之下,左冷禪如何是岳不群的對手,只不過岳不群的風格向來都是溫文儒雅,再加上他想要給現場圍觀的江湖名宿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不會輕易地幹掉左冷禪。

左冷禪是想要表現出自己舉世無敵的梟雄氣場,所以全力出手想要一招搞定岳不群,而岳不群卻是選擇溫水煮青蛙,打算陪左冷禪慢慢玩,一步一步玩到最後,玩到左冷禪徹底崩潰,這樣才能出了他心中憋了十數年的惡氣。

「想不到岳師兄的武功已經精進如斯,這個場面似乎又讓左某想起了二十年前,同樣是在五嶽同盟大會之上,各派門下最傑出的弟子進行大比切磋,岳師兄橫空出世,擊潰無數強者一舉成名的場景。」

左冷禪強行制住了不停顫抖的右手,半眯著眼睛,突然開口講起了舊事,道:「你我二人加上封不平三人便是在那一次五嶽同盟大會上大放異彩一舉成名,被各派長輩稱讚為五嶽劍派最強的三位新人王。」

「左師兄當年以一己之力力壓群雄,獲得最強精英弟子的榮譽,這一幕可是讓天下震驚,短短數日便傳遍江湖,左師兄亦成為江湖中最傑出的青年俊彥。」

岳不群顯然也沒有忘記當年之事,但他並不是一個喜歡自吹自擂,大出風頭的人,所以便選擇『性』地誇讚了左冷禪一番。穿越令狐沖409

「雖然左某獲得了最強稱號,但沒有與岳師兄交手,左某心中甚是遺憾,今日你我之戰,是二十年前哪一場決鬥的延續,希望岳師兄拿出所有的本領,千萬莫要讓左某失望。」

左冷禪收起了輕視的念頭,對岳不群鄭重道。

「如你所願,岳某必定不會留守,就讓二十年前的決鬥在今天分出勝負高低吧。」

岳不群終於不再是那副處變不驚,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古之君子了,雖然依舊還表現出溫文儒雅的派頭,但是他的眼神已經變得鋒芒銳利,不再是平淡如水,他等這一天等了太久了,今日是他雪恥之日,他一定要將這十數年所受到的壓迫全部還給左冷禪。

二十年前的那次你五嶽同盟大會,岳不群與左冷禪還有封不平三人憑藉出眾的武功,一路上勢如破竹,碾壓對手,衝上了最高峰,只可惜華山派運氣不好,在四強對決之時起了內杠,岳不群對戰封不平,兩人互不相讓兩敗俱傷,讓左冷禪白白撿了個大便宜,成為了那次大比的冠軍。

倘若岳不群與封不平完好無損,他左冷禪是否能夠笑道最後還尚未可知,一直以來,左冷禪心中都有一個遺憾,沒有能夠親自打敗岳不群,這一次五嶽同盟大會的總掌門之爭,就是他與岳不群了結恩怨的時刻。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