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零六章只剩下兩人單挑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 「岳師兄太客氣了,江湖中誰人不知君子劍的鼎鼎大名,說不定左某都不是岳師兄的對手,還望岳師兄要手下留情才是。」 左冷禪神情得意,嘴上卻極為謙虛地說道。 手下留情?留情你妹啊,你這個老...

「抱歉抱歉,實在是不好意思左掌門,本掌門一時氣憤沒有及時收住力道,讓這個該死的傢伙玷污了左掌門的衣服,等回頭我一定買一套新的還給你。」

令狐沖露出恍然大悟狀,一臉的不好意思,連忙拍著胸脯當眾保證一定陪左冷禪一套新的,若是左冷禪不滿意他直接給銀子也行。

嵩山派乃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傳世門派,勢力龐大,門下良田無數,金銀珠寶堆積如山,左冷禪身為嵩山派的掌門人又豈會缺銀子,令狐沖這小子分明就是在逗他玩埃

雖然明知道令狐沖是在睜眼說瞎話,沒有半點誠意,左冷禪依舊選擇了暫且忍耐,沒有繼續追究,小不忍則亂大謀,現在正是競選五嶽派總掌門的關鍵時刻,萬萬不能因小失大,與令狐沖再起衝突。

雖然已經在心裡認定了令狐沖的武功並不如他,之前是耍了詭計才成功的扇了他幾十個耳光,但一想到不久前被黑色弄捲風籠罩,被令狐沖狂扇好幾十個大耳刮子的情景,左冷禪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慄,尼瑪這種情況再也不能讓他發生了,不然以後睡覺都會做惡夢。

更何況,即使令狐沖的武功不如他,但也絕對是江湖中屈指可數的絕世高手之一,與令狐沖交過手的左冷禪能夠感受到那股強悍的戰力,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上根本沒有必要因為這點小事與令狐衝起衝突,要知道令狐沖可是宣布了不參與五嶽派總盟主的競爭,岳不群才是他的主要競爭對手。

等他左冷禪當上五嶽派總掌門,侵吞了其他四派的底蘊資源后再來慢慢地收拾令狐沖這個江湖浪子不遲,他已經想好了,那時候一定不能讓令狐沖好過。一定要慢慢地將他折磨致死。

「東方姑娘,那個調戲你的傢伙已經被我幹掉了,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噁心的傢伙出現在你我面前了。」

解決了青海一梟之後,令狐沖扛著玄鐵重劍走下了舞台,回到東方不敗身邊小聲道。

對於令狐沖討好掐媚的笑容,東方不敗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嘴角微微上揚,劃過了一道迷人的弧度。

「莫大師兄武功高強,衡山派底蘊深厚,如今五嶽並派,總掌門之位近在咫尺,莫大師兄可有意願上台爭取一試?」

左冷禪自動忽略了令狐沖,直接對衡山派的掌門莫大先生道。

「莫大性格孤僻武功低微,不是做總掌門的料,這一次就不競爭五嶽派總掌門之位了。」

莫大先生搖了搖頭。直接放棄競爭五嶽派總掌門。

開玩笑,老子不過是剛剛踏入絕世高手之境,左冷禪你這個心狠手辣的傢伙早在十年前就是絕世高手了,老子怎麼可能打得過你,和你競爭不是自找苦吃嗎。

莫大雖然性格孤僻,但為人比泰山派的天門道長可要機靈多了,沒有絕對的實力,出頭就只能成為別人的踏腳石。莫說是左冷禪,就連令狐沖那個後起之秀他都沒有半點把握戰勝。這樣的情況下他又怎麼可能登上五嶽派總掌門的寶座。

就算是明知道擔任五嶽派總掌門的好處多多,他也不可能以卵擊石,不自量力的去競爭,你沒見剛才對左冷禪破口大罵,牛逼哄哄的天門道長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屍體躺在後面么。

左冷禪這個心狠手辣,卑鄙無恥的傢伙。遲早會遭到報應的,岳師兄武功絕世,智計超群,自然不會讓左冷禪的陰謀得逞,就讓君子劍岳不群來對付那個道貌岸然的畜生吧。

「呵呵。既然莫大師兄放棄競爭掌門之位,令狐掌門也放棄競選,那就只剩下泰山派、華山派與我嵩山派的掌門人了。」

左冷禪和顏悅色地扭過頭,對低頭傷心的天松道人說道:「天門師兄的遺願是由天松道兄接任泰山派掌門之位,泰山派的代表就是天松道兄了,還請天松道兄上台切磋比試,也好決定五嶽派總掌門由誰擔任。」

「不不不,天松武功低微,萬萬不敢染指五嶽派總掌門之位,還是由左掌門與岳掌門擔任吧,等總掌門選定后,我泰山派定然遵其號令。」

天松道人連忙拒絕道。

開什麼玩笑,讓我與你們幾位絕世高手打擂台單挑?這不是自尋死路,自取其辱嗎?我天松不過是一個絕頂中期高手,跟你們這幫絕世高手相比差得何止十萬八千里,真要上台絕對連一招都接不下,到那時候豈不是更加丟人現眼。

「呵呵,既然天松道兄意不在此,左某也就不勉強了。」

左冷禪呵呵一笑,對岳不群道:「岳師兄,如今只剩下你我了,岳師兄高風亮節,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君子劍之名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今日能與岳師兄當場比試實乃三生有幸,還望岳師兄不吝賜教。」

「左師兄太客氣了,左師兄當年以一己之力戰平魔教教主任我行,天下皆知,岳某的武功比之左師兄差之甚遠,原本不應上台獻醜,奈何如今眾多江湖同道與媒體記者在現場,若是沒有一點精彩之處,難免會讓江湖眾人小看我五嶽劍派。」

岳不群輕嘆一口氣,萬般無奈道:「也罷,就讓岳某丟人現眼一回,陪左師兄過幾招,還望左師兄手下留情,讓岳某多撐幾招,免得敗得太難看。」

「岳師兄太客氣了,江湖中誰人不知君子劍的鼎鼎大名,說不定左某都不是岳師兄的對手,還望岳師兄要手下留情才是。」

左冷禪神情得意,嘴上卻極為謙虛地說道。

手下留情?留情你妹啊,你這個老混蛋,老子辛辛苦苦,耗費無數資源底蘊培養的絕頂巔峰高手,就被你們華山派坑死了好幾個,老子若不趁這個機會幹掉你豈能對得起那些死不瞑目的嵩山太保,岳不群,你自求多福吧。

左冷禪在嘴上說得客套,心面卻已經開始琢磨,該怎樣將岳不群擊斃,不能太明目張,要把握細節,造成一種不小心失手的假象,到那時候其他觀戰的江湖大佬們才不會對他的行為產生反感,比武爭鬥,一時失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五嶽派總掌門之爭,只剩下嵩山派左冷禪與華山派岳不群兩人單挑,一決雌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