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五十五章替罪羔羊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步。 雖然江南四友都沒有被任我行的吸星**攝過去,但他們身上那些精棉華麗的衣物卻不能幸免於難,除了黃鐘公勉強保住了一件襯衫,黑白子三人身上的衣物全部嘶啦一聲,被扯了個精光。 禿筆翁和丹...

囚牢之中狂風四起,恐怖的氣息籠罩了整片空間,任我行與令狐沖兩人昂然挺立,互相對視。

令狐沖有手持劍,劍尖微微揚起,龍泉寶劍的劍身之上流淌著一道道寒光,而任我行的長劍因為材質太差,早已經在剛才與令狐沖的激烈碰撞中轟然炸開,徹底解體化作了無數碎片激射四方。

雖然兵器被毀,但任我行的臉上不僅並沒有半分慌張之色,反而非常流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吼1

任我行雙手緊緊握拳,突兀地狂吸了一口真氣,早已大成的吸星**瞬間破體而出,產生了一個巨大的能量體,任我行的身軀彷彿化作了一個可以吞噬萬物的黑洞,散發著恐怖的吸力,周邊的一切物品都瘋狂直飛向任我行。

任我行所立之處發出了一陣陣恐怖的空氣撕裂之聲,無數的碎屑石塊瘋狂地朝任我行聚集,就連遠在囚牢之外的江南四友也被這股巨大的吸引力拖著前行了四五米才勉強剎住腳步。

黃鐘公還好,畢竟是絕世後期高手,雖然遠遠比不上令狐沖與任我行,但任我行這一次發功並不是專門針對他,所以在一個踉蹌之後,黃鐘公就憑藉自己深厚的內功修為穩住了腳步。

至於黑白子與禿筆翁、丹青生三位尚未突破瓶頸的絕頂高手就沒有黃鐘公的那般能耐了,黑白子當場就被拖行了四五步才勉強穩住身形,丹青生與禿筆翁更是被任我行的那股巨大的吸力扯了七八步才勉強剎住腳步。

雖然江南四友都沒有被任我行的吸星**攝過去,但他們身上那些精棉華麗的衣物卻不能幸免於難,除了黃鐘公勉強保住了一件襯衫,黑白子三人身上的衣物全部嘶啦一聲,被扯了個精光。

禿筆翁和丹青生壓力最大。不僅瞬間變成**,就連蛋蛋上面的長毛都被強行扯斷了一大半,只可惜這個世界沒有網路,也還沒發明攝像機,否則要是錄下來在網路上一公布,江南四友這個男子組合一定會火遍五湖四海。轟動全球。

無數岩石碎片與各種物件紛紛盤旋在任我行的周邊,以任我行為中心高速地旋轉著,隨著任我行毫無保留,更加賣力的運轉吸星**,就連那堅固的鐵牆都開始搖搖欲墜,似要倒塌。

當然,任我行的吸星**雖然恐怖,但處於漩渦中心的令狐沖卻沒有半點慌張,若論吞噬萬物的能力。這傢伙的北冥神功才是真正的作弊器,在吸星**那恐怖吞噬力量侵入令狐沖肉身的那一瞬間,令狐沖體內的北冥神功便被主動激活,自主地運轉起來,將任我行的吸星**直接一口吞了。

「吼1

似乎是吸夠了,任我行猛地將全身的真氣釋放出去,那些圍繞在他身邊高速旋轉的碎片化作一道道恐怖的利器瘋狂地攻向了四面八方。

與此同時,隨著任我行瘋狂地吼叫。一股磅大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恐怖音波瞬間將黑白子三人震暈了過去。黃鐘公雖然沒有徹底失去意識,但卻大腦一片空白,根據昨夜與令狐沖的計劃,乾脆地趴在了地上裝死魚。

而令狐沖雖然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但為了把這齣戲演下去,令狐沖還是裝作一陣頭昏腦漲。搖搖欲墜的模樣,東倒西歪地走了幾個扭體舞步,便裝作失去意識,一個假動作摔倒在地,再也沒有爬起來。

見在場的所有人都被自己的恐怖音波震暈。任我行得意地撫摸了一把濃密的鬍鬚,面露傲然之色。

劍法蓋世又如何,到了他們這種幾乎天下無敵的絕世強者境界,功力高深才能持久,才能出其不意地用壓倒性的實力將對方擊潰。

任我行扭動了一下頭顱,輕輕鬆鬆地將手腕與腳腕上的鐵鏈掰開,將那天外玄鐵做成的鐵鏈隨手拋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這要讓江南四友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被嚇得尿褲子,尼瑪這可是聘請三位當世神匠用天外玄鐵精心打造的玄鐵鐵鏈,專門用來束縛任我行的,卻想不到任我行早已經將手腳上的鐵鏈暗中震斷了,之所以一直沒有表現出來,就是為了等這一刻。

任我行走到令狐沖身邊,將他的外衣扒下來,然後把自己那件又臟又爛的破衣服披在令狐沖身上,並把鐵鏈綁住令狐沖的手腕和四肢,將令狐沖頭髮弄亂,從懷中掏出一塊薄膜小心翼翼地貼在他的臉上。

從遠處一看,很難分辨令狐沖與剛才在囚牢中的任我行的區別,這尼瑪分明就是第二個任我行嘛。

想不到任我行除了武功蓋世之外,竟然還精通易容之術,為了等這一刻他已經等了數年了,直接用強悍的內力把江南四友那幾個傻子震懵了,再找個背時鬼當替身,代替他被囚禁於此,然後他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此地,偷偷返回黑木崖,給東方不敗一記重拳。

對於東方不敗的武學天賦,任我行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當年半路出家,骨骼已經定型才開始跟隨日月神教老教主習武,短短數年時間就成就常人一輩子難以逾越的絕世高手,可見其天資出眾,說是千年難得一遇也絲毫不為過。

如今雖然任我行的武功大成,但卻不敢對東方不敗有任何小覷之心,所以明明有了強行越獄的實力,卻選擇一直隱忍,直到克服了自身的缺陷,將吸星**修鍊到巔峰之境,才接著令狐沖前來挑戰的機會脫身。

把昏迷中的令狐沖簡單的易容了一下,就成了他任我行的替罪羔羊,代替他被囚禁於此,而他則要偷偷潛回黑木崖聯繫舊部,做好與東方不敗生死對決的準備。

或許是對令狐沖非常欣賞,任我行並沒有對昏迷中的令狐衝下毒手,否則按照常理而言,至少要廢除令狐沖的武功,扒了他的舌頭,讓令狐沖無法透露信息,這樣才能為他取得更多的時間。

天意如此,任我行的這個決定也救了他自己的性命,倘若他真的打算對令狐衝下毒手,那令狐沖絕對不會跟他客氣,當場爆發全力直接廢了任我行也不是不可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