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零四章同歸於盡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然如此不愛惜生命,只因為一口濃痰就自斷心脈要與他們同歸於盡,太不科學了。 「掌門師兄1 見到這一情況的泰山派眾弟子們頓時悲呼出聲。 天門道長剛武不屈,不肯受辱,寧願與敵人同歸於...

青海一梟被左冷禪收服后便成為了嵩山派的鷹犬,為左冷禪執行一些見不得光的秘密任務,這一次為了對付天門道長,左冷禪不得不將他提前曝光。

玉磯子雖然是泰山派大長老,是天門道長的師叔,但天門道長畢竟是泰山派正統,得到了泰山派歷代掌門的傳承,所以論武功,天門道長反而要比他的師叔玉磯子要強上一籌。

打了這麼多年交道,左冷禪早就知道天門道長的倔脾氣,知道他一定不會同意五嶽並派之事,所以早已經設計好了,等天門道長反對之時利用玉磯子將他幹掉,但玉磯子的武功並不足以殺死天門道長,所以又安排了絕頂巔峰高手青海一梟出手相助。

嵩山派的絕頂巔峰高手雖然不少,但卻並沒有直接的理由插手泰山派的門派鬥爭,若是貿然插手反而會落人口實,被其他門派強烈譴責,由青海一梟出手就不一樣了,眾所周知這傢伙是一個海外散修,與神州大地的各大門派沒有任何聯繫,所以根本不會有人會懷疑這件事是他左冷禪指使的。

被青海一梟反覆嘲諷挑釁,脾氣暴躁的天門道長早已經大腦充血,一股巨大的怒氣充斥著心頭,終於他按捺不住衝動,拔出寶劍便朝青海一梟攻去。

「天門你好歹毒的心腸,人家只不過是說一句公道話,你就對人家拔劍相向,如此品行,如何做得泰山派掌門之位,老夫絕對不會讓你再這般丟人現眼下去。」

玉磯子大喝一聲,便拔出手中長劍與青海一梟一同圍攻天門道長。

天門道長雖然性子暴躁,但武功卻非常厲害。被江湖百曉生譽為江湖正道十大最強高手之一,絕世境界之下罕有敵手,在玉磯子與青海一梟兩大絕頂巔峰高手的圍攻之下卻不落絲毫下風。

三人越戰越烈,丁字般廝殺,斗得難解難分。眼見天門道長愈戰越勇,即將逐漸佔據優勢之時,一塊細小的石子突然出現猛地擊在了他的後背大穴之上,使得他的招式動作瞬間停滯了片刻,被青海一梟抓住機會一指點住了他的穴道。

「哈哈哈,什麼狗屁正道十大最強者之一。簡直不堪一擊,我呸1

青海一梟一擊得手后神情頗為得意,仰頭哈哈大笑,言語之中對臉色漲紅,手臂青筋直冒,卻動彈不得的天門道長極盡嘲諷。

見大局已定。左冷禪臉上快速閃過一道陰險的笑意,剛才正是他悄悄地運起寒冰真氣用石子暗算了天門道長,讓原本即將佔據上風的天門道長被青海一梟點住穴道,形勢瞬間逆轉。

「天門,一年不見你依然還是這般的不長進,我泰山派有你這樣的掌門真是天大的恥辱,今天我玉磯子就代表泰山派列祖列宗清理門戶。」

玉磯子將寶劍插入劍鞘。一手摸著花白的鬍鬚大聲笑道。

「玉磯子老兄,你看這個牛鼻子老道這幅愚蠢的模樣,你們當初怎麼會選他擔任泰山派掌門呢,這種蠢貨完全就是在浪費泰山派的米糧埃」

青海一梟將頭上的斗笠取下,露出一張尖嘴猴腮的刻薄嘴臉,用力的咳了一口濃痰吐在天門道長的臉上,然後與玉磯子兩人哈哈大笑。

原本就處於發狂狀態下的天門道長被青海一梟吐了一口腥臭的濃痰在臉上后徹底爆發了,他竟然直接震斷了自己的心脈,借心脈之力強行衝破了穴道,恢復自由后第一時間將全身的功力運於掌上。狠狠地拍向了玉磯子與青海一梟。

玉磯子與青海一梟兩人被勝利的喜悅沖昏了頭腦,根本沒有想到天門道長的性子竟然剛烈到這種程度,竟然不惜自斷心脈衝破穴道,要與他們同歸於荊

沒有防備的玉磯子與青海一梟兩人被天門道長的全力一掌狠狠地擊在胸口上,頓時口中狂噴鮮血。倒飛而出,而後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這個瘋子,不要命了啊,為了一點面子受損竟然自斷心脈與他們同歸於盡,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所謂好死不如賴活著,跟生命比起來一點面子算得了什麼,根本不值得這樣做,天門道長是傳世門派泰山派的當代掌門人,受萬人敬仰,是江湖武者的偶像,想不到竟然如此不愛惜生命,只因為一口濃痰就自斷心脈要與他們同歸於盡,太不科學了。

「掌門師兄1

見到這一情況的泰山派眾弟子們頓時悲呼出聲。

天門道長剛武不屈,不肯受辱,寧願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慘烈場景深深地震撼了眾人。

但眾人卻無可奈何,根本插不上手,天門道長與玉磯子乃是同門爭鬥,外人不得插手,這是江湖千年不變的規矩,他們都是老江湖了,自然不會破壞這個規矩。

而令狐沖與岳不群對天門道長的死亡也選擇冷眼旁觀,沒有絲毫插手的舉動,以兩人的武功修為,倘若真的要救下天門道長其實不難,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沒有人願意做。

岳不群要取代左冷禪成為五嶽派的總掌門,就不得不面對倔強的天門道長,那時候若是再起爭執,豈不是讓華山派的工作更加的難搞,萬一天門道長這個食古不化,冥頑不靈的老傢伙帶頭反對,那必定會對岳不群的工作造成嚴重的干擾,所以岳不群自然不會多管閑事。

而令狐沖更加不會去理會他的死活,天門道長雖然心腸不壞,但是他從小就被泰山派的先輩們洗腦,忠奸不分,善惡不辨,動不動就要將魔教之人就地斬殺,更是多管閑事得要阻止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的結合,這是令狐沖絕對不能容忍的。

即使令狐沖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將他殺死,但也絕對不會去費工夫救他,到最後給自己找難受,他可不想自己以後天天與這個牛鼻子老道爭吵辯解。

所以冷眼旁觀就是令狐沖與岳不群的選擇。

天門道長的師叔玉磯子被天門道長臨死前的最後一掌擊中了心臟當場噴血而亡,而青海一梟因為心臟長在了右邊而逃過一劫,大口大口的噴了幾口鮮血后便吃力的爬了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