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五十九章女兒去救沖哥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宜了任我行了,怎麼說也是她爹,總不能說有了男人就忘了爹吧。 任我行父女與向問天把酒言歡,痛快的暢飲著,彷彿要將逝去的歲月重新補回來。 這個機會非常難得,任我行與向問天都沒有運功逼酒,而...

向問天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中年帥哥,不僅武功絕頂,智謀手段在笑傲江湖世界也是一等一的存在,而且此人人品德行極好,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良將。

當年任我行對向問天有知遇之恩,所以向問天對任我行一直忠心耿耿,就算是東方不敗的手段武功已經勝過任我行,他也依然沒有放棄對任我行的效忠。

任我行失蹤這十二年,向問天卻依然沒有放棄,一方面盡心輔佐任盈盈,另一方面卻在暗中尋找任我行的下落。

如今任我行脫困而出,向問天自然是欣喜異常,只盼望繼續跟著絕世梟雄任我行,完成那一份尚未完成的江湖霸業。

許久不見,自然要敘些舊話,了解一下當下的江湖格局,而向問天顯然是早有準備,簡明扼要地將當今的江湖局勢為任我行解說介紹。

果然不出任我行之所料,東方不敗不愧是千年難得一遇的蓋世奇才,短短數年時間竟然突破到半步神話境界,一舉壓得正道各大門派猶如縮頭烏龜一般,不敢再對日月神教有任何挑釁的行為。

不僅如此,在東方不敗的帶領下,日月神教迅速掃平了一切膽敢對黑木崖陰奉陽違的附屬勢力,將整個日月神教打造成了一個高效率,高質量的精英團隊,成為江湖第一大勢力。

東方不敗令旗所指,各方避退,所向無敵。

按照那股勢頭,日月神教要統一整個江湖都不見得是難事,可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東方不敗卻放手了,不在攻城略池,也不去過問江湖紛爭,似乎突然失去了爭霸江湖的野心。

說到這裡的時候,就連向問天都有些疑惑不解,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想明白東方不敗為何會在形勢一片大好,霸業唾手可得的時候突然選擇放棄。

任我行也是眉頭微皺,他也猜不透東方不敗為何會有這種反常的行為。

在任我行的認知里,東方不敗是一個天資卓越,充滿野心,侵略性極強的絕世梟雄,嚴格來說他們是同一類人,若不是當年東方不敗的武功尚未大成,而他的吸星大法已經練到了極高的境界,日月神教教主之位落入誰手還尚未可知。

這樣一個野心家通常都是以統一江湖,成就千古霸業為目標,絕對不可能半途而廢,更加不要說在前途光明,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突然放棄,這是瘋子才會做的事情。

任我行不知道,東方不敗將任盈盈獻給她的《葵花寶典》練到了最高境界之後,就已經站在了江湖的最巔峰,統一江湖,成就千古霸業對她而言根本沒有半點樂趣可言了,她得到的只是孤獨與寂寞。

為了不讓自己變成一個沒有感情的冷冰機器,東方不敗選擇了自我放逐,她化身各種身份遊歷江湖,或是青樓花魁,或是江湖獨行俠客,又或者是背著行囊瀏覽各大風景名勝書生……

爭霸江湖對她而言,早已經沒有了任何吸引力,無盡的孤獨與寂寞相伴的感覺實在是太不好受了。

失去了東方不敗的侵略,江湖上平穩地渡過了一個相對和平的時期,但江湖的本質永遠是充滿紛爭與腥風血雨的,幾年之後,各大勢力搶地盤,奪寶物,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勢力劃分。

其中有四個超級勢力,首當其衝的是日月神教,再然後是靈鷲寺,武當派與五嶽劍派,這四大超級勢力藏龍虎,高手無數,是江湖中無敵的象徵,無人敢惹。

除此之外,還有青城派、崑崙派等一些傳承千年的傳世門派,在江湖上也是大名鼎鼎,混得風生水起,其他各種小勢力無數,自然不放在任我行與向問天這種級別的大佬眼中。

令狐沖是個酒鬼,這一點任盈盈非常清楚,所以早就在此地準備了數壇當代酒王親自釀造的絕世佳釀,當然,這一刻就只能便宜了任我行了,怎麼說也是她爹,總不能說有了男人就忘了爹吧。

任我行父女與向問天把酒言歡,痛快的暢飲著,彷彿要將逝去的歲月重新補回來。

這個機會非常難得,任我行與向問天都沒有運功逼酒,而是敞開肚皮喝了個鼎銘大醉,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嚕。

小心翼翼地將一件披風披在了任我行的身上,任盈盈從懷中掏出一紙書信,塞進任我行的懷中,輕聲道:「爹,請恕女兒任性,不能遵從你的吩咐。我不能把沖哥一個人丟在那暗無天日的囚牢中,我要去救他出來,就算無法救沖哥出來,女兒也要陪他一起在囚牢中等待爹來釋放營救我們。」

任盈盈對大醉不醒的任我行說完,便快步地離開了帳篷,跨上駿馬疾奔梅庄而去。

任盈盈走後不久,原本打著呼嚕的任我行突然突兀地直起了身子,兩眼精光閃爍,哪裡還有半點醉意,他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平靜地開口道:「向兄弟,那個令狐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把我那心比天高的女兒迷得神魂顛倒。」

「稟教主,令狐沖是華山派君子劍岳不群的親傳大弟子,前不久接任了傳世門派恆山派的掌門之位,乃是江湖年輕一輩之中武功最高,豪氣最盛的蓋世豪傑,江湖人稱『白衣神劍』。」

向問天也直起了身子,臉上的酒氣盡去,冷靜地回答道:「據情報顯示,令狐沖是一個極為重情重義的好漢,而且武功奇高,極有可能是一位絕世高手,屬下雖然沒有與其有過接觸,但也是久仰其大名。」

「如此說來,我這女婿倒還不賴,只是五嶽劍派與我聖教勢同水火,早已結成死仇,恐怕難有和解之意,那些個名門正派的高層又儘是些食古不化的老頑固,恐怕會強烈反對令狐沖與盈盈的交往。」

談到正道上的那些大門派,任我行臉色有些陰沉,沉身道:「盈盈這丫頭外柔內剛,絕對無法承受這種打擊,這些年來我從來沒有盡到一個當爹的責任,這一次既然盈盈真心喜歡,那老夫就一定不能讓盈盈失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