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七十四章一堆**債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方不敗是自己的未婚妻之後,儀琳的臉色頓時變得一陣慘白,比之儀玉還要難看。 儀琳與岳靈珊的年紀一樣大,今年才十八歲,真是hua朵般充滿幻想的年紀,令狐沖多次從采hua大盜田伯光手中將她解救,讓她...

「姐姐?」

正在令狐沖神色尷尬不已的時候,門外面突然傳來一個空靈清澈的驚呼聲。

令狐沖回頭一看,卻原來是帶隊巡邏的小尼姑儀琳回來了。

這個原本柔柔弱弱、羞羞怯怯的小尼姑在經歷了嵩山派的多次襲擊之後,終於變得堅強了,不僅武功大進成為了江湖有數的絕頂高手,這會兒更是勇敢地站在最前排,主動承擔起守護師門的職責。

「小妹1

東方不敗開心地笑道,張開雙手將飛撲過來的儀琳緊緊地擁入懷中。

「姐姐,我好想你1

在東方不敗的懷裡,儀琳褪去了堅強的外殼,再次恢復了怯弱羞澀的本性。

「姐姐,你是特意來看我的嗎?」

儀琳開心地問道。

原本滿面笑意的東方不敗聽到儀琳欣喜地問話,頓時臉色一僵,雖然她也早就想來看望儀琳,但此次的意義卻完全不同。

這一次她可是被令狐沖牽著小手,以令狐沖的未婚妻身份前來恆山派休息區與恆山派眾弟子見面的。

華山派眾人也是早上才抵達嵩山,東方不敗還沒來得及動身前往恆山派弟子休息區來看望一下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妹妹,就被風塵僕僕的令狐沖拉進了小屋談情說愛,一敘衷腸。

或許是太久沒見東方不敗這個僅存於世的至親之人,儀琳絲毫沒有察覺到東方不敗的異樣,依舊開心地不停地敘說著自己的心事。

最後還是令狐沖見機行事,找個理由將恆山派其他弟子打發去房間練功休息,只留下儀玉、儀琳與東方不敗一起進入了房間。

當令狐沖親口說出東方不敗是自己的未婚妻之後,儀琳的臉色頓時變得一陣慘白,比之儀玉還要難看。

儀琳與岳靈珊的年紀一樣大,今年才十八歲,真是hua朵般充滿幻想的年紀,令狐沖多次從采hua大盜田伯光手中將她解救,讓她的心裡早就對令狐沖充滿了一種莫名的依戀與情愫。

初戀的感覺永遠是最難忘的,她曾經在恆山祖廟日夜閉關誦經,只為了暫時緩解對令狐沖的朝思暮想與日夜思念,奈何心境已破,令狐沖那高大的身影像是魔神一般屹立在她心頭,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根本無法遮掩遺忘。

甚至為了令狐沖茶不思飯不想,整日鬱鬱寡歡,當初東方不敗得知此事之後甚至要設局將田伯光與趙完松兩個陰賊擒住,逼他們到華山思過崖將令狐沖綁到恆山以解儀琳的相思之苦。

在儀琳的心中只有三個至親之人,一個是將她一手帶大的師傅定逸師太,一個是姐姐東方不敗,還有一個就是笑傲江湖第一浪子,四處留情的令狐沖了。

如今她最愛的男子竟然與她的至親姐姐好上了,這讓儀琳的心中充滿了矛盾與茫然,若是其她女子儀琳或許會在心中產生一絲怨恨,但東方不敗是她的親姐姐,是這個世上與她擁有相同血脈的至親,所以哪怕心中在悲傷,她也對東方不敗起不了一絲怨恨。

「小妹……」

見到儀琳那失魂落魄的模樣,東方不敗也是一臉的擔心,張嘴欲言又止,想要安慰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東方不敗自神功大成以來就散去了稱霸江湖的野心,伴隨她的只有永恆的孤獨與寂寞,倘若不是遇到令狐沖,恐怕她最後極有可能會喪失自我,逐漸成為一個毫無感情,人生沒有絲毫樂趣,只知道殺戮的機器木偶。

東方教主傲氣衝天,卻又對愛情至死不渝,令狐沖就是她的一切,為了這份來之不易的愛情,她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其他什麼東西都可以讓,唯獨自己的愛人無法割捨,真心無法割捨,她對令狐沖的愛已經融到骨子裡,融到心裡了。

「姐姐,我沒事,令狐大哥是個好人,一定會模我祝福令狐大哥與姐姐白頭偕老,相伴永遠。」

沉寂了片刻,儀琳似乎在心裡下了一個人生當中最重大的決定,她仰起頭,強帶笑顏地對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祝福道。

這個柔弱羞怯的小尼姑在這一刻表現了出了她的善良,她選擇將自己對令狐沖的愛意深深地埋藏進心底,成全自己的姐姐。

愛他並不一定要得到他,只要能夠留在他身邊默默地看著他,她就心滿意足了。

望著儀琳那蒼白的小臉,東方不敗心裡一陣揪心,這一刻的腦海中甚至產生一股讓令狐沖將儀琳一併娶了的衝動。

這個世界男人三妻四妾並不常見,只不過東方不敗乃是何等心高氣傲,怎麼可能容忍其她女子分享自己的愛人,但在這一刻,見到自己親妹妹那強顏歡笑,實則悲痛欲絕的模樣,她那顆堅硬的信念卻有些許動搖了。

不僅僅是儀琳,還有一位江湖絕色榜前五的絕世佳人此刻也是難過的想要吐血,儀玉的雙手藏在衣袖裡面,緊緊地攥著拳頭,尖尖的指甲甚至已經刺破了皮膚深深地掐進了肉里。

雖然儀玉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但那急促的呼吸與散亂幽怨的眼神早已將她的心思出賣了。

東方不敗狠狠地白了一眼神情尷尬,一臉無辜的令狐沖一眼,這個混蛋傢伙,到底要禍害多少女子才肯罷休。

令狐沖此刻已經是坐立不安了,額頭上冒出一片密密麻麻地細汗,可見他的情緒有多麼的緊張,要知道他可是神話境界的蓋世強者啊,對肉身的掌控能力已經到了極致,怎麼可能會出現冒冷汗的情形呢。

雖然知道這一天遲早要面對,但是真到了面對的這一刻令狐沖的情緒卻依然緊張到了極點,就像是一個有夫之婦與在外麵包*的情婦開房之際被結髮妻子當場撞見,這種感受自然不會好。

儀琳對他有好感,令狐衝心中早就知道,但是他最愛的是儀琳的親姐姐東方教主,所以在恆山派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刻意的迴避著儀琳,盡量不與儀琳有過多的單獨接觸,只希望儀琳會慢慢淡忘對他的感情。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