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四百章茅坑裡面的師叔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痛折磨得思維混亂,最後一個歪咧栽進了茅坑,就在也沒有上來過,天門道長還是在茅坑的外面撿到玉璣子的一隻草鞋,才得出了玉璣子已經掉進茅坑被糞便淹死了。 原本天門道長準備將玉璣子從茅坑裡面撈出來好好...

左冷禪得意洋洋地獨自一個人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事情非常順利地按照他的計劃徐徐發展,眼看著就要進入最後一個環節他就可以將五嶽派總掌門的位置收入囊中,卻被一個暴躁的聲音打斷了。

「五嶽劍派根本沒有合併的必要,泰山派傳承千年的基業絕對不能從我天門手中丟失,我泰山派堅決反對五嶽並派。」

衣衫沾滿血跡的天門道長氣急敗壞地對著左冷禪大聲喊道。

眼看所有計劃即將大功告成,卻跳出來一個冥頑不靈的天門道長,左冷禪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無比,銳利地目光死死地盯著台下的天門道長,恨不得立刻用刀子插死他將他大卸八塊。

「掌門師兄,你無礙了?」

見到天門道長中氣十足地對著左冷禪破口大罵的模樣,原本緊張兮兮的天松道人在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立刻上前關心地問道。

「左冷禪你狼子野心,想要通過這種卑鄙的手段吞食我泰山派的千年基業,做夢,只要有我天門在世一天,你的陰謀就永遠也別想得逞。」

天門道長沒有對天松道人解釋,而是怒火萬丈地繼續對講台上的左冷禪破口大罵。

天門道長是一個火爆倔強的直性子,所以根本不懂得偽裝,聽他這中氣十足的模樣根本不像是身受重傷的模樣,若不是天門道長那胸前的衣衫上還殘留著一大塊鮮紅的血跡,眾人一定會認為剛才天門道長被令狐沖一劍劈得狂吐鮮血,重傷倒地,昏迷不醒的情景只是一場夢。

「天門。你不要冥頑不靈,執迷不悟,五嶽並派乃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法阻擋,你身為泰山派掌門理應為泰山派的將來考慮。積極的配合我們五嶽劍派合併的工作,而不是惡意的阻攔。」

左冷禪陰沉著臉,對天門道長怒喝道:「你如此作為,必將陷泰山派於萬劫不復之地,到那時你又有何臉面去見九泉之下的泰山派的列祖列宗。」

「魔教勢大又如何,我泰山派沒有孬種。哪怕是拼到最後一個弟子也絕不會有人後退半步,你狼子野心想要侵吞我泰山派千年的基業,當我天門是傻子嗎?」

天門道長彷彿在一瞬間智商提高了一百倍,一下子變得聰明了,竟然能夠看出左冷禪的野心,他就是一個直來直去的性子。絕對不會有半分的妥協,所以明知不是左冷禪的對手,他也毫不猶豫的開口大罵。

「泰山派有我天門在,就絕不會讓你的陰謀得逞,我勸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想要吞併我泰山派,你得問問我門中數千名弟子答不答應。」

天門道長舉手高呼。示意泰山派的弟子們跟著他的節奏行動。

畢竟是一派之主,天門道長還是擁有一批死忠粉絲,再加上泰山派弟子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只知道聽從門派中領導的吩咐,既然掌門都帶頭示意了,他們這些普通弟子當然要極力擁護,反正又不會少塊肉。

望著台下對著他大呼小叫吹鬍子瞪眼的天門道長,左冷禪的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陰狠之色盡顯於臉上。心中暗道,既然你天門如此不識時務,那就不要怪我左冷禪心狠手辣了。

真的以為我拿你這個牛鼻子老道沒有辦法嗎,太天真了,若是沒有準備齊全。我怎麼會大費周章邀請如此多的武林同道前來捧場做見證。

左冷禪對角落裡面的湯英鶚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按照計劃行事,將他對付天門道長的殺手使出來。

「天門,你如此冥頑不靈,執迷不悟,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天門道長喋喋不休地怒聲痛罵之時,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枯瘦老道從一個小通道走到台前,對著天門道長怒聲呵斥道:「你死不足惜,但若是因為你之緣故導致泰山派千年基業毀於一旦,那你白死難辭其罪,死後都無顏面見我泰山派的列祖列宗。」

「師叔,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天門道長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頓時像觸電了一般,猛地偏過頭,望著講台上的那個枯瘦老道,一臉的吃驚,如同見了鬼一樣,難以置通道:「師叔,去年你不是掉進茅坑淹死了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天門道長記得清清楚楚,去年的某天夜裡,他們幾個泰山派的高層領導在一起喝酒聚餐,天門道長的師叔玉璣子因為喝得太急,導致傷了腸胃,肚子疼得厲害,不得不提前離開酒桌去茅房裡面閉關療傷。

可是或許是喝得實在太多,玉璣子剛到茅房還沒來得及脫褲子,就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撕心裂肺的絞痛折磨得思維混亂,最後一個歪咧栽進了茅坑,就在也沒有上來過,天門道長還是在茅坑的外面撿到玉璣子的一隻草鞋,才得出了玉璣子已經掉進茅坑被糞便淹死了。

原本天門道長準備將玉璣子從茅坑裡面撈出來好好安葬,可是這個茅坑多年未曾清理,裡面的實在是太深了,不下到裡面根本就沒辦法把玉璣子的屍體撈出來。

玉璣子在泰山派性格孤僻,為人吝嗇小氣,而且還經常找借口沒收年輕弟子花了大價錢從黑市上買來的百曉生出版社獨家出版的黃色小說,所以泰山派的弟子們對玉璣子簡直是恨之入骨,尤其是那些經常被玉璣子剝削的弟子們,更是恨不得他早點下地獄,又怎麼會願意干這種苦差事,下茅坑裡面去打撈他的屍體呢。

到最後天門道長實在是招不到人下去,不得已放棄了打撈計劃,雖然他是掌門,但也不能強行要求門下的弟子去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情吧,那樣豈不是顯得他非常的霸道專制,做一個門派的掌門,可不能讓底下的弟子們寒心埃

既然沒有人願意下茅坑大佬玉璣子的屍體,天門道長索性就在那間茅房外面豎了塊石碑,刻上了泰山派玉璣子之墓幾個大字,好歹也算是有個地方安葬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