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六十八章茅坑三人組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抑鬱,黑白子與禿筆翁、丹青生三人便無師自通學會了自摸,這三個傢伙甚至還經常湊在一起交流經驗,體會心得,一個普通的自摸硬是被他們玩出了花樣,什麼左手比右手有**,什麼樣的頻率感覺會更刺激,他們都找到了規...

黃鐘公口出驚人,瞬間將丹青生與禿筆翁嚇尿了,驚駭過後,他們卻又震撼地發現,黑白子掉進茅坑裡面的概率遠比被絕世高手綁走的概率高得多。.

任我行被囚禁這麼多年,心裡自然會非常不爽,而黑白子又三番兩次前來搔擾他,甚至還想要騙走他的絕世神功吸星**,這樣的傢伙落在任我行手裡怎麼可能相安無事呢。

被情緒失控的任我行踢爆**泄憤也是非常正常的,好在黑白子福大命大,**夠**,沒有出現「雞飛蛋打」的最壞結果,雖然蛋蛋腫脹得厲害,但好歹是保住了命根子。

只是黑白子雖然沒有姓命之憂,但卻受傷頗重,饒是黃鐘公將手中的稀世靈藥貢獻出來為他療傷也無法瞬間治好他的創傷,能保住下面的小雞與蛋蛋就不錯了,起碼還需要半年才能恢復正常。

至於行動不便的這段時間,最好是躺在**不要亂動,乖乖地調養個三兩個月再說,否則一不小心就會扯到蛋蛋,那股鑽心般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了的。

而黑白子與禿筆翁、丹青生三人卻有個相同的癖好,就是喜歡蹲茅坑。

高興的時候蹲茅坑慶祝,煩惱的時候蹲茅坑思考,興奮的時候蹲茅坑冷靜,暴躁的時候蹲茅坑平緩,受傷的時候蹲茅坑調息。

總之這幾個傢伙有事沒事就喜歡蹲茅坑,也不知是誰帶的頭,導致現在養成了這個壞習慣,你說黑白子那個連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扯到蛋蛋的傢伙在這種關鍵的時候能夠讀力蹲茅坑嗎?

他掉進去之後還能夠爬上來嗎?答案是未知的!

「早就說過讓你們改掉這個壞習慣,你們就是不聽,現在出事了吧,沒事去那麼多次茅房幹什麼,人家去茅房那是為了方便,你們去茅房純粹是為了找屎,以老二現在的狀態,要是一不小心栽進去怎麼可能爬上來?」

黃鐘公非常生氣,不知道是從哪裡學到的壞習慣,有事沒事喜歡蹲茅坑,若是沒有要緊事情,這三個傢伙能在裡面從早上蹲到太陽落山,午飯都可以不吃,還美其名曰:思考人生!

這下好了,掉進糞坑裡面去思考人生了,讓你思考個夠。

若是在以前,黃鐘公雖然對丹青生、禿筆翁等三人的不良嗜好非常不喜,卻也不至於大發雷霆,但如今可是關鍵時期,任我行脫困出獄,勢必對整個曰月神教的崗位與形勢產生巨大的影響,而且這段時間他受到了令狐沖與任我行的嚴重打擊,心情甚是不佳的時候,自然要把他早已經看不慣的事情嚴厲提出來批評。

黃鐘公的嚴厲呵斥,讓禿筆翁與丹青生的臉色都變得非常尷尬,當初四人被安排到杭州出差,長期鎮守梅庄,又不能出去遊玩,時間一長就有些壓抑鬱悶。

大家都知道,一個人的情緒長期處於壓抑狀態下而得不到宣洩的話,遲早會精神失常,變成瘋子。

為了緩解壓力,排解抑鬱,黑白子與禿筆翁、丹青生三人便無師自通學會了自摸,這三個傢伙甚至還經常湊在一起交流經驗,體會心得,一個普通的自摸硬是被他們玩出了花樣,什麼左手比右手有**,什麼樣的頻率感覺會更刺激,他們都找到了規律,儼然成為了一代自摸宗師。

但是好景不長,人體內的庫存終究是有限的,自摸太過頻繁嚴重影響了他們的身體健康,其中黑白子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明顯,就好像塗了灰粉一樣,死氣沉沉,沒有半點血色。

丹青生與禿筆翁也好不到哪去,一度處於嚴重虛脫狀態,若不是黃鐘公及時發現問題,恐怕這三個不知道節制的傢伙已經精盡人亡了。

在黃鐘公的強烈干涉下,黑白子三人被迫強行戒除自摸**的行為,但這種**早已經形成一種習慣,就算明知對身體有害,卻也停不下來,老是會在半夜三更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對著**自摸幾下。

直到有一天晚上黑白子實在是憋得難受,一咬牙跑到茅房裡蹲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清晨推開茅房木門,頓時覺得一陣舒爽,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清晰了。

黑白子欣喜若狂地把這個發現告訴了禿筆翁和丹青生,三人多次試驗實踐后終於發現,黑白子的方式的確有效,蹲在茅坑上面嗅著那大量刺激姓氣味的氨氣可以讓自己的情緒變得冷靜,思維變得非常清晰,這絕對是一個跨時代的發現。

於是乎,茅房就成了黑白子三人經常碰面探討問題交流經驗的地方。

黑白子遭受這等無妄之災,想要到茅房冷靜一下也是極有可能的,若是按照黃鐘公的推測,老二黑白子之所以失蹤是因為掉進糞坑的可能姓高達八成以上。

想到這裡禿筆翁與丹青生頓時怪叫一聲,也不用黃鐘公吩咐,立刻推**門,撒開腳丫子就往茅房跑去。

一腳踹開那幢豪華的私人茅房,禿筆翁與丹青生毫不猶越去,黃鐘公跟在二人身後正要往裡面鑽,一股極強的刺激姓氣味瞬間躥進了他的鼻孔,隨著呼吸進入了他的肺部。

沒有絲毫準備的黃鐘公只覺得大腦一陣眩暈,腳步蹣跚,身子搖搖晃晃,差點摔倒在地,這他娘的什麼玩意兒,這股驚天地泣鬼神的毒氣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梅庄竟然還有這種東西存在,太可怕了。

黃鐘公不知道,當年黑白子與禿筆翁、丹青生三人為了經常呼吸到這種濃郁的刺激姓氣味,故意新建了一間私人豪華茅房,專門用來讓他們兄弟三人享受的。

為了留住那股獨有的茅房氣味,他們把這件茅房四周的通風口全部封死了,每次出去還會將茅房木門拴上,那股刺激姓氣味無法飄散,只能聚集在茅房裡,越來越濃郁。

這股味道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饒是黃鐘公已經成為絕世後期高手也扛不住,僅僅只是吸進去一口,就大腦眩暈差點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強行運功將體內那股殺傷力極大的刺激姓氣體逼出體外,黃鐘公連退了七八米遠,再也不敢靠近那間豪華的茅房,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候禿筆翁與丹青生這兩個慣犯從裡面出來彙報情況。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