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零二章神秘男子青海一梟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沖點點頭,便再次將視線放到台上的青海一梟身上。 這個傢伙看來也不是什麼好鳥,竟然膽大包天惹到東方不敗身上,雖然東方教主並沒有說明詳情,但已經很久不出手的東方教主竟然破例出手重傷了他,可見那個家...

「胡說八道,我才是泰山派真正的掌門,剛才我不過是一句戲言,玉磯子你大逆不道竟敢謀篡掌門之位,真該受門規處置被凌遲處死。」

聽到師叔玉磯子那般不要臉的話語,天門道長頓時怒火衝天,臉上已經黑成一坨牛屎,他他娘的不要臉了,我不過是打個比方,這個老傢伙竟然就說我將掌門之位傳給他玉磯子了,正是越老越不要臉。

試問當今江湖各大門派,有誰會這般輕易的將掌門之位傳給他人,那簡直太過兒戲了。

「天門你身為掌門竟然言而無信,說出來的話卻又百般抵賴,沒有半點誠信,如此作為將來傳出去,讓江湖同道怎麼看我們泰山派,說我們泰山派都是些言而無信的小人嗎?」

玉磯子抓住天門道長的口誤,踩住他的痛腳不放,咄咄逼人道:「你的所作所為已經不配繼續做泰山派的掌門了,既然如此就有老夫來擔任新掌門人,讓老夫帶領泰山派發揚光大,走向輝煌。」

「玉磯子你與左冷禪狼狽為奸,枉為泰山派大長老,如今竟然還想謀篡掌門之位,真是大逆不道天打雷劈,我天門才是泰山派名門正統,你永遠也別想染指掌門之位。」

天門道長黑著臉大聲對玉磯子怒喝道。

「說出去的話就像放屁,簡直臭不可聞,名傳江湖的天門道長也不過如此。」

正在天門道長與玉磯子怒目相對,潑婦罵街一般的互相怒罵之時,一個頭戴斗笠的麻衣男子手持一把古樸的古劍從台下緩緩走到台前,對天門道長諷刺道。

「你是何人,竟然出言侮辱我泰山派?」

天門道長對著這個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神秘男子怒喝道。

對青衣男子的插嘴天門道長顯得非常不高興。自己與玉磯子吵架爭執,那隻能算是門牆之隔,同門之爭,哪怕吵得再凶,打得再厲害也只是同門爭鬥。按照江湖規矩其他人根本沒有資格插手,這個傢伙是從哪冒出來的愣頭青,還懂不懂江湖規矩了。

「老子無門無派,就是看不慣你這說話像放屁的牛鼻子老頭,明明嘴上答應將掌門之位交給你師叔,現在又出爾反爾。言而無信,泰山派的門人都是這般不要臉嗎?看來傳世門派裡面也有垃圾,傳世門派裡面也有敗類埃」

神秘男子不僅毫不留情地出言羞辱天門道長,更是連泰山派也一起侮辱了,看他的樣子,似乎打算以一己之力挑釁整個泰山派了。

「混賬東西。我泰山派累積千年的名聲豈是你這宵小之徒隨意侮辱的,你畢竟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只有用你的鮮血才能洗刷你侮辱我泰山派的罪過。」

天門道長本來就是一個急性子,如何受得了這種挑釁,他從來不會拐彎抹角,現在有人當著無數武林同道的面將泰山派將他的臉打得啪啪響,他豈能無動於衷。為了泰山派的名聲,他一定要對方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消除罪孽。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麻衣青海一梟是也,看你的模樣似乎很不服氣啊,有種你上來打老子一下試試,老子倒是想見識一下你這種道貌岸然,沽名釣譽的老傢伙有什麼能力。」

自稱「青海一梟」的麻衣男子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繼續對天門道長出言挑釁道。

「東方姑娘,這個自以為是自稱青海一梟的裝逼犯是誰你知道么?」

令狐沖對台上那個故作神秘的青海一梟表示出了極大的錯愕與好奇,連忙湊近身旁東方不敗的耳邊輕聲問道。

雖然在原劇中知道有這麼一個龍套角色。但現實中看到的感覺又是大不一樣,首先這個傢伙的武功竟然已經達到絕頂巔峰境界,而且身上的氣息極為陰寒詭異,像是修鍊了一種極為偏門的武功心法。

而且這個傢伙的名字叫什麼「青海一梟」,神州大地人口數億。卻從沒聽過這種奇怪的姓氏,這又不是寫小說,還弄個筆名,這可是江湖世界,沒有人弄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噱頭,誰不想揚名立萬,所以用外號的武者少之又少。

就算是要用外號,也會在外號後面加上自己的真實名字,以增加知名度,如「君子劍」岳不群,「白衣神劍」令狐沖,萬里獨行田伯光等等,「青海一梟」這個奇怪的名字倒是引起了令狐沖的好奇。

「這個傢伙是海外的一個散修,性子殘暴狡詐,手段狠毒殘忍,前幾年從海外進入我神州大地四處挑戰高手,後來不知死活地惹到我頭上,被我一掌擊成重傷。」

東方不敗輕描淡寫地說道:「原本以為他已經死了,想不到竟然藏身在嵩山派,投靠了左冷禪,而且看來得到的好處也不少,武功竟然提升了一大截,成為了絕頂巔峰高手。」

「原來如此1

令狐沖點點頭,便再次將視線放到台上的青海一梟身上。

這個傢伙看來也不是什麼好鳥,竟然膽大包天惹到東方不敗身上,雖然東方教主並沒有說明詳情,但已經很久不出手的東方教主竟然破例出手重傷了他,可見那個傢伙當初一定是做了什麼舉動觸怒了東方不敗,這才被擊成重傷。

以東方不敗美如天仙的容顏,就算是石頭見到也會動心,令狐沖就算不問也能猜到這個所謂的青海一梟一定是出言調戲,甚至想要對東方教主動強,否則早已經散去殺心,在江湖中玩角色扮演遊戲的東方教主怎麼會對他痛下殺手呢。

這個裝逼犯冒犯了東方教主不趕緊逃回海外隱姓埋名,竟然還敢在五嶽同盟大會上,在天下英雄面前裝逼露臉,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啊,從他牛逼哄哄出場的那一刻,就註定今日將成為他這輩子最難忘的日子了。

他可能還沉浸在左冷禪對他各種美好的許諾裡面無法自拔,但自從東方不敗親口道破他的身份與行為的時候,令狐沖就已經為他判了死刑了,就算天門道長解決不了他,令狐沖也絕對不會讓他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